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病毒收藏家”违法给猿猴注射病毒,却是找出SARS背后元凶的功臣

已有 593 次阅读 2017-12-1 23:3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说起收藏这个癖好,你会想到什么呢?


昆虫收藏家到野外去采集昆虫制成标本、邮票收藏者时刻关注着邮局有无新发行、古玩爱好者跑遍各种拍卖会一饱眼福...


然而,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个人竟然以收藏那些骇人听闻的病毒为乐。



他以”病毒收藏家“这一奇特的称号闻名于世,诸如流感、艾滋病 、麻疹 、 肝炎等疾病里的病毒早已被他视为宝贵的“藏品”。


在他的工作生涯中,他为人类发现十多种新的人类和动物致病病毒立下了汗马功劳。


尽管有人说他只是痴迷于新病毒的发现和收藏,却从不深入探究。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不仅将收藏爱好发展成了一份事业,还为全世界的病毒性疾病防治工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是世界上首批找到SARS背后元凶的科学家之一。


正是他带领着的团队,证实了这场世纪怪病的病原体真凶——冠状病毒


但他却因未经允许在猴子身上进行实验而遭到动物保护组织的责备。


他就是世界顶尖的病毒专家,永不知疲倦的病毒猎手 ——艾伯特·奥斯特豪斯。


乌得勒支大学


1978年,奥斯特豪斯获得乌得勒支大学的病毒学博士学位


他凭借出色的表现进入荷兰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进行病毒研究。


之后他无论是去当大学教授,还是做科学杂志的编辑,再也离不开病毒这一名词。


H5N1:一种禽流感病毒


早在1997年初,香港就有一个3岁的小男孩因感染神秘肺炎而突然死亡。


它立刻成了全世界卫生组织的重点关注对象,这同样引起了奥斯特豪斯的注意。


他想方设法地找来了死者的组织式样,放在显微镜下反复观察研究。正如警察在案发现场一样,不放过任何细节,只为揪出真凶。


最终的分析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这种致病的病毒竟然是名叫H5N1的禽类流行性感冒病毒株系


季节性甲型H1N1流感与禽流感H5N1的不同感染部位(以红色显示)


他急忙将结果公之于众,第一个指出H5N1病毒能够传染给人。


可一直以来,禽流感病毒都被认为不会在人身上引起严重疾病的 , 更不用说死亡了。


固有的认识让他遭来了人们的百般质疑,连他身边同事也不怎么相信他。


直到其他实验室也陆续得出一结果,人们才纷纷赞叹他的前瞻性。


如果说发现H5N1(致病性禽流感病原体)让他在病毒界中名气大增,那么真正让他享誉全球则是当年的SARS事件。



2002年初,一种类似肺炎的怪病突然在中国开始施虐。


起初,染病的人就如平常的发烧一般,头疼、咳嗽或是四肢无力没有精神。


但高烧一直不退,身体也很快出现异常。


数日后,他们出现干咳、偶有血丝痰现等明显的呼吸道症状,伴随着胸痛或是腹泻等。


"非典"病人的肺部


严重的时候,它会使病人出现呼吸急促、胸闷等症状,甚至还会导致呼吸衰竭,并使人死亡。

得病者开始多了,医生们一下子也无法辨别疾病,只能确定它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


由于病人出现类似肺炎的症状,所以当时将其归入非典型肺炎,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非典”。世界卫生组织则将它叫做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简称为SARS


因为潜伏期短,初期症状并不特殊,再加上毫无有效的应对方式,平均的病死率竟高达7%-15%。


图为北京地坛医院,该院接治非典患者共有9个病区,都被隔离起来。


尽管采取对病人封锁隔离、处处消毒等措施,然而它还是从首发地中国,迅速蔓延到了东南亚乃至全球。


毫无防备的人们被疾病瞬间击倒,“非典”一次又一次地亮出了它的利爪。


民间也开始流传起关于这种怪病的流言,诸如打个照面就能传染,一经接触立即死亡等搞得人心惶惶。


当时,盛传白醋和板蓝根能防治这一疫情,引起民众抢购以致脱销。


那时人们为了求得心安,流言的作用下还刮起了全民抢醋、抢板蓝根、抢盐来防治疾病的风潮。


学校停课、工厂停工,甚至为了减少外出被感染的风险,生活必需品也开始被大量抢购。


可想而知,在恐怖的疾病面前,人类又是多么地无助。



而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这时候,时间就是一切。


然而,最大的困难在于你不知道它的来源是一种我们早已熟知的老朋友,还是一种全新的危险的东西。


当时,世界各国的科研人员夜以继日地在实验室分析病人的组织切片、血液、痰液、排泄物等。


但对于引起SARS的主要原因,认识上依旧是混乱不堪。


衣原体

一开始,来自北京的一个病毒学实验室首先公布了他们的结果。


通过电子显微镜,他们看到了病人尸检标本上有衣原体*,便错误地判断该病的罪魁祸首就是衣原体,并误以为只需适当的抗生素治疗即可痊愈。


由于当时他们的研究结果被大量权威媒体报道,一时之间也被当做SARS并不可怕,已经得到控制的医学证明等。


但怪病并没有收手,依旧不断肆虐,无声地推翻官方说法的同时,也引起了奥斯特豪斯的重视。


*注:衣原体是一种比病毒大、比细菌小的原核生物,衣原体肺病只需适当的抗生素治疗即可痊愈。



奥斯特豪斯也被世界卫生组织邀请加入全球SARS病毒的搜索工作。


之后,他所在的实验室中似乎成了一座“疯人院”,研究人员挑灯夜战地疯狂地干活。


实验室中的大部分工具,那些极高科技的分子探针,只能探测有没有我们已知的片段。


他们检验了非典是不是鼠疫、出血热,各种细菌性肺炎、以及季节性流感病毒等,都一一被否定了。



他逐一排查之后,甚至怀疑起当年在小男孩身上发现的禽流感病毒会不会变异得有人际传播的能力呢?


