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终极一班印象派 精选

已有 3552 次阅读 2019-7-19 11:46 |个人分类:科研教学絮语|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终极一班印象派


---非虚构小说 我的教学日志 蓝莲花瓣---




NO. 1  平行班的魔咒


      2000年的时代,是一个变化比计划快的时代。学生们越来越阳光,也越来越青春靓丽了。而教师似乎越来越少了,少到两个班的管理和教学一般由一个老师来完成。于是就把录取来的八十个小盆友随机分配成为两个班级,班主任是同一个老师,给这两个班上平行课的教师,一般也是同一个人。

      于是,非常诡谲的一个现象开始长期显示。无论是电子技术专业、电气自动化专业、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还是机械工程专业,从九月份入学开始,一个学期不到,两个平行班的学习风气、精神面貌、思想状态和小朋友们的集体表现就出现了明显的差别,总有一个班级要明显得郁闷,另一个班级明显得阳光。

      上课的教师们摸着良心想想:开学初我对两个班都没有过多的了解,按照等概率原理,我对两个班的喜好是等同的,所以,没有偏向呀。班主任也会摸着良心想想,80个同学各一半,我之前也没有和他们有特别的联系,我也适用于等概率原理,所以,我也没有偏向啊。学院办公室,团学工作室,学院领导集团,乃至学校各种部门,对这两个班都是一样样的。客观上,教育环境是相同的、等价的、没有区别的。

      两个平行班出现的差别是小朋友们的差别吗?客观上也不是,因为分班是随机的,并没有按照录取成绩分配,那就是说,这两个班级在最开始组成的时候,是没有区别的。

他们的差别,是在成为两个班级之后,慢慢发展出来的。而这种差别的出现,就像中了谁的魔咒,总也没法除去。


NO.2 终极一班


      2018年的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同样有两个平行班,能源181班和能源182班,在路的起点,蓝莲花瓣不知道哪个班级将会变得郁闷,哪个班级将会变得更加阳光,蓝莲花瓣也非常幻想,两个班级都将无限阳光。

      既然手机已经成为了人类的必备神器,变害为宝的尝试还是需要引导的。所以,蓝莲花瓣与两个班的小盆友们互加QQ,由此进入了两个班的班级QQ群,能源181班和能源182班。QQ用来上传课件,互通有无,当然,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回答和提问也就不用见面了,网上就可以搞定。蓝莲花瓣在群里潜伏,潜伏期也挺长的。有空的时候就爬楼看两个班级群,好像都挺正常的,都是小伙伴们的各种通知,各种报名,各种事务,也有相互之间的各种关心。

      有一段时间,蓝莲花瓣突然找不到“能源与动力工程181”了,再后来,有童鞋要求蓝莲花瓣给他们上传课件,经过细心寻找,她才发现群聊里面有个“终极一班”

      蓝莲花瓣一时半会或者长久来说,都没有搞清楚这个“终极一班”怎么断句。终极的一班?终极的一个班?终极一班的班?霸气啊


NO. 3 在西北生长的一株银杏


      有些人喜欢银杏,蓝莲花瓣也喜欢。银杏像阔叶林里的君子,端正,高大,向上。它那漂亮的叶子,在春天和夏天碧绿,在秋天和冬天金黄,即使落叶了,也不会怎么变形。就像是一种永久的坚守。蓝莲花瓣第一次见到的,是银杏的叶子。

      在遥远的90s年代,蓝莲花瓣的大学时代,兰州医学院的朋友从她的校园里拣了一枚银黄的叶子,上面写上祝福的话语,送给了蓝莲花瓣。直到2003年,蓝莲花瓣才在成都遇见了树干笔直又高大的银杏树。

      也许生活就是缘分,人和树是一样的。2003年之后,在蓝莲花瓣的视野里,张掖也开始种植银杏树了。一株一株的,在蓝莲花瓣的校园里。从那时候起,蓝莲花瓣每年都要留心看望那些种植在这西北戈壁的银杏树。比起成都,张掖的气候寒冷干燥,水质富含盐碱,不是银杏生长的沃土,所以,每一年每一年,它们都长得慢,但一直在成长。

      2018年2月26日,有童鞋在QQ上问了蓝莲花瓣一个问题,但不是大学物理的问题,是电工学的问题。蓝莲花瓣有点没底气,毕竟电工学被自己丢弃了N久了。自己分析解答之后,还找搞电磁学的某某人确定了一下,才给他回复的。讨论一番之后,人家自谦了,说自己知识储备不足,不行明天问问电工老师。

      课堂上经过留心的点,蓝莲花瓣发现了这个长得黑黑瘦瘦高高的男生,上课总是很认真,课堂练习也非常积极。他上课并不坐在第一排,总是坐在中间靠过道的位置。蓝莲花瓣要他们做课堂练习时,总能看到他的演算过程,一般都能做出来。交上来的作业,也做得很用心。

      他就像是一株用力生长的银杏,在用力地成长。上课总是非常明亮的眼神,非常严肃的表情,非常积极的思索,丝毫都没有懈怠。有一次下课了,蓝莲花瓣一边要走出教室,一边看见这株银杏后边的另一株银杏在替他揉肩膀放松。

      如果他要长成了银杏,他旁边的人也想要长成银杏,未来,银杏成林,成森林。所以,可以把班级群名改成“终极一班”么!


