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试验电荷的自述

已有 1662 次阅读 2021-4-2 15:3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试验电荷的自述

我的教学日记

                                                                                --- 蓝莲花瓣

当一个物体带了电,它便是一个带电体,它就在它的周围空间产生了一个无色无形无声的场,这个场被人们称作静电场。但它存在得很诡异,人们看不见它,触摸不到它,唯一能够感受到它的,就是人有可能受伤。比如人也带了电,那就会受到来自它的电场力,这个力的大小和轻重并不看人的情面,而是取决于带电的大小和人所在的位置。


等到人搞清楚了这件事情,便立即把自己保护起来。但是,光是保护人类自己还不够,人还想搞清楚这个静电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又有着怎样的性情。人就想整一个带电的物体放进电场中,让这个物体受到电场的力,人再观察这个物体的行为方式,由此来判断静电场到底是啥样样的。


但是,人知道受力是相互的。要是放进电场的这个物体它本身比较大、带的电量也比较多的话,谁知道它们俩是谁欺负谁呢?那人就只能在旁边看热闹了,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原来电场的作用和性质,还是放进来的这个家伙自己的表演。


好在上天给了人类一个非常精美聪明的脑子,人就想出来一个绝妙的主意:这个放进去的带电体不能太大,它只是一个点就够了,它带的电荷量也不能太大,是个电荷就够了。就这样,试验电荷落入了凡间,落进了所有带电体所产生的静电场之中。


顾名思义,我,一个试验电荷,肩负着的天生的使命就是去“试验”别的带点体,试验它们产生的电场。起初,我是兴高采烈的,热情满满的,欢欣鼓舞的。我被放在电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方向。我可以紧挨着带电体么?我常常这么想。但我真的是从遥远遥远的地方开始,一寸寸地检验过了这个静电场。


可是,很不幸。人类其实很快发展了一套完整的数学理论。后来,我几乎成了那一套完整的理论中一个完美的道具。以我为道具,他们很快给出了静电场的各种计算公式,那一整套完备的计算体系毫无破绽。我呢,就不需要在实际的生活中大展身手了。


其实,我后来才真的搞清楚了,这当然是在我欢欣鼓舞、兴高采烈地接受自己的角色很久之后的事啊,他们让我当做一个点,他们让我带电量足够小,他们也是很难过的,那谁,谁能把自己缩成一个点活在这总是延展着的世界上呢?没有谁。所以,我从一诞生开始,我就只是一个标准模型,我就只是一个理性的化身。


然而,他们让我来到这个活色生香的世界上,看着形形色色和纷纷攘攘,我原来一直以为我真的能够大展身手的。


我作为一个试验电荷,我只是试验别人。他好是他的好,他坏是他的坏。他对我好,那是因为他对所有的对象都好。他对我不好,那是因为他对所有人都不咋样。这些完全都是他的本性,电场的本性,根本上来说,真的与我无关。


当我的名字出现在人类的文字里很久很久,我的落寞就越来越深。我像是一只收起了翅膀的蝴蝶,想要飞翔,却没有动力。我早已完成了我的使命,却被这与我无关的世界割伤了灵魂。


我在某一个晨曦初照大地的早晨醒来,正打算收起这些要命的自怜自艾,就麻木地做一个标准和理想得了,管他红尘滚滚做甚!可是阳光扫过了那个带电球体,一粒光子也能让它在一瞬间焕发出金色的容颜啊,那么我呢?


当那一群人做完静电场实验之后,抓耳挠腮地进行误差分析时,难道我就真的只是一个完备的标准吗?就连库仑定律的实验,库仑和卡文迪许都要分析误差不是么?误差是啥,误差就是完备的标准它在实际中不存在。虽然我很小,但是我也是一个带电体,我有我自己的场。


我收敛我自己的光芒,为了完成上天给我的使命。可是,当我查看我自己的时候,我怎么能够忽略我自己,那是同样的光亮,同样的翅膀,同样的力量哦。后来,我就再也没有伤心难过,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我来做什么。我也喜欢我,就是这么丁丁点点的一个试验电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79948.html

上一篇:我的杏花春雨
下一篇:教育是一种光

3 武夷山 李宏翰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4 18: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