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zhij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zhijian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生,海洋生态学方向。

博文

六度的变化:一个愈来愈热星球的未来

已有 3607 次阅读 2008-4-28 22:53 |个人分类:转载

六度的变化:一个愈来愈热星球的未来

链接: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0/200801/31663.html

当全球温度升高摄氏一度的时候,非洲大陆冰雪荡然无存,北极熊、海象和环斑海豹,从地球的北端销声匿迹。温度升高摄氏二度,从鲭鱼到须鲸淘汰出局,格陵兰冰原彻底消融,全球海平面升高七米。升高摄氏三度,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大部分会在大火中被烧毁,数千万或者几十亿难民会从干旱的亚热带地区迁移到中纬度地区。升高摄氏四度,整个北冰洋冰帽也会消失,全球海平面会又提高五米,伦敦周边夏季气温将达摄氏四十五度。升高摄氏五度,两极均没有冰雪存在,南极洲中部可能有森林生长,海洋中大规模的物种灭绝,大规模海啸摧毁海岸。升高摄氏六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的物种灭绝。

英国作家林纳斯所著《六度的变化》心脏衰弱的人不宜阅读,林纳斯以这本书回答了许多新闻界常见的提问,但是答案通常会被气候学家规避,只在私下默想时才存在:一个暖化星球实际生活的情形;用林纳斯的话来回答这个问题:「正如许多环境学家所说,人类经历劫之后,残存者在极地寻求庇护;或者,温度只会升高一点点,日子还是照往常一样过。」林纳斯以气温每升高摄氏一度为一个章节,有系统地在科学文献中找答案,他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在牛津大学科学图书馆遍览成千的报告,最后完成了六章,这本书中的所有案例都加有批注,德国波兹坦气候影响研究中心古气候学家拉姆斯多夫(Stefan Rahmstorf)在「自然」杂志的书评专栏中表示,以他的专业,也不过只看过批注中提到的大约五百篇论文,数量还不到所有批注的一半,他说,过去没见过研究者能够挪出这么多的时间去广阅数据。

最近跨政府的气候变迁专家小组(IPCC)提出的报告中,有一个章节以六十五页的篇幅来重新探讨古气候学家的发现,显示地球对温度系统十分敏感,地球的吸释能量自有规划,从太阳吸收能量,然后再将热以辐射散发出去取得平衡,如改变这个规律就反应激烈,所以现在由人类造成对辐射散热平衡的干扰,相信也将会有剧烈反应;《六度的变化》翻出地球古早历史温度的变迁,以了解温度升高后可能出现的现象,反对温室气体扩散者,通常都以过往的气候剧烈变化为例,认为气温升高无足为虑,《六度的变化》以过去的经验带来的另一个警示:过去类似情况的降温及升温,造成大面积的干旱或海平面升降有过数十公尺的落差,尽管这种情形并非一夕之间发生,也不见得在本世纪就会出现。

拉姆斯多夫在「自然」杂志的书评专栏中指出,虽然林纳斯的诠释不尽完美,但就本书的成就与重要性来说,瑕不掩瑜,林纳斯并以可能发生的惊悚事件为案例,因为《六度的变化》的目的不在危言耸听而只是提出警告,试着冷静地记述可能发生的事件,也平衡地记述科学家们的争议,譬如:探讨北非撒哈拉地区的前途,提出全球暖化可化解此一地区的长期干旱;也因IPCC一项有关北大西洋洋流将在本世纪升高百分之十最新报告,为此他也指出此一洋流若消失,可能带来的风险。


由于未来不可知,《六度的变化》应提出可能发生风险,但本书常将风险当成事实,拉姆斯多夫指出,在合理的讨论过碳循环及甲烷散布可能造成的反馈,以及定量的困难与不确定性,作者宣称当摄氏温度提高三度的时候「就会导致升温四度,接着引发升温五度」,拉姆斯多夫说,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小危机真的发生就够糟糕了,更别提写成像真的一样。


一般有关气候变迁的书都出自相关科学家之手,林纳斯本人并非自然科学家,全书能禀持科学原则,值得赞赏,但书中有些内容令人忧心,部分案例反而让人觉的作者太过乐观,书中提到温度提升三度时,某些地区将遭到干旱及食物短缺的冲击,而最近德国全球变化顾问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这项危机将会提前发生。
本书最后也说明了人们否定气候变迁的状况,以及我们可以避免地球暖化所做的事情,林纳斯让读者觉得处于现况不应意志消沉,而应采取行动。
拉姆斯多夫在「自然」杂志的书评专栏中表示,林纳斯说故事的能力极佳,本书不会因内容取材自论文而乏味,是爱好这类题材读者必读之作,他认为,林纳斯是位引人的说故事者,使本书不会因取才自论文而乏味,是能够接纳这类题材者必需一读之书。

 
六度地球:末日启示录
如果说我去年有什么后悔的地方,那就是有关于全球暖化的消息翻译得不够多。英国报纸上常常出现对于自然界的观察,对于全球气候变暖本地生物的改变(比方说在英国有人成功地种出了橘子或者打算改种葡萄,这些都是地中海区的作物)。

BBC甚至在去年底,早就由戴维艾腾堡制作了两集的节目,模拟全球暖化后,英国要如何因应。反观台湾的电视节目,算命节目充斥,不知道台湾的算命大师们是否可以用塔罗牌、风水、星座等,预言到我们人类的生存?

