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全球最恐怖的毒气灾难,近80万人死伤,凶手却只被判了2年 精选

已有 3001 次阅读 2017-4-19 19:1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今年的4月5日,外媒报道在叙利亚发生了一起毒气袭击事件,造成不下100人死亡,400人左右受伤。

其中有11名孩子无辜的死去。

这事情在国际上引起巨大政治争端,叙利亚战场上的各方相互怀疑,又互不相让,一时人心惶惶。



化学武器恶名昭彰不仅因为它会让人死于极大的痛苦,也同样因为它对环境的污染。

它的滥用能轻易让一个城市的人死亡,只保留下空壳。引起的环境污染,二三十年也无法恢复。

毒气武器已经足够可怕,但很少人知道曾有一场毒气灾难,远比战争更恐怖。



在印度的博帕尔市发生过一起毒气泄漏,被称为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案。

一家美国公司的农药厂内的30吨化工用品完全泄漏,毒气几分钟便覆盖了整个城市。

当即就有2.5万人直接死亡,55万人间接死亡,20多万人再也无法像个人一样地正常生活。


一幅震撼人心的照片


受难者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眼睛被毒瞎、一直呕吐、呼吸困难。

毒气污染了博帕尔市的土地和饮用水,对环境的伤害至今无法恢复。

而这一切都是资本家的恶行:美国不让本土公司在国内建污染强的工厂,他们便将工厂建到印度去。

他们建了厂却无视人身安全,将化工厂建在距离居民区很近的市郊,不把安全培训当回事。


灾前美丽的博帕尔


他们甚至没有为化工厂安装一个泄漏警报器,总用“应该没问题”的想法搪塞所有人。

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案被公认为“十大人为环境灾害”之首。

如今已经过去30余载,当年震惊世界的泄漏案却从未从这些人心底遗忘。

这些人不仅仅是当年的受害者,还有许多不满权贵劣行的人们。


民间组织为印度毒气案设立的网站


他们永远不会忘了满街的尸体,永远在争取权益的路上。

那一场人间惨剧是资本家的恶行,是对生命的漠视,事情谈起来都让人感到惋惜。

事情要从1964年说起,印度政府为了解决十亿人口的口粮问题掀起的农业“绿色革命”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此时化肥和农药充足就显得弥足重要。


“绿色革命”


当时美国最大的化工公司之一的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以下简称联碳公司)向印度中央政府提议开办杀虫剂农药厂。

提议毫无疑问通过了,起初一家小规模的工厂在博帕尔市试行3年,效果令双方都满意。

1975年,印度政府正式允许了印的度联碳分公司在印度制造杀虫剂农药,一座具备年产5000吨杀虫剂能力的大型农药厂在博帕尔市郊建成



这家大型农药厂可以同时存放近百吨的液态MIC,通过将MIC进行加工可以生产出高效的西维因杀虫剂。

农药厂的建成推动了博帕尔市的农业发展,但很快联碳公司就发现了工厂的产能过剩了。

工厂的盈利不足迫使联碳公司的管理层不得不缩减农药厂的各方面经费,其中就有极其重要的厂房维护经费。

将负责维修的工人解雇,并配备不能派上用场的救火水枪,甚至没有安装泄漏报警器。如果发生了泄漏怎么办?用工人的中毒反应来判断!


美国联碳公司


1984年12月3日,人肉警报器再一次报警了。

这位有经验的工人迅速将泄漏情况汇报给了控制室,控制室的值班员随即来到了仓储区。

仓储区厚重的水泥板下储存着全厂所有的化工原料,这里不止有一战时的化学武器光气,还有剧毒液体MIC。

MIC只需要4ppm就能使眼睛受到永久伤害。而ppm单位是指一百万份喷洒液中含农药有效成分的份数,4ppm是极小的分量。

对待这些剧毒物品,谁都不敢疏忽大意。



值班员检查了所有设备,发现一处管道泄漏,泄漏速度很慢。

因为工厂的维修工人被解雇后,许多维修工作一直被搁置,这样的管道泄漏搁哪个工人面前都是小事一件。

值班员回到了值班室,确认了压力表和温度表没有异常后,放下心回到了休息室。

大概十几分钟后,值班员再次检查MIC储气罐的压力表时,发生了一件让他惊恐不已的事情——压力表迅速上升,很快就突破了最高值!



