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到老Never too old to learn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changjie

博文

红白绿在网上的融合--老年群体的互联网社交 精选

已有 35279 次阅读 2016-2-11 14:50 |个人分类:观察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互联网,微信,红包,老年人| 老年人, 互联网, 红包, 微信

白绿在互联网上的融合--老年群体的互联网社交(唐常杰)

  今天正月初四,在网上看到了企鹅酷智&腾讯科技关于互联网红包大数据的两篇报告[1.2],其中,[2]更详尽,60页的PPT,有数据、有分析。此报告基于一个1.7万用户的样本作分析。        

  对这两个报告,有人苛刻,有人宽松,稍后再议。这里先以个人见闻和实践,为该报告附和一些实例。

  

  网上年年都有新气象 互联网是活跃、最生动的人类活动平台,年年都有新气象。今年的新气象之一,是白发人开始玩红包。在朋友圈中,我们看见了红-白-绿在互联网上的融合:红--红包,白—白发人,绿--以绿色为底蕴的微信。   

                              图1   红白绿的融合

  

      微信之旅 始于工作需求 尽管朋友们说我有点潮,过去玩手机平板总要先ROOT或越狱,手机对着麦克,也可卡拉OK;但直到这个大年三十,还是没参与过红包活动。

  随着互联网的渗透,笔者先是被拉入参加微信群,后是主动发起若干微信群,特别是去年,为承办全国数据库大会NDBC2015,参加了若干个办公群,学术群:例如:

      CCF数据库专委会群:必须的,这是NDBC组织者的交流群,不参加此群,似有“自绝于”专委会群体之嫌,孤立了自己;

  NDBC全国数据库群:NDBC全体参与者的群,到今天为止,共488人,挺吉祥的数字,不参加就无法和全体参与者交流互动,发布消息、倾听意见、改进工作;不参加,则可能成为一个离群点或outlier;

  专委会换届提名组群:笔者主动发起,去年专委会换届,在完成换届提名组组长的任务中,深切体会到,如果没有此群,要多打好多电话,多发好多邮件,多花好多时间。

  专委会换届选举组群:作为提名组组长,参加此群汇报提名组工作进展,列席改选工作。

  学院教学督导组群:用于教学督导工作的任务分配,提醒,交流,….

  

  没有群时不觉得,有了之后离不得 随着潮流裹挟和工作需求,又参加了二十多个长期的或临时的工作群和学术群,如国内外会议临时群,973项目跟踪微信群,去香港参加BigComp2016的同行者临时群,等等;

  尝到了好处,继而发起或参加若干个群,不同年代的同学群,亲友群,某某兄弟群,快乐家族群,欢喜亲家群,等等。时至今日,没有这些群,或者工作不方便,或者消息不灵通,有了这些群,可以少跑路、少打多少电话,少发多少邮件。

  真的,微信就像生活中的技术产品,如洗衣机,电视机,电话:没有时不觉得,用惯了之后,还离不得。

  

  白发人也玩微信与红包 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特别喜欢的“数据库老友福地”群,此群以75为年龄集合的中位数,80岁以上老前辈多多,可能我是其中年龄次小的或较小的。“老友福地”群的兴旺和发展,说明了对于互联网新技术,老年人先旁观,继而试水,进而接受、最后喜欢和沉浸。

      在多种互联网社交产品中,老年人比较钟情于微信平台,图、文、声并茂:其中,图文信息量大,扩散容易;而语音输入速度快,闻其声如见其人,特别亲切;当然,平台之免费也是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数据库老友福地”群中,交流内容包括学术进展、科技消息、数据库人获奖消息以及娱乐,其中比较多的是问候(拜年、红包 )和健康养生知识。

  我的第一个红包,也是这个群的第一个红包,就在这里测试的。

  大年三十那天,想到次日要给亲友晚辈发红包,但惭愧得很,还没发过红包,还不会发红包。于是,先在百度上速成了一把,作为练习题1,就在“数据库老友福地”群中试发一个红包,作为练习题2,又给另外一些老年朋友发了红包,殊不知,响应踊跃,反馈热烈,不少前辈都比我老练;有的前辈回复的还是专业制作的红包动画表情:    