全球暖化的议题,势必会改变国际政治与社会,而整个台湾的社会、经济与发展、与政治的方向亦将会不得不因此改变。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英国记者作家马克林纳斯,总结科学的数据与数据,根据气候的模型所预言,暖化对全球所代来的影响。本文将分六篇刊载,在每一篇里谈每升高摄氏一度地球将产生的变化。

增加摄氏一度:没有冰山的海洋将会吸收更多热量,并且增加全球暖化;三分之一的地表将失去淡水;低洼的海岸线将被淹没。
From The Sunday Times March 11, 2007
To the end of the earth
这就是我们的未来:著名的城市沉入水中,世界的三分之一将成为沙漠,剩下的三分之二为了食物与淡水而战争。周日泰晤士报记者李查?格林调查气象科学所揭露的未来实况。

马克?林纳斯(Mark Lynas)仔细地搜索他的档案柜,许多文件看起来都相当皱,好像他直接睡在上面多年一样。最后他终于找到他搜寻的文件--一份只有四页的文章,上面订着一张他的笔记。

这篇文章出版的日期是公元两千年十一月,是从科学杂志《自然》上面剪下来的,标题是:〈在双气候模式中,因碳循环回馈而加速的全球暖化〉。即使科学家正在画出地球如何走上灭绝的快捷方式,他们也不会采用耸动的字眼如「危机」这种措词。然而如果你了解他们的语言,你就知道他们所想传达的讯息--而这个讯息,由英国气象局的哈德利气候变化中心(UK Met Office's Hadley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所发出,是充满灾难性的。

林纳斯在他的新书《六度》(Six Degree)里写道:「现在的街头上应该是一片恐慌才对,人们在屋顶上大叫,国会发表紧急声明,电视台做二十四小时的全程报导。」

用非科学的语言来说,哈德利中心的讯息,就是最新发现的「正向回馈」("positive feedbacks")效应将会让目前认知的全球暖化过程变成废纸。这个过程将不会是渐进、直线式的温度增加,大自然也不会渐渐臣服于人类加诸其上的折磨。相反的,大自然将会反扑。数字显示,大气层将会不会再吸收并且容纳温室效应的气体,反而会将这些有毒气体突然吐出来--数十亿年累积的碳与甲烷,将会在一次大爆发中无法自制地倾泄出来,并且淹没或者焚毁整个城市。冰山将会大量融化,而地球最重要的肺脏亚马逊雨林可能会早在2050年就完全停止运作。一个邪恶的循环过程将会开始,不只是威胁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更是我们人类与其它物种的生存。仍然订在此份文章上的林纳斯的笔记,写着绞刑台上的幽默:「世界即将灭亡,而这件事已经在《自然》杂志里发表过了。」

那篇文章在《自然》杂志刊出来的第二天,英国的新闻媒体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当时的头条都是有关于美国总统大选中计票错误、高登布朗操作国家保险、以及法康纳爵士(Lord Falconer)拒绝为「伦敦巨蛋大灾难」而辞职的报导。然而林纳斯反而像灾难片中的英雄一样活跃起来,不幸的是,他当时手上有一本书要写,于是等他一写完,他立刻就骑脚踏车从他牛津的住所到附近的蕾克里芙科学图书馆去。一整年的时间里,他在图书馆开门的日子里每天报到,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五点,图书馆员为他带来许多相关的报告与报导--即使是早就习惯学界怪人的馆员们一定也曾经惊讶于这个人执着的力量。

林纳斯想读的是图书馆里收集到的每一份有关全球暖化的报导。很快地看过这些报导的他,一天大概可以看过两百到三百份,加起来大概是数万份相关的文件。当时就像现在一样,在计算机模式日益改良、许多新数据被搜集与分析之后,几乎每一周科学界都会出现新的研究成果。当时就像现在一样,没有出现任何单一、可验证的预言。因为不知道地球将会再燃烧多少石化燃料,科学界可以提供最好的预言,只有一连串可能的「剧本」。而这些剧本彼此又非常不同,因此国际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在2001年所作出的第三次评估报告中,只能预测地球的温度到了二十一世纪末期,大概会比1990年代的平均值多出摄氏1.4到5.8度--这个估计值在上个月又往上推到6.4度。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但之间的区别将是人类生存或者灭亡的关键。

在林纳斯的手提电脑上有六张电子表格--每一张代表一度到六度的变化。他将每一张电子表格归类于不同的档案里。而这些档案之中许多是根据气候模型而作出的预言,然而也不单单只有如此:「最有趣的预测是来自古气候研究(paleoclimate studies)--根据土壤层与古代的冰蕊(ice cores)分析所做出的计算,调查气温的变化如何影响史前时代的地球。」就是这类的研究,带来对于地球未来最令人害怕的洞见--地球的哪一部份将会首先被人类放弃?而最终将会把我们全部灭绝的准确机制又是哪一种?

