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技术创新创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NPs 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的研究员。做分子鉴别诊断平台技术的开发和免疫组库基础科研。

博文

一篇(有关)倒霉的论文

已有 5870 次阅读 2016-10-24 05:16 |个人分类:生物技术创新创业|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生物技术 创新创业

Abstract

每个人都会碰到倒霉的事,原因可以是天灾,也可以是人祸。倒霉通常都是自找的。倒霉的具体事件很难重复,而倒霉则是常态。不同的人对待倒霉有不同的心态,也决定了后果。

Introduction

作为一个创业者,我经常出差,从1996年创业以来,我累计往返中美之间两百多次,也经常碰到航班延误的事(1),不过这次的延误不同寻常。本论文描述了一个在24小时内发生的曲折的故事和当事人的心理。

Results and methods

事情发生在2016年10月21日。我原定搭乘美联航836次航班下午3:55从上海去芝加哥,然后转机回阿拉巴马的家,全程预计二十多小时。

因飞机晚到,美联航决定用飞旧金山的飞机和机组飞芝加哥,晚上7:30才开始登机。在候机室多等了3个小时

登机后等待起飞许可。因台风影响,上海机场控制起飞节奏,每15分钟放行一班航班。在飞机上等待3小时后得知要再等4小时才能起飞。后得知如果四小时后起飞则违反美国航管部门的相关决定(为了防止超负荷工作,机组成员连续工作时间有严格的决定)所以决定放弃当日航班,让客人全部下飞机,次日下午1点钟再出发。在下飞机时,每个客人拿到如下通知:


为了不耽误下午3:55的航班,我一点钟就到了机场并通关进入国际航站楼。无意间发现在贵宾休息厅楼上有一个计时宾馆提供休息并有按摩。看到上面的通知,我想,“折腾了一天,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出关,拿行李,乘车去宾馆,至少折腾两个小时。明天早上还要花两三个小时来机场,排长队入关,安检。虽然航空公司有安排住宿,我还不如省事,自己付费在航站楼内的计时宾馆休息几个小时,就省去了来回折腾了。” 于是我就去了航站楼的VIP计时宾馆,花1000元买了十小时的入住时间。入住,休息:


半夜2点,睡梦中的我被敲门声唤醒,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很多人在找我,因为上面规定所有取消航班的人都要出关去安排好的酒店休息。于是我被从床上拖起来,出海关。美联航柜台的值班小姐说安排我去华美达酒店。可是酒店免费班车已经停了(一点半停),我只能排队打出租车。排队一个小时才轮到我,上车说去华美达酒店,因为距离太近,司机脸色难看口出怨言,五分钟路收了100元(说没有零钱找)。

到了华美达酒店,前台说没有房间了,另送一个华美达安可酒店。门口的一辆出租车还是不肯去(说车里没有导航,不认识那个酒店),酒店大堂服务人员很热心,还和出租司机吵了一架,还是另外叫车了事。虽然同是华美达品牌,这个酒店设备服务和设施都很差(早饭是冷的,浴室是堵的)。

到了酒店已经是早上4点多。不能入睡。早上九点起床再去机场。排队出关,安检,登机,再等一小时出发。到芝加哥转机不赶及,多等一天,现在还没有到家(在华盛顿机场等另一班晚点两小时的飞机)。

Discussions

我个人的角度看,这无疑是一个倒霉事件。大半天呆在机场,飞机上3-4小时的焦急等待,半夜两点又被从熟睡中叫醒,折腾两小时后被送到一个一个很差的酒店。原本周五晚上9:25到家,现在(如果顺利的话)周日晚上7:30才能到,耽误整整两天时间。在上海和芝加哥住酒店花更多冤枉钱。

我虽然没有按照航空公司的有关规定去规定的酒店,但是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完全可以在航站楼里的计时酒店休息。因为上面“Dear passengers" 没有说“must follow these steps"。住机场酒店是我自己付费,机场酒店也是合理合法经营的,机场里(已经出海关了)也有许多其他过夜的旅客。按理说完全没有必要把我请出关换个酒店住。

官方的角度看,这也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事。台风逼近上海浦东机场,为了安全只能限制出发航班数目和频率。美国航空管理的有关决定也是为了保护旅客的安全。航空公司对全体旅客的统一安排也是有道理的。官方的决定应该是在最大限度地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再全面的考虑都不能保障有个别人不满意。

他人的角度看,这同样是倒霉的事。其他旅客,空服人员,飞行员,地勤人员,叫我起床的男生,柜台半夜值班的女士,第一个出租车司机,第一个华美达酒店前台和服务台人员,第二个出租车司机,第三个出租车司机,第二个华美达酒店前台等等,统统都是事件的无辜者,他们每个人可能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也都一肚子苦水无处说。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的“自由行动”,也给旁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在我熟睡时,航空公司和机场人员花了两三个小时到处找我这个失踪人员(我因为中国移动手机卡没有付费,没有开手机,别人也很难找到我);另外,因为等我一起被送到宾馆,一定有其他乘客被迫在穿梭车上等待多时;出租车司机接到一个短程乘客,白白排队等了三四个小时;航空公司还要另外安排酒店。

乘客中绝大多数是美国人,大家都没有太多怨言,没有人起哄和航空公司计较,也没有人扭打空服人员。第二天登机,乘客空服人员皆大欢喜,觉得能一起经过磨难也是一个缘分,相互体谅,祝贺能安全启程回家。

我虽然被半夜叫醒时有点不高兴,可是也没有对“被服务”一回表达怨言。因为在恶劣的天气出门,碰到倒霉的事也不是谁故意安排的,航空公司的安排虽然不够灵活(旅客自己能解决住宿,或者决定不去安排的酒店,应该容许自己安排),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对因为自己的行动给他人带来多余的麻烦。不过,我认为因为没有得到天时地利的青睐,把自己的怨气发泄给他人,即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更是自己的不尊重。

Conclusions

人生总有不顺的时候,无论是出差旅行还是人生旅途,不管是飞机晚点还是生老病死,倒霉的事总会发生的。当我们处在无法控制的事件中时,当老天发威的时候,官方的措施只能最大限度地减轻大多数人的不便,不能防止自由主义行为。个体的抗争通常是无用的,而且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篇文章看上去是在陈述我这次旅行的经历,实际上是在影射医改,体制改革,社会变化和发展中的一个一般规律。

References

1. 欺压弱者的人能成为强者吗?

2.《悲惨世界》

3. 《资本论》

4. 《国富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052-1010474.html

上一篇:韩博士的技术在法国被成功地重复出来了!
下一篇:两篇捅破“精准医疗”泡沫的重要文章

5 檀成龙 文克玲 侯沉 yqlei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3-28 1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