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到老Never too old to learn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ngchangjie

博文

路与人,以及科研选题----节日感怀(图&文)

已有 10555 次阅读 2012-5-1 12:16 |个人分类:观察感悟|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路,,鲁迅,拓荒,,科研,选题| 科研, 鲁迅, 选题, 拓荒

路与人,以及科研选题----节日感怀(唐常杰)

   五一期间,陪两拨亲朋,先走了山路,后又逛了成都的闹市。静闹两种场景,两种心境,有感也有悟。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 鲁迅.故乡),下面的组合照片中,部分素材来自网络。 这是一个荒坡,有的地段路已初成,坑坑洼洼,放眼望去,略显苍凉;有的地段,依稀可见前人的脚印,多见荆棘,偶有鲜花,夕阳之下,有点孤寂;拓荒者的平台大都如此,耐得住寂寞的人才来这里。

 

    走在刚踩出来的小路上,比较惊险,比较刺激,有点清新,有点浪漫:朋友打开那种插卡音箱,大声放一曲前苏联的“小路”MP3:“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 ,仿佛听见了昔日的炮火声音;再放一曲“乡间的小路”,则是另一番舒畅:“...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后来,走的人多了,又没有了宽松的路,下图是2012 五一假期间,摄于成都 锦里: 


 

 

 

   科研选题与路 事不同而理同,科研选题类似选路,遥想当年,数据挖掘的概念刚刚“出笼”,从笼里出来的都是蒸(真)的。 R. Agrawal和 R. Srikant在1994年提出Aprior算法,(参见《一篇 "它引" 上万的大牛论文 与 数据血统论-- 趣味数据挖掘之三》 ),掀起了一股数据挖掘的潮流,这篇论文也被它引11480+次。现在,如果写一篇关于关联规则的论文,投稿到顶级会议或顶级杂志上,如果其中没有革命性的创新,是比较难被录用的,走这条路的人太多了,就似乎没有宽松的路。

   当去挤做一个太热太热的题目时,撞车的概率比较大,你能想出的妙招,别人也可能想到,就像照片中吵闹的市场,叫卖相似产品的摊位可多了。简单的题目如可钓的鱼虾,旧领域上 可怜大地鱼虾尽,犹有垂杆老钓翁,于是,吵的和炒的也比较多了。

  当一个概念处于“冰河期”时,犹如地上还完全没有路,选作题目,就需要眼光和勇气了;困难大、风险大,当然成功后的成果也大。未解决的经典问题,一般也是旧题,或热过气,重进冰河期的难题,不太适合学生执着地作,如哥德巴赫猜想,如 “P=NP?”;因为太难,因为已经有若干能人被证明出错而折戟沉沙,因为若干人宣称他们已经解决而正拥挤地等待承认,因为作为学生该学未学和急需学习的东西太多,因为现实的学位和安定的工作岗位,以及良好的身体是保证有可烧的青山。想走捷径的人以为解决难题可以一步登天,以为成本最低,其实不然。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中彩票式的偶成,不如把兴趣留在心里,做为业余兴趣;也可以牛刀小试,在等火车、等飞机时思考,或可作为退休后燃烧激情的材料,但不宜轻易决定为之奉献青春。

 

   当一个概念乍暖还寒,地上有了依稀的脚印,路还没有形成;选其作为研究方向是比较可行的。再选其中那种将热未热的题目作具体的任务,可能比较适合研究生;虽然荆棘多一些,路陡峭一些,能做出的创新点也多一些。

 

相关博文(研究生全面成长系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7179-565508.html

上一篇:共享计算理论PPT,兼夸科学网的稳定
下一篇:轻松自信去答辩

54 彭真明 毛宁 董文娜 袁君云 石东兴 王达伟 曹元兰 王利国 曹广福 马萧萧 刘丽华 左嘉陵 曹学斌 武夷山 赵斌 陈明路 梁建华 李学宽 王善勇 曹建军 李学东 张利华 李伟钢 陈筝 贾伟 钟炳 方晓汾 杨正瓴 赵明 刘旭霞 曹聪 朱永青 陈安 马小池 陆俊茜 杨秀海 罗帆 李本先 庄世宇 郭敬颖 曾新林 曹文得 刘宪立 闫钟峰 陈奕涛 nickbobo zhanghongmin79 zhangsuigen8504 liuwenwenb chengmin8504 qiaoaiguo7801 zhongweiguo8 zhugehonghuaz mathq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09: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