这六张电子表格,变成林纳斯的新书的六个主要章节--也是一份详细、仔细记录地球气温每增加一度会发生什么事的指南,不只指向我们子孙的未来,也指出我们的未来。

增加摄氏一度的后果

假如一夜之间,温室气体排放突然停止--这件事会发生的机会肯定是零--大气层里已经存在的高浓缩物质仍然意谓着全球的温度将会增加0.5至1C。地表的气温只增加一度,人类的肌肤几乎感觉不出来,但人类的肌肤是否感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地表的变化,因为全地表的平均气温增加一度,将意谓着气候的巨大变化。

六百年前,当时的世界的平均气温就比现在高出一度,而现今美国农业的重心,内布拉斯加一带,在当时全是沙漠。在1930年代,内布拉斯加又经历短期的干旱:表层的土壤被风吹走,而数十万难民跟随着被吹走的尘土迁徙到不确定是否会欢迎他们的西部地区。因此,增加摄氏一度的暖化的效应,几乎不需要什么想象力。

「美国西部将会再度遭遇常年的干旱,其程度将会比1930年代更糟。特别在内布拉斯加将会再度出现沙漠,还有蒙大拿、怀俄明、与亚历桑那、北得克萨斯、与俄克拉何马州都会出现。尘土与沙暴将会吹过前草原区、农场、道路以及整个城镇都会被覆盖,并将白天变成黑夜。」

对美国已经够糟的事情,对于靠近赤道的贫穷国家则将更惨。哈德利中心估计摄氏一度的暖化,到了公元2100年,将会把三分之一地表上的淡水完全翦除。当然我们早就知道这意谓的是什么。林纳斯描述2005夏天所曾发生的事件:「一条河川支流水位降得过低,以致于数十英哩裸露在空气中的河岸完全干涸,变成沙丘,风吹扬起厚厚的沙尘暴。村民绝望地探向河里,只见到炽热的泥巴,而不是潺潺流水;政府不得不出动军队把食水带到河流上游的部落里--用的是直升机,因为这条河的水位太低不足以行船。」他所谈到的这条河流,可不是英国塞瑟克斯郡名不见经传的小溪,而是亚马孙河。

而当热带地区在灾难边缘徘徊之际,北极则早就走上不归路了。在南北极地区,暖化的速度比起全地球平均更快,其结果就是北极的冰帽与冰河在最近四十年里已经失去四百立分公里体积的冰。永久冻土(permafrost)--就是已经冰冻数万年的土地--正在解冻为泥巴与湖水,「建筑物、道路、管线下的土地正在崩溃,整个区域都极不稳定。」就在北极熊与因努伊特人从地球的顶端挣扎求存的同时,先前的预言则看起来比较乐观了。林纳斯说:「之前的雪融,意谓更多夏季的热能将会释放到空气与地表,而不是转变成融雪的用途以积极回馈的效应升高气温。而从前荒凉的苔原长出了灌丛以及森林,意谓着许多热能将被植被所吸收。」


阿拉斯加的房子变成危楼,因为土地开始解冻。相关新闻请见BBC Earth's permafrost starts to squelch.

而海洋中的暖化速度更快。「白雪覆盖的冰反射了百分之八十的阳光热能,颜色较深的海洋则会吸引95%的辐射能。换言之,一旦海冰开始融化,整个过程就会开始不断反馈加强。更多的海洋表面将会曝露在阳光下,吸收更多太阳能,升高海水的温度,并且让明年冬天结冰的可能性更形降低。短短一年之中,所谓的永恒冰山就消失七十二万平方公里,证明了地球变化的快速。如果你曾经好奇,地球走上灭亡的不归路时期感觉起来如何,那就是现在。」

山岳也开始崩裂。在阿尔卑斯山区,高于三千公尺的地区乃由永恒的冻土来维持其稳定。然而在2003年夏天,融化区却上攀至四千六百公尺,比马特洪峰的峰顶(4,478m)还高、而几乎与白朗峰(4,808m)齐高。凝结冻土的水份开始融化时,造成岩石松动下滑,死了五十名登山客。当温度持续上升,不只是登山客要逃跑了。林纳斯说:「山下的城镇与村落都有危险,有些市镇,像是瑞士东部的庞特里希纳(Pontresina),已经开始建筑城垣工事来阻挡石块。」

 
马特洪峰

而在另一方面,低洼的珊瑚礁所构成国家,像马尔地夫,最好做好被被淹没的准备,因为海平面开始上升;而大陆的海岸--特别是美国东岸、墨西哥湾、加勒比海与太平洋岛屿以及孟加拉国湾--将会面临越来越强的台风,因为海水温度升高的关系。2005年袭击纽奥良的飓风卡崔娜,加上地震与洪水的冲击,所预言的是未来海上台风的规模。

林纳斯说:「最令人惊讶的,是看到脱掉文明的外表后,人类的行为。大部份的受害者都是穷人或黑人,只能靠自己求生存,而警察不是加入坏蛋抢劫的行列,就是逃走。危机发生后四天,人们只能挤在城市的巨蛋中,生活在快要满出来的马桶旁边、人类的尸体就在旁边腐化,而拥抢自重的帮派份子把持仅剩的食物与食水。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场景,就是一架直升机只降落几分钟,上面的人抛出食物包裹与水瓶,然后好像逃离战场一样匆匆起飞离开。年轻人争夺食水,而怀孕的妇女与老人只能眼睁睁在旁边看,这一幕好像是第三世界的难民营,而不是美国的大都会。我想,别怪他们,人类绝望的时候就会像他们一样。」

