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葛庄叙事系列之二:序言

已有 1391 次阅读 2020-11-30 16: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葛庄叙事:序言


生活是欣欣向荣的前进,生命却是在热血沸腾中走向衰老,在无限热爱中经历着失去,失去青春,失去光阴,失去亲人。

                                                ---蓝莲花瓣


中国人民大学梁鸿教授在2010年和2013年先后写了两本书:《中国在梁庄》和《出梁庄记》,这两本书我都没有读过。梁鸿来河西学院做讲座,我去听了,她讲她的书,她说她的梁庄和梁庄的人们“向死而生”,我没有太懂得她。但是,那天晚上,坐在台上做讲座的她,是流着泪的,一直流着泪。我对她的眼泪不会无动于衷,我记住了她的眼泪。我相信她的眼泪是为了她的梁庄,她的梁庄的那些人们。


然而,我并没有懂得她和她所说的梁庄。并且,很多年来,我也没有懂得我的葛庄和葛庄的人们。

2016年5月29号,我在科学网上写了一篇博文《我如此奋斗也成不了你想要的专家》,这篇博文获得了12738次点击阅读。然而,复旦大学孔向阳教授却给我留言说:在中国城镇化的建设中,中国农民和中国农村曾经的付出是巨大的。


但是,当时,我也还是没有懂得孔老师的指向。多少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理科生,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凡事都是要自己积极争取和努力,虽然面对生活积极努力是没有错的,可它并不是全部。在我直线型的思维里,并没有考虑社会环境改变会是如此迅疾,而这些改变对当今人们生活的影响是至深。


我离开葛庄,我以为葛庄一定会留在时光的深处等待我的一次次回眸。然而,它没有,一点也没有。它让我的一次次回眸都泪流满面。


就连它的地名也在不停又不停地修正和改变。开始的时候,它叫做庆阳县赤城乡崤子村葛庄,后来它叫做庆阳县白马铺乡冉崤村葛庄。然后,庆阳县改成庆城县,白马铺乡改成白马铺镇。而如今,它的名字是:庆城县白马铺镇胡家坳子村葛庄组。


山川还是原来的山川,葛庄又不是原来的葛庄。那里曾经的少年都已经是满脸沧桑的中年,那里曾经的中年,也已经成了老者。在村庄的人们进城买房的城镇化建设之中,在土地集约化和可持续发展之中,在农业机械化之中,在中国社会从几千年的传统社会向工业化现代化精细化迈进的路途中.......年老的人们想要守着家园,年轻的人们想要奔向新的生活,富裕的,有文化有娱乐的,有利于子女教育的那个环境,那个便利......


我知道我能够看明白的其实不多,我们都在这浪潮之中与生活一同前行。然而,正如李健的歌:这片土地曾让我泪流不止,它埋葬了多少人心酸的往事。并且,不仅如此,于我们葛庄的葛家人来说,这片土地不但埋葬了我们的心酸,它还寄托着我们的热爱,我们的祖辈和父辈,我们的兄弟姐妹依然都与它息息相连。


我能为青山添一点绿意吗?我其实不能,我不曾在那个村庄里栽过一棵树。可是漫山遍野的树木,是我的祖辈和父辈,是我的家族和乡亲们栽植的。我能够做的,就是把我自己记忆里仅存的,一点一滴知道的,写出来。希望世人知道,在历史厚重的豳地,葛庄,有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人,在中国土地的最前沿,在中国农村的最基层,经历着艰辛,埋藏着希望,表达着不屈


我也知道,目前以我的知识底蕴,历史知识,我的叙事,不会有比较好的深度。也会有很多疏漏和缺陷,甚至是时间地点等等的失真。希望每一个朋友发现之后给我指出了,我会尽量修正,并做到与实际相符。


相关链接:

葛庄叙事系列之一:无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58306.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60519.html

上一篇:手机宛如第三者
下一篇:葛庄叙事系列之三 于归

12 武夷山 李学宽 陆仲绩 范振英 刘钢 张忆文 刘炜 张晓良 杨正瓴 徐长庆 王安良 陈有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4 0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