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乌鸦VS鹦鹉,哪个才是最聪明的鸟 精选

已有 2694 次阅读 2018-1-7 23:41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鸟类, 动物, 智力, 乌鸦, 鹦鹉

  

  中国有很多与鸟相关的成语俗语,但似乎都不会谈及它们的智力。

  可以看出长久以来中国人对鸟的智力都没有什么兴趣,更别说会有什么溢美之辞。

  西方人则不一样,他们对鸟类的智力特别上心,发明了“Bird-brain”这样的词汇。

  但很可惜,这是个用来骂人的专用词汇,相当于“猪脑子”。

  不过也有例外,像是《伊索寓言》里“乌鸦喝水”的故事。

  故事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难道寓言是古人胡诌出来的?


  随着现代科学对鸟类研究的深入,被普遍视为“愚蠢”鸟儿也逐渐被平反。

  相信大家都对已经成为网红的“社会你鸦哥”有所耳闻。

  乌鸦作为鸟类智商扛把子之一,做出扔石头进瓶子里取水的行为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实际上“你鸦哥”玩水这件事,是可以惊动整个科学界的。

  在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与剑桥大学合作的一项实验中,我们可以知道你鸦哥到底有多强。

  实验共分六组,难度逐次递增。

  第一个实验设置了两个圆柱形容器,都放置了乌鸦喜欢的食物,区别在于一个装水另一个装沙。

  嘴叼石块的乌鸦非常轻易地就理解了两者的差别,甚至都没有碰那个装沙的容器。

  最终把石块扔进水中,液面上升轻易获得了食物。

  第一个实验太简单了,对于学习能力和记忆力都很强的乌鸦来说简直是侮辱。

  于是研究者设置了下一个实验,这次只有一个容器,但却有两种“石头”。

  这两种“石头”分别是真正的白色石块和看起来几乎也一样的白色泡沫。

  如果“你鸦哥”扔石头的技能只是生搬硬套过来的话,可能就要丢人了。

  结果不用说,你鸦哥会是那种纸上谈兵的鸟么?这种难度就想击败你鸦哥,你还是退群吧。

  之后的几组实验大同小异,分别测试了乌鸦对液面高低,容器直径大小,石块中空与否的判断能力。

  最令人惊讶的是乌鸦甚至能搞定U型管连通器

  当然,一个认知实验说明不了问题,在道上混的没把趁手的兵器怎么做大哥。

  你鸦哥没有三级包,不能带着兵器到处跑,只好学会了就地取材造兵器的好嘴艺。

  会用工具的动物也能数出好几种,但能像你鸦哥这样用得出神入化的还真没几个,“愚蠢的两脚兽”算一个。

  一般的动物也就会折跟树枝勾引点蚂蚁虫子出来吃。但乌鸦不仅会用树枝,在另一个实验里还将一根笔直的铁丝改造成铁钩,勾起放置在塑料管里分量较大的食物。

  相比之下,猩猩这个傻大个想得头都大了抠得手指都疼了就是吃不到,只能做你鸦哥的小弟。

  想必各位已经听闻了一些关于“你鸦哥”欺凌其它动物的事迹了。

  像是踩一踩闯入领空的老鹰啊,啄一口肥润的北极熊屁股啊。

  其实你鸦哥最大爱好还是吃完饭之后,找一头精壮的野猪。

  跳上它宽阔的背部,啄一口遛一遛,也算是在冰天雪地里体验了下冲浪的快感。

  原本这群乌鸦只是看到有人喂食这群野猪,于是便跑上去啄跑它们抢夺一些新奇的食物。

  后来逐渐发现吃饱之后骑猪遛一遛弯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十足的消遣活动。

  在你鸦哥的“葬爱家族“里,明争暗斗是很常见,想要当上大哥就得时刻保持警惕。

  狂少是刚刚加入家族的小弟,它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块美味的肉块。

  它悄悄摸过去,一口把食物吞下存在嗉囊里,然后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此时葬舞大长老正静静看着这一切,狂少察觉到了异样赶忙挖了个坑埋好食物匆匆离去。

  长老紧随其后,它想把食物侵吞却发现被耍了,原来刚刚那一幕只是一个烟雾弹而已,人家早就溜走另寻他处了。

演员的诞生

  你鸦哥从来都是“与鸟斗,其乐无穷”的忠实拥趸。

  而鸟类当中另外一个智力扛把子则更爱“与天斗,与地斗”。

  人工驯养的鹦鹉通常被认为只是个学舌的小丑,靠着模仿的能力博关注。

  但在野外,你鹉爷都不用开口就能成为一方霸主。

  生活在新西兰寒冷山区的啄羊鹦鹉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滑雪的季节闯入人类世界搞乱一切。