避免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一度的机率:0。

http://rosaceae.ti-da.net/e1409331.html
 
 
六度地球(2)
地球温度增加摄氏两度:欧洲人因热浪而死;森林发生大火;压力下的植物不再吸收二氧化碳,而是释放它;地球上有三分之一的物种面临死亡的威胁。
增加摄氏一度到两度之间的结果

到了这个阶段,预估将在四十年内发生,2003年发生在欧洲的炎夏将会变成每年发生的正常现象。所谓的热浪都将会是沙哈拉沙漠一样的热度。即使在平常的年度里,人们都会因为热衰竭而死亡。

林纳斯表示:「第一个征兆将是非常微小的。你大概只觉得有点恶心、头晕以及心情烦燥。情况也不严重:你可能在阴凉的地方躺下来一个小时,喝点水就没事了。但是2003年8月的巴黎,找不到什么阴凉的地方,特别是对老人家更是辛苦。」

「当体温上升到四十一度,体内热调节的系统就会开始崩溃,不再排汗、呼吸变得浅而急促、脉搏加快、而中暑者可能会休克。除非采取紧急措施为人体降温,大脑将会缺氧,重要的人体器官会衰竭,此时除非加强急救,否则就离死亡不远了。」

「而在2003年夏天,巴黎市的急救设施无法挽回超过一万名市民的生命。停尸间没有空位,而每晚都不断有尸体涌入。」那一波热浪大概带走欧洲两万两千到三万五千条人命。那一年的农产品也受到严重的损害。农夫损失了价值一百二十亿美金的作物,单单葡萄牙一国,就得忍受价值一百二十亿美金的森林大火损失。意大利的波河、德国的莱茵河、法国的罗尔河,水量都缩减到历史新低。平底船随处四散,灌溉与发电的水量都不够。阿尔卑斯山的融化速度不但创下历史新高,甚至比1998年的纪录高上两倍:有些冰河失去了百分之十的体积。根据哈德利中心的估计,到了2040年,欧洲的夏季超过一半以上的时间,会比这个纪录更热。这种极热的夏天将会导致许多人的死亡,可能会把数字上推到数十万。农作物在田地里热死,而森林将会死亡或者燃烧殆尽。即使如此,这种短期的结果还不是最糟的:

「从北欧的山毛榉森林到地中海的长青橡树,2003年的热浪让全欧洲的植物生长减缓,然后完全停止。植物不再吸收二氧化碳,反而开始吐出它。当时欧洲的植物吐出了大约五十万吨的碳化合物到大气层之中,大约是全球排放量的十二分之一。这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正向回馈,因为它代表了一旦温度升高,森林与土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会升高。如果这种根基在土地的排放量长期不消减,全球暖化的作用就不可控制了。」

 
欧洲山毛榉(beech)

在这个增温两度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再想到地中海去度假了。「北欧人不会再想到地中海去了,反而是南欧人在沙哈拉级的热浪来袭之际,竞相逃到北欧来。」各地的人都会慎重考虑要不要搬到海边去。在十二万五千年前,当地球的温度也比现在高一到两度时,当时的海平面亦比现在高五到六公尺。「多」出来的水,都是来自融化的冰山。

预报者认为格陵兰的「崩溃临界点」会在全球平均气温升高至2.7C的时候才来临。问题在于格陵兰比世界的其它地方都热得更快--是全球平均速度的2.2倍。林纳斯说:「把两个数字除一除,其结果应该要在世界各地响起警钟。格陵兰会在全球气温升高1.2C的时候,就进入不可逆的完全融化阶段。」而紧接而来的海平面上升,将会超过IPCC所预言的、本世纪末会达到的高度。科学家指出,在地球上一次的冰河期,有超过四百年的时间里,海平面每二十年就升高一公尺。而格陵兰的冰河,根据一位冰河学家的说法:「正在疯狂地变薄,而流动的速度也比正常更快。」格陵兰最大的流动冰河,Jakobshavn Isbræ自从1997年以来,每年变薄十五公尺,而流动的速度加快了两倍。(中文的报导请见:格陵兰的冰川正在加速前进)

林纳斯说:「以这种速度,在一百四十年内,格陵兰整个冰层将会融化殆尽。迈阿密会消失,曼哈顿的大部份也会消失。伦敦中心将会淹水。泰国的曼谷、印度的孟买、中国的上海都会失去大部份的土地。整体而言,一半的人类必须搬到更高的地方去。」

不只是沿海的聚落遭殃。就在山上的冰河融化之际,人类将会失去他们的水源。整个印度次大陆都会面临生存危机。「除了峰顶的一丁点地方之外,高山冰河的融化,代表了雪水不再能源源不绝供应数亿人民赖以维生的大河了。其结果就是水源短缺,饥荒绵延,整个地区都会动乱。而这一次灾难的地理中心将不再是印度、尼泊尔、或者孟加拉国,而是拥有核子武器的巴基斯坦。」

