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教师节与门 精选

已有 2961 次阅读 2021-9-9 22:43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教师节与门

文/蓝莲花瓣


2021年9月9日,清晨,天气晴好,秋高气爽,天空碧蓝且万里无云,金黄色带着红的阳光从东山巅斜射过来,打在草地、楼房和树枝上。在七点四十五分的晨光中,校园里到处都是是匆匆行走的师生们,我也是其中一员。因为时间充足,我特别绕了一点路,跑到至善厅旁边,假装在正常的路线上穿过了草地和杏树林,然后我就走到了三教的楼下。但是,我平时能进的那个楼门却没有开。三教有五个门,B段有南门和北门,A段有南门、南侧门和北门。我上课就在B段,平时都进B段南门,可是它却紧闭着,两扇玻璃门中间有一把带锁链的大锁锁着,玻璃后面横着等间距的铁栅栏,玻璃上贴着一件白纸,上面打印着几个简单的汉子字:防疫要求,此门关闭。

这个没有想到的情况让我多少有点紧张,后悔绕路浪费的时间。我绕到B段后面,想从B段北门进去,此门也不开。后来发现只有一个A段南门(三教正门)是开的,其他的门,包括A段在一楼的南侧门也是锁着的。进了A段往B段走,一楼的门当然不通,上二楼才来到了B段。当然,这些不开的门,也让楼道和门口一改平常的人流稀疏,效果上达到了门庭若市。第一节大课之后,这唯一开着的教学楼门口和楼道里,在十点钟左右,比清晨的门庭若市更甚,几乎可以达到摩肩接踵的程度。

我们在教师休息室等了好久,也还是从人群中穿过才出了楼门。我不禁想起一个不咸不淡的问题:门,是用来打开的,还是用来关闭的?我们现在拥有很多种类的门,楼门,教室的门,  走廊的门......

尤其对于一座教学楼来说,这种大型教学楼,修建完工,倒是设置了不少的门。从工程上来说,那一定有它的用处吧。以前在九教上课,下课了师生们总是很难出来,要排队花很长时间,因为“它”打开的门比较少。九教有些教室是活动的桌椅,有一次,有个同事说他上课时教学生们把桌椅摆开,留下过道,不能挤成一排。如果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很难跑出来。听到他这么一提醒,我突然也想到了门的用处。然而,以当时的现状,就算从教室里跑出来了,也跑不出九教啊。其实,张掖这个地方倒是经常会摇摇晃晃地地震,尽管都是小震。

但是,门到底是不是该开、到底能不能开,有时候还真是一件复杂的、深奥的事情。很多年前,也是在九教,有一个同事按课表去上课,可教室门是锁着的。学生当然是在老师去之前就去了,学生没有办法打开那个门。巧的是,教学督导也去了,门依然不开。门不开的理由是,那个教室是留给考研学生用的,不能用来上课。因此,门就坚持了不可打开的岗位,很执拗,学生没有办法打开,教师没有办法打开,教学督导也没有办法打开。可是,那个如此固执的门,它在坚守些什么呢?是苍老吗,是懒惰吗,是愚昧吗?

校园里有一个很有美好的景观,青青的草地旁边,砖砌的广场上有一扇半开的钢化玻璃门,旁边还有一块祁连玉石。每每早晨七八点开始,西北亚热带明媚的阳光都会照耀在这个景观上。这个景观的寓意是,知识之门已经由教师轻轻开启,引领学生门走了进来,并期望着学生们在教师的帮助下继续学习和精进,以达到更高的层次和更宽阔的境界。我不知道当初是谁在校园里设计并建造了这个景观,可他建造的这个景观至少给出了大学或者学校的意义,那就是要开启门,而不是关闭门。

校园的文化建设是很到位的,在二教前面有一个孔子造像,他目光深邃坚毅、表情温和慈爱,仿佛两千年来他都是以一贯之,有教无类。孔子是万世师表,为我们开启了教育之门。从他开馆讲学开始,他的门一定是打开的。门如果不打开,又怎么接纳他的那些弟子,何况他的弟子们还都各有特色,不分阶层。

可是,三教和九教的楼门,真不是我们能打开的。都有专门的人把手,有专门的部门管理。何况说,还真不止这几种“不开”的方式。有一年在八教,晚自习期间,我组织学生们试讲,九点半一到,楼门管理员就来撵人了,她说下自习了,赶紧走。而真正的关灯时间是十点半。她们做工作是很单一的,就是要把这个“关门”的工作积极地、尽快地做完,最好提前做完,然后就可以锁了楼门休息了。

突然想起过两天就是教师节了。以往的教师节,我其实很少有感触。去年我校有个女老师,从教四十年,退休了。我们再怎么努力,都不会达到“从教四十年”。想想这么久的兢兢业业、风风雨雨,也算是在教育的园地里写下了一篇锦绣文章了。那么,教师节应该是什么呢?它是不是也是一扇门?这扇门要开启的是尊师重教的风尚,以及这个风尚背后民族教育的兴盛和繁荣、科教强国的真正实施。如果教师节是一扇门,这扇门的背后是有远景的。

当一所大学用在教学上的“门”都那么不容易打开时。教师这个职业一定会是社会的必须,因为这说明有一群人,他们在某个方面的那个门,还没有开启。但同时,教师也还并没有被真正“尊重”起来,同样因为那一群人的自私。那么,当教师节是一扇门,被明智聪明的人们设立出来,教师就是肩负着开启天下温暖、光明和理想的大门的责任的人。

但是,那些执拗着自己的门的人,无论年老还是年轻,他们会愿意、会轻易让你开启这扇门吗?那倒真的未必。所谓教者,所谓育者,不过是你比他人走得远、认识得多、懂得多,然后忍受着他们给的伤,才能开启他们的那些固执的门。而这些门呢,却开开合合,反反复复,不一而是。

如果教师节是一扇门,那么所有的教师都是守在门边的人。他们打开了门的一条缝,就会进去一道光,也许是知识的光亮,也许是智慧的光亮。有的门上有钉子,还带着锈,开启这门的人啊,又怎么可能不受伤呢?

如果教师节是一扇门,那么,所有的教师,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是星光的传播者。在2021年9月10日这一天,星光有月,告诉自己,既有无悔无怨的付出,就会有明媚的阳光在生命中涌现。因为,你们已经把自己做成了光源和热源,只要是源,就与大小无关。

那么,教师节快乐!所有的,亲爱的“战友”们,教师节快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03561.html

上一篇:当我在夜晚哭泣
下一篇:蝴蝶送信

10 李宏翰 黄永义 汪育才 尤明庆 武夷山 周忠浩 王茂清 鲍海飞 刘钢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9: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