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看青春和青春后
热度 1 葛素红 2019-3-29 11:28
看青春和青春后 ---蓝莲花瓣--- 我的青春,我没有旁观。我同龄人的青春,我没有太在意去旁观。如今,我的学生们正青春,我可以着意地去旁观、去欣赏、去感叹。然而,不止这些。我的同龄人们,虽然他们已经没有年轻的面容和岁月,他们就真的没有了青春的诗意了吗?海子如果活 ...
1480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春天的树
热度 1 葛素红 2019-3-14 11:32
春天的树 ---蓝莲花瓣--- 写给我的学生们 我愿你是一棵树 轻轻托在我的手心 我想把你栽进土里 看着你发芽,开花 我愿你是一棵树 希望埋在我的心里 我要剪掉你的枯叶 别让蛀虫妨碍你的丰茂 我愿你是一棵树 未来总要挺直了腰杆 就算我真地知道 生根和成长总有风 ...
1602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38女神节,用物理科学地幸福
热度 2 葛素红 2019-3-7 09:23
38女神节,用物理科学地幸福 ---蓝莲花瓣--- 春天已经来了,一切都欣欣然张开了眼......哦,不,亲,就目前,南方的太阳去流浪许久了,北方的春寒还在料峭。或者,江南有些报春的花,绿色的枝,但它们是冬天那个季节的延续。而西部,所有的树木都还在灰黄的僵硬之中,当然,不是深睡 ...
1386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荒原
葛素红 2019-3-5 19:10
荒 原 ---读克莱尔 麦克福尔《摆渡人》--- ---蓝莲花瓣--- 荒原在我的梦里 如影随形总在那里 一定是我今生今世 无法离开的亲密陪伴 有时是风光旖旎的似曾相识 在影影绰绰的欢喜中花儿开放 紫丁香它在悬崖边 就像我心里生长着不息的愿 我白衣飘飘在平静的湖面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507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你为什么要上大学
热度 9 葛素红 2019-2-24 20:12
你为什么要上大学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在我为了考大学而努力的年代,在我自己上了大学及其以后的很多年,这本来不是一个问题。然而到现在许久,这似乎成了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除了大家质疑上了大学找不到工作之外,大家还在质疑“学”了“有用没用”。人们经过多方面、多 ...
4493 次阅读|27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致披针形林德勒枝
热度 2 葛素红 2019-2-16 20:50
致披针形林德勒枝 ---蓝莲花瓣--- 2019年元月,在海南岛三亚自然博物馆遇见披针形林德勒枝化石。披针形林德勒枝,辽西天然古生物,松柏纲,苏铁杉科,具叶小枝,生活于侏罗纪中晚期至白垩纪早期。 &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2341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我想把自己藏进风里
热度 6 葛素红 2019-2-15 21:33
我想把自己藏进风里 ---蓝莲花瓣--- 我想把自己藏进风里 看着你的灵魂到处流浪 人群早已走失在远方 假装把握着幸福的方向 我想把自己藏进风里 让风的翅膀带我飞翔 去子午岭的山路上游荡 把童年的星光再次喜爱 我真想把自己藏进风里 不断吹动你的心帆 你不要忘了啊不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989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6
分享 假如我是麦克斯韦妖
热度 1 葛素红 2019-1-2 21:37
假 如我是麦克斯韦妖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假如我是麦克斯韦妖 诞生的时候先伸伸腰肢 睁开眼睛看看令人皱眉的物理 是不是一个妖精可以不要思想? 量子热机他们都向往 麦克斯韦让我打开一扇 神秘的小门 把那些慢腾腾的分子捉过来 一个个放进热火朝天的气体中 我 ...
1838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粒子和而不同
热度 6 葛素红 2019-1-1 22:34
粒子和而不同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热力学统计物理,在第四章第六节,讲述混合理想气体的性质,讲出一个Gibbs佯谬,然后在第七章第六节(理想气体的熵)里用理论公式给出了令人非常晕菜的解释。但我觉得这些东东根本不是实质,虽然大家都说粒子的全同性是基本原因,可是粒子 ...
2723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6
分享 流水落花 腐而不败
热度 7 葛素红 2018-12-23 17:35
流水落花 腐而不败 ---我的人生日志 蓝莲花瓣--- 公元2018年,是我们生命中一个同样平凡和同样重要的年份。在金秋季节,和我同岁的朋友要过生日了,她说应该叫做五十岁生日,因为老母亲嘱咐过,不能说九的。她家老公给了她隆重的仪式感:一束漂亮的鲜花,而且是一束配合着红色靓丽的 ...
2720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7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1 1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