 
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乔戈里峰(英文名为K2),属于喜马拉雅山系的喀拉昆仑山脉,是全世界的第二高峰,有8611公尺。

每个地方的生态系统将会崩盘,物种不是展开大迁徙就是彼此不再和谐共存。到了2050年,地球温度上升两度之际,地球上的物种大约会有三分之一以上面临灭绝的压力。

避免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两度的机率:93%,但只有在未来十年里,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减低百分之六十才能达成。
http://rosaceae.ti-da.net/e1410676.html
 
 
六度地球(3)
增加摄氏三度:从植被与土壤释出的二氧化碳将加速全球暖化;亚马逊森林死亡;超级台风将肆虐沿海的城市;非洲发生大饥荒。

 增加摄氏两度到三度之间的结果

到了这个阶段,假设各国政府已经仔细地做好了完全的计划,而农夫们也改种比较适宜的作物,那么全球的人类,除了亚热带非洲以外,都不会面临太大的饥荒。然而假如地球暖化超过两度以上,那么预防大饥荒的机会,就将如同改变月亮阴晴圆缺一样不可能。林纳斯说:「首先是数百万人,然后是数十亿人,将会开始面临生存的问题。」

要找到任何可以比较的时期,我们必须回到上新世--三百万年前,是第三纪的最后一个阶段。当时,北半球的陆地上没有任何冰河(连北极都有树木生长),而海平面的高度比现今高二十五公尺。在这样的热度之中,亚马逊森林的死亡与格陵兰的融化将是无可避免的。把这件事情指出来文章,就是公元两千年《自然》杂志上刊载出来、让林纳斯至为震惊的那一篇。哈德利中心的科学家害怕,早期的气候模型里把地球暖化当作直线式的过程,是太过简单的作法,因为这样就是假设土壤与海洋将在气温上升的时候,保持原来不变的状态。为了修正这个太过简单的模型,他们预言了正向回馈效应。

「较温暖的海洋,」林纳斯解释:「会吸收较少的二氧化碳,让更多的碳留在大气层之中,并且加强全球暖化。在陆地上,事情将会更糟,因为大量的碳原素储存在土壤中,存在于尚未完全腐烂分解的植物尸体里。一般接受的估计是,土壤的碳储量大约是一万六千亿吨(1.6乘十的十二次方),是现在大气层中碳含量的两倍以上。而当土壤暖化后,细菌将会加速分解这些储存的碳,释放到大气之中。」

哈德利中心的科学家,把这个新的回馈作用加入他们的气候模型里,其结果充份解释了林纳斯为什么会写下:「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句子。全球气温增加三度--大概早在2050年就会达成--届时碳循环即将完全逆转。林纳斯说:「植被与土壤将不再吸收二氧化碳,而是释出它。而这么多的碳元素进入大气层后,大气中的碳浓缩物将会大量增加,到了公元2100年,大气中每一百万份的碳含量将高达250份,再把全球的温度上推1.5C。换言之,哈德利中心的科学家早就发现了,到了这个世纪中叶--比任何人先前预期的都早--碳循环的回馈作用,将会把地球带入无法控制的温室效应之中。」

证实这件事的证据来自土壤。科学家常常用历史数据来反复测试气候模型。在这个案例中,科学家用全英国超过六千个地方、二十五年累积起来的土壤样本来验证。其结果是另一个黑色笑话。林纳斯表示:「当气温慢慢升高的时候,科学家发现大量的碳已经从土壤里自然地释放出来。他们把所有的数量加起来,然后发现--讽刺再讽刺地--英国土壤每年所释出的一千三百万吨二氧化碳,就足以抹灭英国全国为了遵守京都议定书所做的努力。」

全球的土壤都会受到温度升高的影响,但不会比亚马逊流域所受到的影响更糟糕了。以「大灾难」来形容地球失去亚马逊雨林,根本是轻描淡写,亚马逊雨林虽然只有七百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却制造全球百分之十的光合作用。而届时干旱与高温将会瘫痪整个雨林,而森林大火会终结它。若以人体来比喻,届时产生的效应就像是在气喘发生的时候,拿走氧气面罩一样。

 在美国与澳洲,人们会咀咒不愿面对环境问题的布什与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不管接下来的政府要怎么做,所有让地球停止温度上升的任何措施都将是非常必要的。从温暖的海洋产生的、新的「超级飓风」到2045年会完全摧毁休斯敦,而澳洲将成为极度危险、致人于死的所在。「农业以及食物生产将会走向不可逆转的衰退道路。盐水慢慢出现在已经生病的河流里、并入侵地下水层。更高的气温也意谓着更大程度的蒸发,进一步让植被枯死、土壤干裂、水库水位进一步降低。」在各国的首都,每年的热浪会杀死八千到一万五千名老年人。

想象非洲会发生什么事实在是太容易了。然而中美洲亦是相同,数亿的人将面临没有东西吃的问题,2001年该地曾经发生轻微的旱灾,就让数万人必得仰赖外国的食物救济。然而当全世界都面临食物短缺的时候(谷物的生产量,在三十度C以上,每增加一度C,就减产10%,而到温度上到四十度C时,产量为零),食物救济也将成为不可得的事。也不用向美国乞援,因为美国自己都自身难保:就在落基山脉山顶不再有冰雪覆盖时,美西的大城与农场将失去水源供应,而干燥的森林与草原只要有一点星星之火,立刻会付诸一炬。