值班员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MIC罐内的气压变化剧烈,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导致的大量气体排出。

但是如果任由大量气体通过排气管道排到大气里,情况将会非常严重。

值班员一阵失神后,想要开启安全设备,消化了剧毒气体,以防排入空气中。



但是最后一道防线依然失灵了,这件事让值班员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一来,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阻止悲剧发生。

数分钟的时间里,MIC罐内排出的45吨剧毒气体泄漏殆尽。

气体扩散迅速,不多时便覆盖了市区。



街道上察觉到异常的居民开始逃跑,慌乱的人们奔跑着、呐喊着,而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剧烈运动引起的血液循环加速加快了毒气入侵。

而许多还在睡梦中的人再也没有机会醒来了,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幸福还是悲哀。

毒气侵蚀人们因恐惧而扩大的眼睛,眼泪不住地流出来,痛苦感觉越发剧烈。

像孩子、老人这样体弱的人很快就有中毒反应,他们开始不停呕吐,呼吸变得困难。



有的人吐完后便陷入濒死倒在路边;有的人甚至是在呕吐时被人撞倒,被践踏而死。

动物也无法避免死亡,动物尸体到处都是,逃亡的人和车从它们的身上碾过,血和碎骨溅的到处都是。

痛苦的叫声到处都是,动物的惨叫和人们呼喊声,呼吸困难的呜鸣声,真是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

比起街道上的惨状,工厂里反倒显得平静的多,许多人躲进了密闭的房间里,用湿毛巾隔绝口鼻,防止了大量吸入毒气。



比普通市民更多了解MIC的工人们,虽然距离毒气最近反而死亡率更低。

无疑,联碳公司忽视了引导市民正确避难的责任。

最为可笑的是,联碳公司甚至向医院隐瞒了毒气的信息,而原因,只是因为毒气作为农药配方被当做“商业机密”不便公开。



医院方面,能够参与救治的只有省级医院,海密达医院。

不成正比的医患比例下,医生们却误以为毒气不过是会让人流泪的“氨气”罢了。

此时死亡人数已经高达3000人,还有数不清的人还未脱离危险。



最终迫于死亡人数的飙升,联碳公司不得不说出毒气的“真实身份”。

但当海密达医院的萨特帕西医生听说是异氰酸甲酯时,他彻底绝望了。

他根本没听说过这种化学物有可行的救治方法!



