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参天大树‘从来不是’栽‘出来的 精选

已有 7631 次阅读 2016-6-12 07:4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参天大树,,人才,,科学家,培养| 培养, 人才, 科学家, 参天大树

                            中国古代的皇宫及其他皇家建筑,要用到质地好又高大的木材,做这些建筑的‘栋’或‘梁’,史载,这些木材都是从远方的森林中砍伐并经过长途艰难的运输。

                参天大树不在京城,更不是栽培出来的。栽的树尽管有人施肥,有人浇水,还有人整枝,更有人照看,有的没有成活,而有的早早地被伐了,用于做家具或当作柴火烧了。

                参天大树是‘野生’的。

               看科技发展史,许多科学重大发现都不是由专门培养的‘专家’或‘人才’贡献出来的。

                最典型的是爱因斯坦,他原本就不是教授,更没有得到政府或任何组织的大力资助或培养,只是一个专利局的小职员,但他成为最伟大的科学家。

               而伽利略、哥白尼等伟大科学家,不但不受帮助,反面受到了当局的迫害。

               陈景润最辉煌的成果,是在他做大学图书馆管理员做成的,这成就了他的一生。一盏炼油灯,几平方米的房子,成麻袋的稿纸,还要做图书馆的日常工作,这就是他的研究条件。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一大批专家学者,没有做出陈景润的研究成果。

               王选在北京大学刚开始做成就他事业的研究的时候,许多人笑话他,说他不务正业。这是王选一个自述中的陈述。

               袁隆平,成名前也不是什么人才计划,更不是风云人物,既没有中国最好的研究条件,也不是在中国最好的研究机构。

               屠呦呦得诺贝尔奖,更是让中国学人大跌眼镜,既没有博士学位,也没有出国经历,更不是什么特殊人才。如果当年她就是名人,重点培养对象,或者是红顶专家,她可能也就在无形的压力下甚至自己主动选择快出成果,搞个官做做,SCI文章目录一大堆,诺奖也就背她而去。历史真会捉弄人呀。

              曾记得多年前,从国外高调引进一位‘人才’,国家各级部门给了许多钱,在中国最顶级的大学任教授,实验室与人、财、物一应俱全,最后还是‘下不了蛋’,选择做政府官员去了。当然这也没有什么好批评的,这是他的选择,但从人才的角度来说这可以作为一个例子。

              这种例子太多了。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假如这种人才都能够培养出来,我想伟大科学家都是出生于名望之家,都是富二代、官二代之子女,因为他们花钱就能够预期培养出伟大的能够记载于史册的‘人物’,为家族争光,也可为他们垄断资源。

              对于我们已经在教学研究工作一辈子的人来说,都看到过经历过,许多曾经的培养对象(包括国外回来的),重要的人才,给予许多实验室、经费等条件资助,甚至还给个官位,当年的明星,并没有比那些当初不起眼的普通教师做出来的成绩好!

              不少灰姑娘经常最后比白雪公主还漂亮!


              如今的人才计划真是多呀,钱更不得了,他们手夹缝里漏出来的钱,都可能比‘灰姑娘’一辈子的科研经费还要多!

              韩春雨现象又一次诠释了‘参天大树’不都是栽出来的。

              中国科技界的浮躁,要的是天天都能够割的‘韭菜’,年年见到文章,数量多,光鲜,能够现实享用。

              看到不少引进人才大把的钱,博士后回来就是教授甚至是特聘教授职称,听到他们与管理部门签的论文数量与收录影响因子及项目申报计划‘合同要件’,再看他们承担不应该是他们这个年龄的压力,年年出成果,这些成果能够是‘参天大树’级别的吗?

              真正的伟大成果不是在‘温室’中长出来的!真正的科学栋梁大才不是有意栽培出来的,他们在‘风雨雷电’中顽强地成长,在夹缝中生存!

              没有过度期待与压力让他们弯腰,没有‘双肩挑’让他们左右摇摆,没有过度施肥让他们营养过剩,没有‘木秀于林’而被风摧之,更没有急着使用而过早被伐!

              真正的‘大家’,是培养不出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984017.html

上一篇:从听‘梁祝’协奏曲说起
下一篇:学科建设---做不了‘牛头’但要想办法做个‘鸡头’

95 叶建军 冯兆东 檀成龙 陈楷翰 钟振余 武夷山 章雨旭 周健 郑小康 李文靖 张晓良 赵克勤 汪育才 牛登科 黄仁勇 李竞 范振英 曹贺贺 闫安志 王鸣远 韩玉芬 吕喆 高建国 彭渤 蒋敏强 夏铁成 张骥 刘用生 吴国清 徐晓 王庆浩 蔡小宁 杨正瓴 葛兆斌 戴德昌 张忆文 徐耀 李土荣 璩存勇 姚攀峰 王启云 王立新 许方杰 赵帅飞 代恒伟 曹俊兴 陈宁 牛凤岐 赵凤光 王泽军 沈律 张文超 李好 梁洪泽 陈立平 石磊 马浩 王超 晏成和 王永安 张文军 马忠军 李志俊 汪晓军 姚小鸥 李卓亭 罗春元 吴世凯 葛肖虹 李斌 白龙亮 孙友甫 王洪吉 蒲亨建 王喆 陈南晖 redastro xlianggg scottfan taoshl aliala xiyouxiyou ghzhou5676 klsx9999 Araneae11ZX gqfu watercold yunmu huaxinflower biofans kaien fanxianf xiexmbs pppoe201 tsy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2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