同时印度次大陆将会飞沙走石,尘沙处处。林纳斯说:「所有的人类历史都显示,面临饿死与迁徙的两种选择时,人类都会选择迁徙。在本世纪的下半叶,数百万巴基斯坦人将会面临这样的选择。巴基斯坦会陷入无政府状态,有武器的帮派掌握剩余的食物。」

就在土地燃烧的时候,海平面会继续上升。即使是遵照最乐观保守的估计,届时80%的北极海域上的冰山都会消失,而剩下的也会很快融化。纽约市会浸在水里;1953年肆虐东英格兰的北海水灾(North Sea flood of 1953)将会变成一种常态;而荷兰地图则将被北海撕裂。

 
低地国荷兰在1953年水灾受到水淹后的地图:水灾造成两千人死亡。
 
当年,英国的Cavey Island 死了五十八人。整个英格兰东部死了三百零八人。

全球各地,快要饿死的人们四处游荡--从中美洲北逃至墨西哥、美国;从非洲逃往欧洲;而面临大批逃荒饥民的国家,国内将可见新兴的法西斯政党赢得人民的支持,因为这些政党会誓言把饥民抵挡于国门之外。

避免全球气温升高三度的机会:很低,如果气温已升高两度,并因此引发了土壤与植被的碳循环回馈作用。

http://rosaceae.ti-da.net/e1412082.html
 
 
六度地球(4)
增加摄氏四度:永久冻土解冻的雪水将会让全球暖化无法停止;英国的大部份地区因为严重淹水无法住人;地中海区将被人类完全放弃。
增加摄氏三度到四度之间的结果

此时的难民将会包括那些从沿海逃到内部来的人--特别是当台风来袭之际,人数将高达百万以上。而当台风一个接一个登陆,沿海的城市将会变成孤岛。全球经济也会变弱。「生命财产的损失加剧、社会动荡、保险金付出额不断升高,造成救济流离失所的难民的基金越来越少。」海平面持续升高--在这种温度范围下,南北极都会融解,造成海平面最后升高的五十公尺的结果。林纳斯说:「我并不认为这会突然发生。事实上,南极的冰山完全融化可能要好几百年的时间,甚至好几千年。然而南极冰山融化的过程中,每二十年可能就会让海平面上升一公尺--这远远超过我们人类可以适应的范围。」英国的国土将会大量缩减成一系列的小岛,牛津将会位于其中一个小岛的海岸上。

然而更急迫的,是中国将会「处于与地球相撞的道路上」。到了2030年,假如其人民消费的速率与美国人相同,他们将会吃掉全球农作物的三分之二,并且一天燃烧掉一亿桶石油,将是目前国际原油产量的125%。单单如此,就已经包含了地球大灾难的所有要素。然而事情将会更糟:「到了本世纪的最后三十年,如果届时全球的温度比现在还高三度以上,中国的农业生产将会全面崩盘,中国会面临喂饱十五亿更富有的人口的任务--比现在还多出两亿人--而可得到的食物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二。」对于全球的人类而言,饥荒将成为日常的威胁;但饥荒不会是唯一的性命之忧。

「夏季会变得更长,而不断高升的温度将森林变成木炭、城市变成炙热的停尸间。伦敦周围的郡县,高温可高达45C,就是今日(摩洛哥)马拉喀什市(Marrakech)的那种温度。大旱让英格兰东南部变成缺水区,农民与城市居民争夺河流与水库里日益减少的水资源。」

「冷气在英国也将成为民生必需品,而这又反过来让英国的能源供应更加紧张,因为火力发电厂假如为了因应新的电力需求而开始增产、水力发电因为水资源减少而不能运作、而可再生能源生产如风力无法迎合新需求时,又会让更多的温室气体释放至大气之中。」人类放弃地中海区,并且北逃至「已经很拥挤的巴尔干半岛、斯堪地那维亚、不列颠岛。」

而不列颠岛也将产生自己的问题。「泛滥平原会常常淹水,而人们必须撤离高危险的地区。数百万人会失去他们一生投资在房地产上的金钱,因为这些房地产没办法保险,所以没办法再贩卖???。科学家预测兰开夏/亨伯河(Humber)走廊将是受到最严重影响的地区,其它的地方还有泰晤士河河谷、东德文郡、以及本来就很容易淹水的塞文河(Severn)冲积扇上的城镇,像是布里斯托、蒙茅斯(Monmouth)等地。英格兰的全部海岸线,从怀特岛(Isle of Wight)到密得耳布洛(Middlesbrough)都将被归类为「非常高」或「极度」危险的地区,而韦尔斯的卡笛根湾(Cardigan Bay)也会全被纳入。」

而最危险的回馈机制会在此时启动--永久冻土(permafrost)大解冻。科学家们相信,北极圈的解冻的土壤将会再释出大约五千亿吨的碳,然而却尚未有人把这个数字加到全球暖化的气候模型中。届时地球平均温度会再上升一度?两度?三度?温度计的指标看起来极度不妙。