救治工作开展的一片混乱,医生和护士们都只能尽自己所能,即使根本不会改变什么情况。

许多人救治无效死亡,许多人幸运的活了下来却成了残疾中的畸形。

而联碳公司的美国老板安德森却在被印度警方拘捕后,快速离开了印度回国了。


当初的新闻画面


安德森留下了的工厂却成了个棘手的问题,其中有着另一个储存着不下30吨MIC的储气罐。

惊恐之余,化学专家团队决定重启工厂消化掉剩余的化学品,并将这次计划命名为“信心行动”。

专家团队希望所有人能对政府有信心,即使他们根本没时间调查工厂的情况。

但他们没有选择,储气罐随时有再泄漏的危险。

计划必须进行,不然危险永远存在,专家团队用湿布围起了整个工厂,将可能带来的风险尽量降低。



幸运的是再也没有发生任何泄漏现象。

再次启动了工厂的流水线后,最后一个定时炸弹拔除了。

危险排出了,但维权的战争却才刚刚打响。

一开始是政府和联碳公司沟通,在效果不强的沟通下,联碳公司向印度政府支付了4.7亿美元的赔偿金。

由政府负责分发赔偿给受害市民,本应每人获得1000到2000美元不等,但却还是有很多受害者一分钱没有拿到。



更为可恶的是,由联碳公司召开的记者会上,安德森却表示事件发生是蓄意行为事件,是有人故意为之,他不应该为此负担如此大的责任。

安德森在这次记者会上的可笑言论,很快遭到了打脸。

调查员莱特发现了储气罐与两个化学处理装置之间的猫腻,厂方在三者之间违规建了一条管道。

因为化学处理装置容易堵塞,为了防止锈化堵塞,工人可以用水从连接管道中冲洗,这个工作本身不危险。


管道锈化


但厂方告诉工人这其中有可以偷工减料的地方:将管道同时连接储气罐,这可以使工人可以交替使用两台化学处理装置。

这就让用水冲洗时有可能流入储气罐,引发反应,放出大量气体。

工人得到厂方默认,防止水流入储气罐的想法越发淡薄。



事发这一天,水流进入冲洗管道,但没有从另一边流出,500公斤的水顺着管道落入了储气罐中;同时因为长期无人修理,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安全设备同时不能启用。

我们因而得知大灾难的爆发,是众多的不小心、不在意与得过且过的产物。

与安德森强行开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发起无数维权运动的印度民间团体,他们从未忘记联碳公司犯下的滔天大罪。

曾经文案界一流的广告人因德拉·辛哈就为了这项事业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用了十余年写出了震惊世界的《人们都叫我动物》。



“我的故事是一曲捧腹笑着唱出的悲歌。如果你觉得故事太残酷,那是因为我述说的方式太过诚实。”这是2008年“英联邦作家奖”区域奖获奖作品《人们都叫我动物》的主角“动物”说的话。


不仅是文字的反击,甚至有激进的维权者选择狙击集团。虽然最终狙击失败,但董事局依然将联碳公司分拆成若干公司。

其中美国联合碳化物集团在2001年2月,被美国陶氏化工收购。

美国陶氏化工也不地道,公开表示当年的4.7亿已经足以弥补所有过失。


陶氏化工(DOW)


这谈话将许多维权者情绪推向高处,著名的有2004年的一次恶作剧:一名自称是陶氏化工的代表在BBC访问中宣布公司愿意清理灾难现场和赔偿死伤者。

消息一放出,陶氏化工的股价在23分钟内下跌4.2%,下跌约20亿美元。

事后证明这位受访者是恶作剧组织的The Yes Men的成员,而他本人也说是希望通过这样重新曝光当年的事情。

灾难不应该被忘记。


联碳公司官网上对于当初事件的解释,其中不乏袒护安德森的词句


这件事法院审理直到2010年才有结果,法院对安德森和原公司8名印度籍高管做出审判。

历时23年的审理,前后12名法官参与审理,听取了178名目击者证词,审查3000多份文件。

可笑的是,漫长的审理时间中,一名遭起诉的高管都已经死亡。而最终审判结果是“8人均有罪”,因“玩忽职守”获罪,最高判两年监禁。

如此审判结果,把所有人的努力都践踏了。受害者们还能等多少个23年?


他们还要等多久?


发生了那么多荒唐和不幸,现在的印度人民开始学会抵制将工厂开在居民区附近,这也许是毒气泄漏案给印度人民带来唯一的好处。

这一起灾难的发生归根结底还是要归咎到一个普遍的现象:企业将一些发达国家几乎不允许设立的产业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

发达国家对工业污染敏感至极,恨不得所有的工厂都建到发展中国家的土地上。



只要被污染的不是自己的土地,他们通通视若无睹。

可若提到大气污染、碳排放问题,他们又是叫得最大声的。

“地球是全人类的,保护地球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这难道不讽刺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49907.html

上一篇:沉迷科技的马克·吐温:发明了胸罩搭扣,还和特斯拉是挚友
下一篇:他靠民工“磨出来”的芯片,骗来了上亿科研经费
收藏 分享 举报

19 蒋德明 范振英 蒋力 张家峰 范丁丁 喻海良 鲍鹏 李斌 蒋大和 王启云 王成玉 杨波 李健 杨正瓴 侯沉 bshhzai anran123 yzqts changt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8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