            图2  色彩缤纷的红包动画表情

     

 这些红包表情符可能是相关专业团队开发的,尽管微信用户能免费得到,相信开发者也能从互联网这块大蛋糕中分到自己的那一份。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就业。

   

  在欢乐中激活老年网民 在我的朋友和师长圈子中,人人有不错的智能手机,但是,在今年春节以前,还有相当部分朋友,用手机只是打电话;今年,朋友圈中的年轻人普遍动员老年人上微信,纷纷帮助老爸老妈安装微信,学用微信;先向老年人逆向发红包,再激励老年人发红包,在欢乐中让老年人接受了微信。报告[2]中说,“用情感激活老年网民”,笔者深以为情况属实。   

  一分钱也高兴,不在乎包大包小 抢红包玩的是热闹和气氛,是祝福和快乐,是交互和激励。不在乎红包的大小,因为抢红包常用随机方式控制数量,我多次得到过1分钱的红包,抢到了就是手气,都很高兴。

  企鹅酷智报告[2]说,对发红包者的一次发的数量不同城市有不同的观点,大城市19.9%的人认为6元以上才拿得出手, 中小城市40%以上的人认为一元钱也可以。

  报告[2]还说,老年人出手大方一些,50岁以上的,倾向于一次红包在10元以上。其实,我见到的朋友会发更多,好多老人按自己的年龄发,或年龄的N倍数发,巴不得有一天发100N元。觉得至少有几个原因:有经济实力、习惯或面子的压力,也可能老年人参与的红包的群数较少,而一个群中受众较多,老人又希望人人都有,一个都不少。

       评价两个报告:有人苛刻。有人宽松  在理论上,理想的大数据分析是对全数据分析而不是简单采样分析,证明所得样本能以某种精度反映全部数据的性质,是数据科学家正致力破解的一个难题,此外,分析方法不只是统计,还要用到比较深刻的挖掘工具(关联、分类,聚类,....,等等),所以,苛刻的理论家可能会说该报告仅仅是“大样本”分析,而宽松的实干家则会赞它是现阶段实践能行的大数据分析成果。   

  老年人的参与,是新技术普及的标志。老年人是人群中比较保守的一部分。一项技术,一个产品,能得到老年人的接受和参与,从社会的角度,表明人群的文化科技水平在提高;从技术的角度,表明了技术的成熟、普及和大众化。

   如今,假日的公园常见一道新的风景线,一群数码大爷大妈,拿着手机平板,边谈边摸,议论世界,指点江山,欣赏艺术,赞美生活;折射出技术的进步,生活的提升,说起来,还是改革开放的成果。

   随着人口老年化进程,有关行业研究好开发适合老年人的移动设备和应用软件,无疑是一个商机,是一个市场,值得我们IT人关注。


   参考文献

   [1]企鹅酷智+腾讯科技,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1

   [2]企鹅酷智,腾讯科技,互联网红包大数据报告2,中国人抢红包行为数据(60页PPT)

   

相关博文 (生活与科普)

 圈内焦点座谈:假日议购平板和手机

 新现象新话题,新困难新方案—带个WiFi去串门(唐常杰)

 手机平板刷机:造反有理与授渔-小斌刷机之 

 你的手机此时可能正在被监听-小斌刷机之二

 新现象新话题,新困难新方案—带个WiFi去串门(唐常杰)  

 自拍杆上的力学、光学与电子学

不是智能手机惹的祸 –ET人在假日(唐常杰)


  其他科普博文

 我所认识的Adlman 系列

 盗梦空间科普札记,

 云计算漫谈  

 趣味数据挖掘系列

 卷积,小波的科普直观解释                      

 其它系列博文的入口    唐常杰博客主页    科学博客主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7179-955573.html

上一篇:学者英年早逝,情何以堪? 科技工作者,要关注健康

25 王娜娜 毛宁 赵继慧 章迅来 刘丽华 李竞 武夷山 刘学凯 袁君云 段石松 王达伟 姬扬 黄永义 庄世宇 徐令予 陆玲 李毅伟 高峡 杨正瓴 陆泽橼 邱敦莲 陆仲绩 biofans zjzhaokeqin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7 18: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