 
科学家预测到2100年,北极园永久冻土缩减的情形:从深紫区缩减到粉红色区块。

 
俄国西伯利亚永久冻土解冻的情形。相关新闻: Melting Russian Permafrost Could Accelerate Global Warming


林纳斯说:「在气温增加三度以上的世界里,亚马逊雨林系统已经崩溃,全球碳循环已经逆转之际,任何企图将气温的升高停止于摄氏四度将不再可能实现。如果我们达到三度了,那么世界将无可避免地再升温至四度,然后一定会再上推五度???。」

避免全球气温升高四度的机会:很低,如果气温己升高为三度,并因此引发了北极圈永久冻土解冻。
http://rosaceae.ti-da.net/e1414613.html
 
 
六度地球(5)
增加摄氏五度:海底下的海床释出的甲烷将进一步加速暖化;南北极的冰完全融化;人类为了寻找食物开始大迁徙,并试图过着动物一样的生活。


增加摄氏四度到五度之间的结果

我们现在看着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地球。冰山完全从南北极消失,雨林已经烧光、变成沙漠;干燥与没有生命迹象的阿尔卑斯山,看起来与北非的阿特拉斯山很像。升高的海平面入侵大陆的深处。主政者也许会想要把人口从干燥的地区迁移至北方最新解冻的区域,像加拿大或西伯利亚。然而,即使在这些地方,也许夏天仍然过热,无法在远离海岸的地方种植榖物;而且北方国家的政府亦不一定会收容南方来的难民。林纳斯想起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的怀疑,他认为中国与美国届时可能会入侵西伯利亚与加拿大,进一步让人类的未来雪上加霜。「任何军事冲突,特别是牵涉到拥有核子武器的国家,当然会让地表更进一步不适合人居。」

五千五百万年前,在始新世(Eocene)开始不久,全球突然发生了暖化作用,地表温度与这里的温度类似,当时的鳄鱼以及其它亚热带的物种在北极生活。当时是什么促成了温度的突然上升呢?科学家怀疑始作俑者为甲烷水合物(methane hydrate)--「这是一种像冰一样、混合了甲烷与水、并且在深海极低温与极大压力下形成的一种混合物」,而只要经过冲击,这种物质就会以爆炸的力量溢出海底。证据显示,当时在佛罗里达的附近发生海底山崩、以及北大西洋下的火山爆发,使甲烷这种比二氧化碳强二十倍的温室气体一次大爆发出来,林纳斯说:「结果使地表温度大幅升高至不可想象的程度。」

「当时夏季的热浪把西班牙大陆上的植被完全烧光,留下来的是一片受到冬天暴风雨严重侵蚀的沙漠平原。红树林生长的范围北至英格兰与比利时。当时北极海非常温暖,以致于地中海的海藻都可以生存。换言之,五千五百万年前的世界,就是我们本世纪所要进入的世界。」虽然当时--科学家称为「古/始新世交替时期最大热量」(Peleocene-Eocene thermal maximum, or PETM)--大气层之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比起今日的高出许多,然而二十一世纪的二氧化碳增加速率却是当时的三十倍。这种速度也许是地球有史以来所仅见--比起地球突然发生物种大绝种的时期还快。

在这个气温升高五度的世界里,全球化将会崩溃成比较像锁国主义(parochialism)的东西。消费者买不到任何物品,因为制造业没有东西可以贩卖。

既然难民不可能乞援国际援助,他们可能会以武力强行进入地球上仅存适宜居住的地方,并且以战争的方式来求得生存。林纳斯说:「当仅存的居所也都没有了以后,人类可能会彼此内战,并且变成种族或社群之间的械斗。」

相反地,人类若选择孤立地求生存,可能也会跟打电话叫客房服务一样不切实际。「我们之中有多少人有本事设陷阱、猎杀足够的野生动物来喂饱一个家庭?即使大量的人能成功地疏散至乡村地区,这样的压力也会让野生动物的数量快速减少。狩猎采集活动所需要的土地,每个人平均起来,是农业社会的十到一百倍左右。如果人类大规模地狩猎采集,那么可能会造成生物多元化的进一步浩劫,因为饥民们会杀死、吃掉任何移动的东西。」

也许,还包括人吃人。林纳斯说:「入侵者通常不会对拒绝给他们食物的居民友善,历史显示,当入侵者发现有食物,通常就会把整家人折磨至死。看看今日的索马利亚、苏丹与蒲隆地,人民为了争夺稀少的土地与食物,而发生部落战争,导致国家崩溃。」

避免全球气温升高五度的机会:几乎没有,如果气温己升高四度,而海床又释出受困的甲烷的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文章:环境信息中心全球暖化造成洋流逆转历史 恐再度发生
http://rosaceae.ti-da.net/e1415923.html
 
 
六度地球(6)
增加摄氏六度:地球上的生物将会在超级暴风雨、洪水、硫化氢气体、以及甲烷火球带着原子弹般的力量流窜地表时,完全灭绝;唯一能存活的只有霉菌。

 
增加摄氏五度到六度之间的结果

虽然全球暖化到了这个程度,仍属于IPCC官方所背书、二十一世纪末期可能达到的范围,然而各种气候模型却对这个林纳斯呼应但丁,描述为「第六层地狱」的阶段,没有什么好讲的。若要了解地球气候最近一次像这样的时期,我们必须回归一亿四千万到六千五百万年前,也就是白垩纪(Cretaceous),就是以恐龙灭绝为结尾的时期。然而更接近这个状态的,将是两亿五千万年前的二迭纪(Permian)末期,当时全球的平均温度比起现在,对,就是高六度,而当时有95%的物种灭绝。

