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这种能让人变成“丧尸”的毒品,中国居然是最大产地! 精选

已有 4456 次阅读 2017-3-15 21:1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2014年,香港上映了一部叫《尸城》的丧尸电影,其中提到一种会使人变成丧尸的毒品。


一群堕落的青年在吸食了这种美国寄来的毒品后,变成丧失人性、嗜血如命的丧尸。

一时间整个城市便沦陷为丧尸的修罗场。


《尸城》海报


其实编剧也没有瞎胡扯,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这么一种丧尸毒品

早几年前震惊全球的迈阿密“啃脸男”事件就是因这种毒品,才上演了现实版的“生化危机”

2012年5月26日下午,全身赤裸的鲁迪·尤金在迈阿密街道上攻击一位流浪汉。

当警方赶到时,该名受害者的脸已被啃掉了3/4了。

在警方连续开数枪把“啃脸男”击毙,才得以使他这疯狂的行为停下来。

啃脸男鲁迪·尤金



当时,这种骇人听闻的案件还不止这一起,而是在全球性范围突发。


就连在中国香港也同样出现过多起“丧尸”袭人事件。

在同年11月,一名19岁的青年连续袭击了一名保安和夜归少女。


虽然没有迈阿密“啃脸男”事件那么严重,但是少女脖子上一排排牙印也同样让人触目惊心。


受害者罗纳德·波普


然而,这种能使人秒变“丧尸”的毒品却有一个挺萌的名字——“浴盐”(Bath Salts)。


它并不是指某种特定的毒品,而是一类卡西酮(Cathinone)衍生物

通常为亚甲基二氧基吡咯戊酮(MDPV)、甲氧麻黄酮(Mephedrone)和甲基酮。



几种“浴盐”的有效成分


白色粉末、颗粒或晶石是这类毒品的常见形式,因和真正的浴盐十分相似而得名。


作为新型致幻剂,他也有许多听起来很酷的别名,如喵喵、香草天空、象牙、白色闪电、九霄云外等。


这类“浴盐毒品”的服用方式和其他毒品别无二致。

不同的是,极少人会选择将浴盐溶于水后作静脉注射。


毕竟浓度控制不好的话,吸毒者很快就会发疯而死。




这类精神兴奋剂会直接刺激神经中枢,和可卡因的药理差不多。

都是通过抑制多巴胺的重吸收,使多巴胺和大量血清持续充斥于脑中,产生强烈的快感。


浴盐的药效要比可卡因强上十多倍,极少剂量便可以使人产生前所未有的快感。

多巴胺:脑内分泌的一种激素,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亢奋和欢愉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



此外它还会抑制去甲肾上腺素的分泌,使人体温度快速升高。

过量吸食会出现强烈的幻想症状,体温也会升高到超过40度。


他们会异常兴奋,经常一边跑一边脱衣服,宛如智障。

过高的体温极易造成人体肌肉组织分解,向血液中释放肌纤维,最终可导致肾衰竭。



不过最恐怖的一点都不是这些,而是吸毒者表现出来的强攻击性和自残倾向


上文提到的迈阿密“啃脸男”自然不必多说,早在2010年一个小伙子就产生了幻觉,把自己的两个阴囊直接扯了下来。


当时他是吸了一种名为“喵喵”的浴盐毒品,感觉全身都在被蜈蚣咬,才做出如此“蛋疼”的事情。


毒品浴盐


因肾上腺素的激增,他们一般表现得力大无穷且对痛觉不敏感。

发起疯来什么东西都喜欢咬,四五个大汉拉都拉不住。

电棍一般都没办法把他们电晕,甚至身中子弹都未能立即将其制止。


这些举动都像极了影视作品中的“丧尸”,故浴盐有“丧尸毒品”一称。




在上个世纪20年代,人类就首次获得卡西酮类合成兴奋剂药物——甲氧麻黄酮,在自然界多存在一种称为卡塔(Khat)的植物中。


咀嚼卡塔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千年的东非和中东,常常被称为“天堂之花”“阿拉伯茶”


咀嚼卡塔叶的男人


到了21世纪,一些不法的地下实验室才发现了这类还不在法律管辖范围的神经兴奋剂。


虽然没能经过美国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审查,但是它还是被贴上“禁止人类服用”的标签,以“浴盐”和“化肥”等身份出售。


已经说了“禁止服用”,FDA也懒得管你买这个东西来做什么。



这种公然在便利店和酒吧上架的货物,甚至比烟和酒更容易获得。


再加上它的效果强劲,价格也比可卡因低廉,在美国被喻为“真正民主的兴奋剂”