然而,在他的实验室中,检验结果发现,SARS染病人员里面压根就没有禽流感病毒。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确定这是一种新的病原


人类偏肺病毒:是一种单链的核糖核酸病毒,可在任何年龄人士引起急性呼吸道感染


这时候,香港大学研究人员有了一个重大的突破,他们从患者身上分离出的冠状病毒人类偏肺病毒,两者都有可能是SARS的起因。


而对于人类偏肺病毒,奥斯特豪斯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原来他前两、三年就发现了人类偏肺病毒,它确实能导致儿童、老年人和免疫系统受到损害的人群患上呼吸性疾病。


他深知它表现的症状不是SARS的症状,反倒极有可能是SARS的帮凶。

这时,所有的矛头都转向了这种新型的冠状病毒,但没有人能百分之百地肯定。


冠状病毒


奥斯特豪斯要弄清楚,冠状病毒到底是不是元凶,就必须看它能否满足科赫原则。

所谓科赫原则有四项科学实验,某种病毒是某种疾病的起因的必要条件。


第一步要求在所有患者身上发现这种病毒,但健康人身上没有。

第二步是从患者身上分离出这种病毒,并使其在实验室的培养皿内繁殖。


第三步是用培养皿中的病毒使实验动物患上与人同样的疾病

最后一步要求从患病的实验动物身上分离出病毒,并证明这种病毒能在培养皿中发育。


短尾猿猴


为了寻找答案,奥斯特豪斯大胆地选择直接用短尾猿猴来做实验。按照当时荷兰的法律,这是要取得认可的。


但如果要走完正常手续的话,至少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可患者在不断死去,这时间哪里等人呢?


他带领着团队顶着被动物保护组织起诉的压力在没有许可下进行猴子实验


科赫法则制定人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


照着科赫法则,他们先是让一组猴子(短尾猿猴)去感染从病人身上提出来的病毒。


果不其然,猴子也患病了,并且它们的身体里也开始产生这种病毒。


之后,他们把病变的猴子细胞,送到了电子显微镜下检查,果然在得到的照片中,病毒的周围包围着一些日冕似的触手。这个病毒的模样就是冠状病毒,


但在病变的细胞中也发现了人类偏肺病毒。



为了进一步验证,他们让一组猴子(短尾猿)感染那种冠状病毒,另一组感染人类偏肺病毒,第三组则先是感染冠状病毒,然后感染人类偏肺病毒。


结果,第一组猴子患上非典型肺炎,而且症状与死于非典型肺炎的患者完全一样。

第二组猴子的症状不太严重,不属于典型的非典型肺炎。

第三组猴子的病情则并没有比第一组更加严重。

这说明,仅仅是冠状病毒就可以导致非典型肺炎。


在奥斯特豪斯的领导下,这一系列的实验仅仅用了三周就完成了。实验后几周,WHO就正式宣布SARS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冠状病毒。


非典疫情终于得到了全面控制后的画面


确定病因之后,世界各地科学家迅速做出了诊断试验,采取隔离被感染的人等一系列措施,最终才控制住了疫情。


但后来,奥斯特豪斯的实验过程,却激怒了一些动物保护组织。


没有经过许可,怎么可以私自拿短尾猿猴做实验呢?”他们甚至还在荷兰议会里就奥斯特豪斯的所作所为进行争论。


在他们看来,奥斯特豪斯的实验无疑是违法了荷兰的法律。


面对这样的责备,奥斯特豪斯说,“当时关于SARS的病因说法不一,不少患者正在死去。 不用猿猴,想找到 SARS的病因花费的时间要长得多."。



事实上,在他研究病毒的一生总是会受到或多或少的指责,但他却并不以为然,反倒是为这一份事业感到无比的自豪。


在奥斯特豪斯的带领下,位于荷兰的一家100多人的研究室,简直成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缩小翻版 。


迄今为止,他们发现了12种以前从没见到过的新病毒,其中有人类的SARS、hMPV和某些禽流感病毒,其余的是动物病毒。



当病毒性疾病来临之时,他和他的团队总是第一时间前去研究,这似乎成了一种特殊的爱好。


奥斯特豪斯甚至坦然自己就是对这些高致病性和引起全球性疾病的病毒感兴趣。


一般人很难想象,病毒这类危险的生物居然也能成为某些人宝贵的“藏品”,不仅仅是奥斯特豪斯,还有世界各地的病毒猎手。


可若是没有他们,在下一个SARS到来之时,又能用怎样的方法从死神手中抢回为病人对症下药的时间呢?流言吗?


*参考资料

SARS.Wikipedia.

H5N1.Wikipedia

石磊. 病毒的猎手——病毒学家阿尔伯特·奥斯特豪斯访谈录[J]. 世界科学,2005,(04):26-28.

_____________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87846.html

上一篇:无脊椎动物中的“叛徒”——章鱼的智商究竟有多逆天
下一篇:诺奖得主留下的一个无心之失,成了酸奶行业最大的套路
收藏 分享 举报

3 郑斌 王庆浩 杨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3 0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