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二封)

已有 729 次阅读 2020-3-14 10:4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二封)

第二封  塔尔寺的白塔

---蓝莲花瓣---

Dear,雕刻时光刀:

      我本来很是遗憾,遗憾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没有赶上“车马邮件都慢”的日子,不能给你寄一封纸信。我也以为你会忙碌在你的实验室里或是在旅途上,许久都不曾看到我这一封躺在你邮箱里发迷糊的信件,却没想到我们信件的往来真的赶上光速了,哦,肯定得除了你我打字的时间。这样的感觉,木心先生体会过没有?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也许他不喜欢,但是,我已经有点喜欢了。

      你说你觉得我有点奇怪,你觉得这整件事情都有些迷离,像天外来客。说实在的,我也觉得你相当奇怪。有些事情生来就比较奇怪,虽然我们从小接受着正统的教育,这么多年把自己坚持得方方正正的。但奇怪的事情不因为你我都方方正正它就不存在了,你说对吧?你培养一个蛋白质,千夫所指它必须长成左旋的,但它偏偏长成右旋了,你觉得奇怪吗?你说它是凑巧吧,好像也不全是。

      你看,今天是太阳历的十月二十四日,却也是夏历的二十四日,是夏历九月的二十四日,我真是喜欢这样的重合,有一种默默的逻辑在里面,那是太阳、月亮和地球的逻辑。我一个医生在和一个货真价实的分子生物学家讲话,我们都是要讲理性、讲科学的。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感性和理性到底是怎么关联的,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你不知道,那也没关系。这个宇宙那么大,能知道的估计不多。

      但我仍然要向你解释,我得非常感性得说说塔尔寺的那个白塔,它太晃眼了,在高原强烈的阳光下,那个高大的白塔,它太晃眼了。我不知道自己会摔倒的,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那么汹涌着滚了出来,我也不打算给这次摔倒找个别人来负责。我来旅游,只是想给自己放一个假,休息一下,散散心肠,忘了过去,然后对自己做个了结。

      七月十八日,那么一大堆人,进了塔尔寺,来到白塔边,陆续站定,导游已经在侃侃而谈了。那个藏族导游侃侃而谈他们的宗喀巴,他黑而英俊的脸上全是自豪,他的神色又是那么地富有民族自信,这让站在台阶下的我仰视他仰视地有点累。我却感到天蓝塔白,阳光格外凶悍,我只想往后靠靠,靠到什么阴凉一点的地方。我于是撤退右脚,右脚踩到某一只脚,我又急忙撤左脚以救援,左脚踩到了右脚的裤腿。我很急速地失去重心,依着某一条腿坐在了地上。

      人世上断了一条腿的人都好好地在生活,满脸笑容。何况我只是摔了一跤呢?我应该是摔得起、很经摔的人,我也认为自己是摔了无数次的人,摔得满身伤痕又将如何。但是,那天那时的天,那天那时的地,那天那时的我,当我坐在地上时,却毫无征兆、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是东海泛滥了,还是祁连山雪崩了?反正我是越哭越凶,越哭眼泪越多。

      导游和同一批的游客都走了,我还在呜呜咽咽地哭,我本以为不该自己有的泪水简直如同海水决了堤。我不管不顾,只想哭下去。大不了,剩下的景点我不看得了。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我放纵自己像一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等我哭得挺累了,哭泣这件事情就自然而然进入了尾声。虽然眼角还藏着泪珠,但自我的感知总算正常地恢复了。

      我打算从地上爬起来,就在那砖红色的墙壁下,高大白塔前面的地面上,我已经坐了好久了,阳光那么激烈,而我在墙的阴影和阳光的分界线上。当我一扭身,打算用右手撑地时,我感觉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金黄色的阳光里站着。我回过头就看见了你的那条腿,我追着你的腿再抬起眼,看见了和我一样奇怪的你,嗫嚅着,手足无措似的,仿佛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你做错了什么?我真的有些懊恼,懊恼极了,这群人里我谁都不认识,我原以为没有人注意,没有人停留,这哭泣就像是我人生的空白,我人生的暂停,我希望它完全是我自己的。可是你,你观看了我成套的哭泣。我真的有些气愤,质问:“你干嘛不走?”你不回答,你的眼睛和你惶恐的外表不同,我在那里看到了深渊一样的怜惜。这种眼神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了,我没有在吴德的眼睛中看到,没注意在别人的眼睛中看到。是你这稀缺的眼神让我感到了一点安慰。

      你伸出了手,要拉我起来,我也伸出了手,让你拉我站起来。也许我终究应该站起来,我站起来会与你有关。

      一米六五的我站在你身边也不显得高,我感到自己有一点矮小。我突然想起了吴德。就算我不穿高跟鞋,他站着也和我一样高,可他还是不停地沾花惹草,习惯性出轨,末了我倒被他抛弃了!我真想这个巨大的失败我无所谓,我以为我自己很强大,反正人家早已不是我的人了。却不知道眼泪一直在等我,等在塔尔寺里。

      抹干眼泪,我就变得和你一样正常了。其实你和我都一样不正常吧?有人说,你走遍天下见不到一个常人。咱俩都还没走遍塔尔寺,见到的怎么会是“常人”。我没由来问你:“怎么办?人家都走了。”你突然咧嘴笑了,你说:“随便办。”这时我才看到,你没有离开是因为,你替我拿着背包。我对你说:“给我。”你说:“我替你背吧。”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说:“不,我自己背。”

      就这样,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我背着我的,你背着你的,背包,也可能是人生。我们一起踏过塔尔寺古朴肃穆的坡道。

      今夜很安静,还有一点寒冷。可能我的信,倒是蛮热闹。外面的街灯比远处的星星亮多了。星子那么遥远,真想它们近一点。


Yours sincecely,

 见过月光的鱼

2016年10月24日

(你喜欢,就再写一首小诗:塔)





谁送你来到人间

灵魂一个归宿

永恒的坟墓


你矗立在大地上

将生与死修筑成高度

还有递进的层次


肉体在原野修行

一步一步的脚印

一颗一颗的眼泪


灵魂在白塔里休憩

透过浮屠看向觉醒


石头中装载了小芽

花朵和蚂蚁一样


所有的思念成海

所有的爱恋如山

所有的期望都在你的身上


总有一个光明的方向

筑埋在坚实的基底


苦痛轮回为梵音

心碎凝结成佛缘

(备注:本文首发个人公众号:蓝莲花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23432.html

上一篇:原创小说连载:十六封情书(第一封)
下一篇:期待着你归来

4 王汉森 蔡宁 王从彦 赵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4: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