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ctdrea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rotectdream

博文

校方“非主观造假”调查结论 韩春雨事件引发更多质疑

已有 1101 次阅读 2018-10-2 21:09 |个人分类:笑话|系统分类:生活其它|文章来源:转载

 《财经》记者 贺涛 /文    王小/编辑

  持续两年多的韩春雨论文事件有了最新结果。

  8月31日晚,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发布该校副教授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
和处理结果称,该校学术委员会成立调查组,认真核查了该论文涉及的全部原始
实验资料,并委托第三方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重复验证实验,认为撤稿论文已不
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尽管在调查过程中,韩春雨主动要求退回基于撤稿论文所获得的科研项目、
绩效奖励、荣誉称号、社会任职等。有关方面按照规定已取消了韩春雨所获得的
荣誉称号,终止了韩春雨团队承担的科研项目并收回了科研经费,收回了韩春雨
团队所获校科研绩效奖励。个别社会任职正在按法定程序办理。

  然而,校方的上述调查结果无法平息争论,反而引发了更多的疑问:有没有
造假事实?有没有销毁实验记录和材料?为什么韩春雨曾经向公众给出诸多前后
矛盾的说法?

  “这个结论莫名其妙。” 一位来自中国科学院生物研究领域的专家表示,
学术调查主要应该是对实验记录真实性和论文报告的实验结果真实性进行认定。
这一调查结论不提对事实的认定,不揭示真相,却对韩春雨团队的动机做了个
“创新”的结论。“动机,不应该是学术调查工作的内容。”

  “诺奖级”成果不靠谱,浪费大量科研资源
  事件缘起于2016年5月2日,英国《自然》杂志子刊《自然·生物技术》杂志
在线发表了韩春雨团队发明的一项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根据论文,
它可能比最时兴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更精确、更通用。

  论文甫一发表,便引起全球生物学界巨大关注,特别是在国内,韩春雨受到
媒体的热捧,甚至将NgAgo誉为“诺奖级”成果。韩春雨本人迅速成为一颗耀眼
的科研新星。

  然而好景不长,最早在当年5月27日,首个声称无法重复韩春雨实验的帖子
在海外网站未名空间BBS上出现。此后,在不同平台的质疑声音持续发酵。

  “北大、浙大、神经所、生化所、动物所、遗传所都重复不出来他的实验,
花了很多钱和时间,老板们都很生气 。”水木社区“科学”版上一个帖子写道。
知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发表《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诺贝尔奖级”实验的重复性
问题》,对韩春雨进行公开质疑,最早将这一学术争议引入大众视野。

  2016年10月10日晚,13名国内科学家联名要求第三方对韩春雨的实验进行调
查。他们认为,此事处理不好的话,会严重影响中国科学家的声誉,“要让国际
科学界看到我们这个领域(即基因编辑)中国科学家的态度。”

  全球很多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和从事基因组编辑服务的商业公司都想重复实验。
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教授Joseph Miano几次试图重复韩春雨实验都失败了,
要求韩春雨要么公布秘密方法,要么承认造假,并要求韩春雨用他获得的巨额经
费赔偿各个实验室为重复其实验造成的金钱和人力损失,向学术界道歉。

  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原主席路易斯·蒙特柳(Lluis Montoliu)也在2016年
7月29日向协会会员发信,建议停止验证韩春雨实验,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和
人员。

  重复一次NgAgo实验,实验花费主要是人工和试剂的费用,大概在几千到上
万元人民币。由于重复实验的研究团队众多,叠加起来所花费的研究经费不在少
数,这还不算由于无法重复实验浪费掉的精力和时间成本。

  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都凭借此篇争议论文,短短几个月就获得了诸多荣誉和
支持。2016年7月7日,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公示,拟推荐韩春雨为2016年度“长江
学者奖励计划”人选候选人;7月13日,韩春雨当选为河北省科协副主席。此后
网友们调侃的称呼“韩主席”,即由此而来;8月18日,韩春雨获评“美丽河北
·最美教师”荣誉称号;8月31日,河北省发改委批复同意投资2.24亿建设河北
科大基因编辑研究中心;9月30日,河北科技大学推荐韩春雨做为“万人计划”
“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基金委网站也显示,韩春雨获批题为
“NgAgo-gDNA基因编辑技术的完善与应用探究”的100万科学基金,自2017年1月
开始,为期两年。

  2017年8月3日,韩春雨团队撤回该论文。

  各种前后矛盾的说法
  如今,校方和韩春雨本人的声明,只是承认重复不了实验结果,并强调没有
主观故意。

  实际上,该实验重复不出来有两种可能:第一,韩春雨团队在实验过程中出
现无意的失误,如因受实验环境、药品、试剂、仪器等因素影响,导致错误的实
验结果;第二,就是故意造假。

  校方的调查结果是归因为第一种结论。“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
况”,既不承认造假,又未否认有造假,只是现阶段未发现。