NO.4 一株玫瑰静悄悄


      有一个小美女总是在QQ上问蓝莲花瓣,虽然都是女生,蓝莲花瓣也不得不承认,大部分地来说,女生学物理就是比男生更吃力。因为天生的思维趋向不太相同,女生直观感性,而男生擅长逻辑思维,非常理性,同时他们的空间架构能力也在不安分的各种实践中得到长足的发展。女生越是听话越是乖巧,这种能力就受限制。所以,有关女生的问题,蓝莲花瓣一般都会在QQ上回复一下,让她们自己先尝试做,在下一堂课上,蓝莲花瓣一定要讲一遍。

      期中考试,蓝莲花瓣还没有阅完卷子,她就在QQ上询问成绩了,蓝莲花瓣就尽快把试卷批改完了,让同学们都和他们的答卷见了一面。这个美女没有想象中考得好。蓝莲花瓣没法在班级里对她提出表扬。但蓝莲花瓣在发试卷的时候注意观察了一回,这是个温柔安静的长发美眉。她并没有对自己的成绩显示出特别的感情,似乎她明白和接受了。在整个一学期的课堂练习和课后作业中,她始终如一地认真仔细。这种表现和发试卷那天蓝莲花瓣见到的她非常协调,就好像是一株玫瑰,安安静静地生长在一个角落里,一点也不张扬。

      玫瑰的气场已经有了,可是,玫瑰的香味和玫瑰的颜色都还在生长中,玫瑰的小刺也非常柔弱。期末考试,小玫瑰离60分还差了2分。

      苦水玫瑰远近闻名,却是因为那里地处西北,土壤含碱富硒。玫瑰要长成玫瑰,经苦寒,多日照。养料需要自己汲取,蓝莲花瓣知道,人们需要静静等待,这朵玫瑰静静成长。

NO. 5 98cm的阳光


      你听说过一米阳光吗?玉龙雪山常年云雾缭绕,只有每年秋分时节会有一米长的阳光照下来。

一米阳光是非常珍贵的阳光,也是自然神奇的美景。当阳光打在雪山上,雪山不是也会变成一个发光体了么?!

      这个女孩也像是阳光,课堂里的阳光。对于地处西北的张掖来说,最不缺的就是阳光,这里充满阳光。然而,在蓝莲花瓣的课堂里,她是唯一可以叫做阳光的女孩,为了与雪山上的阳光做个区别,就叫她98cm阳光吧,留下一点数据给她,也好用来进步。

      98cm阳光,她总是坐在第一排,轻轻甩着她的马尾辫听课。她表情灵动,开朗活波,皮肤是小麦色,健康极了。有一次,在讲课期间,蓝莲花瓣设问,她积极回答,可是答错了。蓝莲花瓣眼睛看着她,把正确答案讲给全班听,她也注视着老师,眼睛转了一下,然后点头,嗯。于是,蓝莲花瓣的那一堂课就有了灵动,有了启发,有了启而得发。

      98cm阳光也常常问问题,在QQ上或者在课间,但是她的问题只需要点拨一下下关键位置,然后她的眼神就会变得明朗起来,说:“噢,明白了。”

      98cm阳光,蓝莲花瓣很得意自己给她取的这么一个名字,因为她让蓝莲花瓣遇到了中年落寞的教书生涯里的一楼阳光,就像玉龙雪山顶上那一楼阳光。她是身心健康的,充满了希望。毋庸置疑,她的期中考试、期末考试,她的现在和未来都是阳光的,98cm阳光。

No. 6 玉面书生的温暖


      如果课堂是积极的、乐观的,孩纸们总是在听课,跟着蓝莲花瓣的讲解和思路行进的人就是大多数,蓝莲花瓣就总是能在讲课的过程中阅读到童鞋们的眼神和他们个人的特色。相反的课堂,情况正好相反,无论蓝莲花瓣怎么努力,总是看不见童鞋们的眼睛,除了躲闪之外,他们假装在思考,要不然就是真的在玩手机,总之,孩纸们灵动的眼神是在玩失踪。

      终极一班符合前者。蓝莲花瓣在课堂上看到各种各样积极乐观的眼神,看到各具特色性格的表情。有一个男生,蓝莲花瓣就称他做玉面书生吧,因为他长得很白净,典型的方脸,文静、开朗、温暖,颇具暖男雏形。不急不躁,不疾不徐,总是爱穿深色衣服,更加衬托出他的文静。可他一点都不呆不滞,他是灵动的,不事张扬的灵动。

      他几乎没有问过蓝莲花瓣任何问题,但每堂课他都来得比较早。一般坐在靠楼道的第二排。他听课很在状态,似乎是随意的放松的,可是,很明显,他能跟得上,听得懂。有时候他还会和同坐低声交流一两句。而在他的前后左右的同学们,似乎就都在这种既放松又注意力集中的状态中上课了。

蓝莲花瓣没有想过非常地追求一种严肃活波的课堂气氛,玉面书生无意间发现了。



后记:非虚构小说,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首发在我的个人公众号,欢迎各位博友关注指导,个人公众号蓝莲花瓣旨在大学物理辅助教学,主要发布一些教学感悟和与学生的互动性文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190209.html

上一篇:夏耶文,他考及格了
下一篇:彩虹它挂在天上

17 郑永军 朱晓刚 梁洪泽 王安良 杨正瓴 李学宽 武夷山 黄永义 尤明庆 王从彦 文克玲 吕秀齐 苏德辰 钟炳 鲍海飞 吕泰省 夏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10: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