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潜伏期千里马

已有 1681 次阅读 2018-5-11 17:22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潜伏期千里马

---蓝莲花瓣 我的教学日记---

       我们的世界,一个按铁的必然性发展的世界却是由纯属偶然的因素造成的。这就是用牛顿力学认识这个世界的应有结论。

                                         ---朱荣华《物理学基本概念的历史发展》

        第十周,期中考试,学生和老师一起,白天上课,晚上考试。

        我以为女人是可以修炼成精的,我相信女人可以修炼成精。所以,《热学》这门课的简单的基础理论我修炼了比较长的时间,我觉得我自己越来越成精了。这可以有实践的证明:第一、上一学期我给电气专业上大物,上到热学部分,小朋友们都说我讲得好,上课气氛轻松愉快。这学期物理专业的热学,课堂气氛简直好得一塌糊涂,我能很明显的从小朋友们听课时候脸上的表情中看出了轻松愉快。你说我自封自己比较成精难道不可以吗?虽然我越来越老了,可是我真的一直在修炼啊啊啊啊......于是,我想,小朋友们期中考试应该不会太差吧,他们听得那么愉快呢。

       尽管我多次告诫过自己要低到现实中,低到尘埃中,但我总还是免不了,情绪太好的时候,嗯嗯嗯,免不了做做白日梦。上学期考试中也发现了,上课听得最最愉快的热学部分,电气专业的小朋友们答得一塌糊涂。这次的物理专业的热学期中卷子,34人,19个不及格,良好2个,优秀0,那些什么率的我都没心思算了。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没有能力“成精”?我很想找到答案。

        我在某个大名鼎鼎的公众号(中科院物理所) 上看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据说有学生问大学上课听课很轻松,怎么自己做题时那么难。回答非常有道理:大学的课程对大学老师很轻松,他讲课时前后左右他都知道,所以,他给你讲的时候你觉得很轻松愉快。但是,他知道不代表你知道,他轻松不代表你轻松,你不过才开始学习,你就想一次轻松听课一次轻松搞定课本上那么多页的内容,何况这些内容前后相关,你都不打算看看书本哦。

        然而今天上课,发了卷子,让他们自己看看问题出在哪里。在讲内能时,问及定义某个人的才干时,说到一些人的例子。小朋友七嘴八舌,说是,教师要做伯乐。俺这才发现,他们的答案与我们的答案有些出入。我问小朋友,你是千里马吗?其实这个问题是个热学问题。千里马得有千里马的能力,这个能力在没有跑行千里的时候,它只能潜伏着:叫做内能或者潜能。那么你自己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两个小朋友都没有答上来,估计他们是不知道哪儿是思路。我又启发了一下,那说说你对自己的认识,有什么优点什么缺点,有个小朋友回答上了。这个其实就是答案么。

但是,那个千里马,在某个过程中表达出来极度的过程量,让人们认识到它是一个千里马。于是,才有伯乐被承认。如果,某个千里马,一直都认为自己很千里马,可是没有伯乐,或者有人被他承认是伯乐,大家还是没见到他“做了什么”。这算不算千里马?这个问题大概是无解的。

       但不管怎么样,小朋友们都还在一年级。可以看做是在潜伏期的千里马。在潜伏期的千里马,能不能被认识,什么时候被认识,最后是不是能坚持做千里马。不但是时间问题,也是千里马的个人问题,不但是伯乐的问题,也是全社会的问题。首先,千里马没有认识显性的表现,谁也没有办法看见现象,因此无法透过现象明白这千里马的品质。倘若把这么简单的课程用你三心二意的学习态度给整成及格不了,你还想要教师认识你是千里马,那个难度比登天还大。当然,做不做千里马还有一个你愿不愿意、能不能够坚持的问题,愿意and能够坚持,那么很久很久你会非常辛苦非常努力,你们你一定是一匹千里马,至少你自己可以给自己判定为千里马。但是,某个时候你被当做了千里马,你高兴得忘了坚持了,那你就是一个膺势型千里马。

        当然,这些都还不够。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告诉你的并不是苛求别人非得成为伯乐,别人成为伯乐你未必能成为千里马。这句话的正确解读是,你真的成为千里马了,终会有一天能碰到你的伯乐。你碰到伯乐是你人生中的偶然,但这个偶然是你愿意、坚持、长久做千里马的必然中的偶然。

       当然,如果你们都是潜伏的千里马,教师是不是伯乐都没啥要紧。要紧的是,你如果听了那些“教师不能因才施教,学校也非常不够满意”之类的话,因而,每天在迷离的手机游戏里,或者上课做些其他的事的话,那你这个千里马就把自己的学业、能力和认知潜伏成了无期徒刑了。

       因此,各位潜伏期的千里马,早些表现你千里马得能力,在你目前能体验的过程中,把你的进步,把你内能的差值表达出来,让你的潜伏能和过程的功都有光彩。这是我这个非伯乐的愿望。


          (图片来自百度,谢谢作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113492.html

上一篇:马兰花
下一篇:初夏的心

7 蒋永华 武夷山 张忆文 彭真明 李学宽 杨正瓴 姜玉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14: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