  由于山区没有太多其他生物,啄羊鹦鹉比起乌鸦更喜欢自娱自乐。

  叼个手套,扯个围巾,偷个零食,都不算什么。

溜了溜了,闯完祸就跑,真刺激

  有时候还能找到一个积雪的车顶当做滑梯来玩,乐趣不比骑头猪来得少。

  啄羊鹦鹉信仰“大力出奇迹”的真理,不像乌鸦那种吃个虫还要费劲做工具的弱鸡。

  你鹉爷想吃什么直接“咬爆一切”,藏在树干里算什么?爷照样把它弄出来送给最心爱的妞。

  别说是吃两条肥虫了,就算是餐馆里的人造黄油,只要你鹉爷想,都是随便尝的。

  趁那只愚蠢的猫溜出去的间隔,啄羊鹦鹉直接从门上的猫洞闯入餐厅。

  径直走向厨房,找到装黄油的盒子,轻轻松松地打开,享用这两脚兽的馈赠。

  鹉爷特别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比如说能反光的墨镜啊,亮瞎鸟眼的大金链啊。

  但和别的妖艳贱鸟不一样,你鹉爷还特别爱品味好闻的香味(其实是蹭妞)。

  啄羊鹦鹉的智力当然也是不输乌鸦的,只不过它们的喙比较弯曲不适合使用工具。

  在一项实验中,研究员设置了一个“保龄球”游戏来测试啄羊鹦鹉的智商。

  一块被玻璃保护的斜板上放有啄羊鹦鹉最爱的花生,但它却不能用喙够到。

  它很快就学会了用研究员提供的小木球,以打保龄球的方式把花生撞下来。

  之后研究员还添加了陷坑等障碍,这当然都难不倒你鹉爷。

  在野外,啄羊鹦鹉的表现甚至更加出色。

  由于隔壁老铁澳大利亚的兔灾波及,新西兰曾经引进了兔子的捕食者貂。

  但是,貂捕食鹦鹉的幼崽,偷吃鸟蛋,直接影响到了啄羊鹦鹉的生存。

  于是,为了保护啄羊鹦鹉,动保组织制作了专门诱捕貂的机关陷阱,用鸡蛋作为诱饵。

  最初,陷阱的触发几率很高,可是却没有捕获到多少只貂,反倒是作为诱饵的鸡蛋经常被偷吃了。

  不必大惊小怪,这些鸡蛋不过是你鹉爷嘴馋,拿去打打牙祭了。

  啄羊鹦鹉会用树枝先触发陷阱,然后再用完美的嘴上功夫打开机关,偷偷享用天赐的蛋白质来源。

  “唉呀,墨镜这种东西我用自己的就好啦~”

不必劳烦,爷自备了墨镜

  那么问题来了,社会你鸦哥和乱世你鹉爷到底谁更聪明一些?

  会是祖上三代木匠,用工具玩套路的乌鸦吗?

  还是立志咬爆世界,不虚一切的猛男鹦鹉呢?

  科学家们也想知道答案,他们设计了一个精妙的盒子,参赛鸟们有四种方法可以获取放在中间的食物奖励。

  第一回合,食物上绑着一根细线,细线从洞口通向盒子之外,但这个洞口设有阻挡,不能直接接触内部。

  啄羊鹦鹉和乌鸦都选择直接拖拽绳子取出了食物,没有任何压力,比分一比一平。

  第二回合,刚才的细线被移除,必须选择其他的方法。

  成天打开各种容器的啄羊鹦鹉先选择了一扇小窗,向外打开可以直接用嘴叼取食物。

  除此之外,啄羊鹦鹉还发现了地上的小球,似乎可以推进盒子里把食物撞出来,但是很可惜它找错了洞口。

  恼怒之下,它直接掀起了整个装置,直接把食物撞了出来,这种违规操作让实验员不得不额外用钉子加固了装置。

  重回战场,它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洞口,用小球再取一分。

  另一边,乌鸦显然更熟悉扔球的套路,很轻易就拿下了一分。

  随后乌鸦又用最拿手的工具直接捅出了心爱的面包虫。

  双方的比分相当胶着,最后剩下的那一个方法都是两者最不擅长的。

  对啄羊鹦鹉来说,使用木棍太困难了,必须嘴爪并用才能吃力地瞄准目标。

  而对乌鸦来说,打开小窗的操作是难以理解的,出于对陌生事物的谨慎,它们也不太会把头伸进盒子里。

  不过最终两位参赛鸟都用四种截然不同的方法完成了挑战,难分胜负。

  社会你鸦哥和乱世你鹉爷果然都不是浪得虚名的。

  两位鸟界智力扛把子确实令人类刮目相看,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除人类以外的灵长类。

  看来以后除了“乌鸦坐飞机”之外,是时候考虑发明一招“鹦鹉开坦克”了。

  鸦哥和鹉爷,你更想做谁的小弟?


  *参考资料

  宋慧刚.珍奇的啄羊鹦鹉[J].野生动物,1991(01):39-41.

  科学家发现乌鸦有着惊人的“思考能力”[J].生物学通报,2014,49(01):52.

  飞翔的天才.自然传奇,CCTV10科教频道.

  有头脑的鹦鹉,聪明的渡鸦.动物奇才,BTV纪实高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93608.html

上一篇:一顿“寄生虫大餐”,或能治好干净引来的免疫病
下一篇:11名女黑奴的残酷手术,成为“现代妇科之父”伟大的根源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武夷山 易雪梅 王从彦 李东风 李晓亮 吴炬 侯勤福 岳东晓 郭景涛 李春来 蔡宁 鲍鹏 刘钢 吴明火 张骥 李学宽 杨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3 2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