可谓真正的“价廉物美”,“不买不是人”。


从此,该类毒品像发了疯一样在市场上蔓延。



不过,这类毒品很快就捅出了个大篓子。

类似服用“浴盐”而失去控制的案例大量爆发。


2011年弗罗里达州就有几百起类似事件,涉案者多为年轻人,发疯、暴力、裸奔、咬人,层出不穷。

DEA收缴的浴盐毒品


在同年七月,美国缉毒剧(DEA)便对此类物质发布了禁制令,包括亚甲基二氧基吡咯戊酮(MDPV)、甲氧麻黄酮(Mephedrone)和甲基酮这三种合成兴奋剂有效成分。


随着禁制令的发布,吸食这类“浴盐”毒品的人数也大量减少,看上去像是已得到了控制。



但始终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为了应对这项禁令,足智多谋的毒贩也使出了惯用伎俩——“毒品变脸术”。


“法不禁止即可为”,也就是说如果法律没有规定某件事情是违法和犯罪的,则这样做就不用负法律责任,更不用蹲监。


为钻这个法律的空子,“设计过的毒品”(designer drugs,也称合法兴奋剂)也就应运而生。


卡西酮衍生类毒品与MDMA(摇头丸)类毒品的增长曲线


它就是在原有毒品的分子基础上,保留其有效的结构,再对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进行改造修饰。


最后得出一种结构不同,但效果差不多或更加强劲的毒品。


因为分子结构的改变,这类毒品还能完美避开毒品检测。


还有一种更方便的办法,就是直接发掘和现有毒品类似作用的兴奋剂药物,连改分子结构的功夫都省了。


因为存在着时间差,法律对此也表现得很被动,只能跟着毒贩的后面一个个立法封杀。


毕竟在有机化学的世界,一种有机物的衍生物就有无数种,法庭总不能一个个全部清查。



如果一种“设计过的毒品”能有不错的兴奋效果,加上其处于这法律监管不到的灰色地带,它就极有可能会引起一次“毒界”的小高潮。


美国联邦执法机构也对此表示很无奈,立法者刚禁了风行一时的毒品,毒贩们就又设计出了更新的毒品来替代,简直防不胜防。


吸食了弗拉卡的瘾君子


这旧的“浴盐”风波刚谢幕,“新一代浴盐”——弗拉卡(Flakka)便开始大肆占领合成兴奋剂的市场

弗拉卡的活性成分是一种叫alpha-PVP的化合物,也是卡西酮的一种衍生物。

弗拉卡除了继承浴盐家族的优良血统外,还更加青出于蓝。


它除了药效更加强劲外,价格也更加便宜。

只要5美元就够嗨上天,被称为“5美元的疯狂”。


弗拉卡有效成分α-PVP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导,在美国弗罗里达州南部的一个县,这种高危的毒品弗拉卡,在2015年就造成60人死亡。


当地的医院每天都会有几十个这种病人,一到晚上,一半的报警电话都是与弗拉卡相关的紧急案件。


美国国土安全局查获的弗拉卡


你别看“弗拉卡”有个这么洋气的名字。

但它却在中国有最大的产量,也一直被运往世界各地。

所以也被西方世界一直称为“中国砾石”


其实早在2014年2月起,弗拉卡就在美国被全面禁止,但那时在中国这种毒品还是合法的。

所以美国这边的毒贩还是能够轻松通过互联网向中国的非法实验室下单。


中国某贩卖弗拉卡的英文网站,是一个类似亚马逊的合成毒品销售网站。(已被查封)


中国的实验室还会提供几种“特殊方法”,来避开美国海关的检查。


其中一个方法就是贩卖“特制前体”

这些“特制前体”只要通过一系列简单的化学反应,就可以直接转化为毒品。

只要按照“说明书”指示,初中生都能制出毒品。

美国执法部分都表示非常担忧:“以前想要成为一个毒贩,你必须深入虎穴,远渡大洋。但在这个时代,你只需要穿着睡衣在电脑面前点两下鼠标。”


伪装性极强的新一代合成兴奋剂


当然除了卡西酮类,还有大麻素类、苯乙胺类、哌嗪类等多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其中一类物质就能转换无数种形态。


不过无一例外,中国都是最大的制造商与原料产地。


吸食了弗拉卡的“毛毛虫丧尸”


也别以为这些新型毒品都销往离我们很远的大洋彼岸。

其实只要在网上随便搜搜就能找到购买链接。

一些不法分子和敛财的利益集团总能找到法律空子。


我们在网上找到的α-PVP购买链接


然而,毒品对人大脑与神经系统的破坏是不可逆的。

在吸食毒品那一刻,你就已经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那时的你又和丧尸有什么区别呢?


_____________


内容为【SME】微信公众号原创,欢迎关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39663.html

上一篇:这个中国血统黑客掌握了世界上最多的秘密,还改变了美国总统大选
下一篇:科学家迷信“长生不老药”,竟启蒙了现代激素疗法

19 杨波 周明明 陈楷翰 侯沉 王安良 王春艳 印大中 王天一 李颖业 文克玲 王水 王成玉 刘钢 王宗海 俞立平 xlsd houzhenyu bridgeneer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30 17: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