「那个时期,」林纳斯说:「是地球生物忍受过的最凄惨的时期,也是地球最接近太空中一块死气沉沉的石头的时候。」在陆地上,当时唯一可以生存的生物只有死掉的树木上的地衣等霉菌。而海里面,则完全没有生物了。「温暖的海水是致命的。因为海水愈温暖,融氧率愈低。任何水中需要呼吸氧气的生物--比较高等的生物例如浮游生物到鲨鱼--都将面临窒息的命运。而热水也会扩张体积(热胀冷缩作用),海平面将高升至二十公尺。」结果造成袭击陆地的「超级飓风」,将会让陆地大淹水,而导致没有物种可以生存。

二迭纪结束,发生的物种大灭绝时,有些事大概不太可能在未来再度重演,比方说当时西伯利亚地区发生广大的火山大爆炸,厚达数百公尺的岩浆四处流动,其范围比整个西欧还大,还把数十亿吨的二氧化碳射入大气层之中。然而,这也算不上什么特别值得安慰的事,因为在海底,还有另外一个怪物在搅动--就是在两亿年后结束古新纪(Paleocene)的东西,也是今日仍然躺在海底的东西,那就是甲烷水合物。

林纳斯形容,如果温水将本来困在海床上的气体释放出来,会发生什么事。「首先,一个小搅动会把充满气体的水包往上推。当水包往上升,气泡就会开始出现,因为压力降低,因此融解的气体浮出来--就好像很快打开汽水的瓶盖,汽水会冒出来一样。这些气泡会让这个水包更有浮力,更快往海面上移动,达到爆炸的力量时,它会把周围的水分子全部带过来。到了水面上,气体一冲到大气层中,水被喷到数百公尺之高,其震波往四面八方扩散,在附近引起更多爆炸。」

这些爆炸不仅仅只是另外一个正向回馈效用,再度加快全球暖化的速度而已。甲烷不像二氧化碳,它是可燃的。「即使甲烷气体的浓度只有5%,」林纳斯说:「闪电或其它小火花就会让这种混合物燃烧起来,让一团团火球划过天空中燃烧起来。」

其效果很接近美军与俄军所使用的油气弹,又称『真空弹』的武器,是一种会在攻击目标的上空引爆汽油小包的东西。根据CIA的说法:「那些靠近引爆点的人会立刻死掉。那些在旁边的人,则很有可能会受到许多内伤,包括耳膜震破、严重的脑震荡、肺脏与其它脏器撕裂,并可能导致失明。」

然而这种策略性的武器,比起海底爆炸所形成的甲烷气体云,根本就是小儿科。科学家估计,这些云可以「完全摧毁陆地上的生物。」(两亿五千一百万年前,只有一种大型的陆生动物,一种长得像猪的水龙兽(lystrosaurus)存活了下来)。还有科学家认为未来在海上的大爆炸,有可能会释出相当于[10的14次方]吨的能量--大约是全球核能武器储藏量的十万倍以上。

即使是一直都带着科学审慎态度的林纳斯,也不得不描述一个好莱坞式的结局。「想象一个恶梦似的结局,并不是太难:海上甲烷气云的爆炸可能会一下次就把数十亿的人口杀死--也许只要几天。再想象一个油气弹火球冲向一个大城市的样子--比方说,伦敦,或者东京--其火焰将从爆炸中心以原子弹的速度及力道喷射出来。建筑物一下子就被铲平,人类当场成为焦炭,或者因为爆炸威力而眼盲耳聋。把广岛与受卡崔娜肆虐后的纽奥良混在一起,就可以得到这种大难的样貌:身上带着烧灼伤的幸存者为了食物而打架、在空城之中四处游荡。」

然后,从已经停滞缺氧的海洋上再溢出来的是硫化氢。「这种气体是一种无声的杀手:想象1984年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在印度博帕尔引起的毒气泄漏事件,将在沿海聚落重演,然后再飘到大陆内地的情景。在此同时,在地球臭氧层受到攻击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阳光晒伤我们的皮肤,并且引起细胞变异,地球上届时仅存的人类都将面临癌症的威胁。

但丁的地狱就是审判的地方,人类为了他们所犯的罪接受处罚。然而随着所有剩下来的森林正在燃烧,家畜与野生动物的尸体在每个大陆上堆积如山,这个六度的世界将是一个为了人类燃烧石化原料这种小罪,而做出严厉惩罚的地方。」

避免全球气温升高六度的机会:零,如果气温己升高至五度,届时所有的回馈作用将失去控制。


马克林纳斯的作品《六度:我们在一个较热地球上的未来》(Six Degree: Our Future on a Hotter Planet),即将在三月十九日由HarperCollins出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67-23338.html

上一篇:科研需要五“Open”和多“Come on”!
下一篇:很多男孩都不知道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4 04: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