  但这条路其实早被韩春雨自己堵死了。

  “(实验)可控性非常高,重复率在我的实验室达到了90%。”2016年6月2
日,韩春雨在浙江大学医学院作报告时,对自己的研究信心满满。

  韩春雨在不同场合的陈述中,能够重复其实验的实验室有很多。最初,他声
称有20家实验室重复出了他的实验,后来改口说是有六七家。

  到2016年10月11日,他在接受微信公号《知识分子》采访时还坚持,他在论
文发表后成功重复过两次实验。“一次是在论文发表后,一次是在前一段时间,
都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完成。”

  韩春雨在整个被质疑的过程中,多次坚称“论文发表之前按要求重复过实验,
论文发表后也重复过”,却又不愿意公开原始数据、自证清白,“我为什么要自
证清白,自己有病吗?”

  韩春雨多次强调,别人重复不了实验,细胞污染的可能性最大,“80%是因
为实验被污染,剩下的是实验者的操作技术不过关”,但又不愿意去其他实验室
指导,认为“不太现实”。

  2016年10月10日,在《科技日报》刊发的报道中,引述韩春雨的话说,“他
们(指实验重复失败的科学家)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
实名出来。” 其实,在那之前,有很多国外科学家是实名质疑韩春雨的。戏剧
性的一幕在当晚出现,13名国内科学家联名发声,实名质疑韩春雨团队的实验。
第二天,韩春雨再次接受该报采访改称:谁重复出了实验,他暂不方便透露。

  如今,在河北科技大学公布了调查和处理结果后, 9月1日,该大学官网发
布《韩春雨就公布撤稿论文调查处理结果表态》写道,在国际前沿的基因编辑技
术研究领域,存在许多不可预知的问题。在经历了质疑、撤稿和调查之后,通过
校内外同行专家的指导和进一步的实验验证,深刻地认识到,撤稿论文的实验设
计存在缺陷、研究过程存在着不严谨的问题,论文的发表给国内外同行学者造成
了误导和人力物力的浪费。论文发表后,面对媒体和同行的质疑,未能冷静理性
对待,发表了一些不当言论,给社会公众带来了不必要的纷扰。对此,韩春雨表
示了歉意,并对同行学者和社会的关注表达了感谢。

  但这一道歉过于轻描淡写,而且那些自相矛盾的地方,哪些是真实的,哪些
是谎言?校方的调查结论并未涉及。

  唯有用数据说话
  正常的学术审查程序通常都是从原始数据入手。

  2014年1月,日本女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具有突破性
的干细胞研究论文,因而名声大噪。不过,很快便有众多研究人员对论文提出诸
多疑点。在舆论压力下,小保方晴子所在的研究机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在
2014年2月中旬即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论文材料可信性,即对实验的原始数据进
行核查。到4月1日,委员会公布报告,认定小保方研究过程中存在“捏造”和
“篡改”图片行为。

  对小保方晴子的学术调查,仅3个月就有了结论。河北科技大学从撤稿后启
动的调查长达1年之久,不过,已公布的上述结论缺少关键信息。

  河北科技大学在上述调查结果中表示,“认真核查了该论文涉及的全部原始
实验资料”。但是科普作家方舟子质疑,韩春雨当年一再声称由于实验室条件不
好没有留下原始实验资料,那么这些原始实验资料是从哪来的?

  对于造假的指控,最直接的应对方式就是公布实验的原始数据。方舟子表示,
在论文中公布的数据、图片,是整理过的数据,作实验时,实验本或仪器上记录
的数据,才是原始数据,如果数据整理过程中,对数据做了加工修改,很容易看
出来。公布原始数据并和论文中的数据做比较,就能知道数据是否修改过,是否
有造假。甚至可能原始数据都没有,就属于捏造数据。

  韩春雨从始至终拒绝出示原始数据来自证清白。而且,在接受《知识分子》
采访时,韩春雨曾承认实验记录不完整,原因是他的实验室很穷。按照韩春雨的
说法,他的实验室条件非常有限,有时要用公共实验室的仪器,只是把数据扫在
电脑上,有些是能扫的,有些是不能扫的。

  方舟子告诉《财经》记者,记录、保存实验数据是对科研的基本要求,是实
验真实性的基本保证。他认为,如果一个成果的真实性遭到质疑时,不能出示原
始数据,可以认定实验结果是捏造的。美国要求保存实验原始数据至少五年,如
果遭到质疑则要无限期保存。

  9月1日,《知识分子》发评论文章,提出希望:一、请河北科技大学公布该
校学术委员会成立的调查组的人员名单;二、请调查组公布“该论文涉及的全部
原始实验资料”,并给出得出“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这一结论的
详细证据;三、请公布河北科技大学委托的“第三方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实验室
名称和参加重复试验的人员名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66696-1138464.html

上一篇:从韩春雨被指涉买卖论文说起:韩春雨又上头条了。
下一篇:从危机公关角度看韩春雨事件

1 王亚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19: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