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我的一次‘祸从口出’

已有 4503 次阅读 2016-4-18 10:0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验收,,项目,,经费,,项目| 项目, 经费, 验收

                 昨天通过微信与一朋友聊天,他提起了一件2002年的往事。因为涉及到具体人与单位及项目,所以本文只能‘隐’去了。

           2002年参加一次部级全国性的项目验收,项目经费从数十万到数百万元都有,验收专家组有十多位,那年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选上了我。

            这位朋友主审一个高校教授的项目,对其中的验收结果与内容有疑问,因为我正好也做这方面研究,看了验收材料,我觉得太‘水’了。我们俩决定在会上提出。其实我们都明白,这位项目负责人与政府主管验收的最高领导吃饭中能够‘勾肩搭背’,明摆着他们是哥儿们。在提出之前我们俩就说,如果提意见可能后果不好。

            在验收过程中,我第一个提出来了。最高领导非常不高兴,强行给那个项目好评价。

            在全体项目负责人及随从人员、专家组的最后总结会上,领导不点名地对我进行了批评。百人左右规模的总结会,我能说什么呢?

           自那以后,十多年来,这类项目的评审与验收我一次都没有被邀请(当然我也不热衷,近几年所有评审与验收邀请一律主动不参加了),而且我申报了该主管部门所有的项目一律没有批,这个部门的经费我一分钱也没有得到过,马上退休了,这已经成为定论。其实许多得到经费的人水平嘛,哈哈。这么多年来,我只能通过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硬碰硬’地得到了五项经费,加上少量的省级项目维持课题组的研究。

           十多年过去了,我问过当年那个项目承担单位的几个同院的教授(我没有直接说验收的事,否则他们不好说),某个教授的某个项目什么情况,有没有推广,有没有转让,有没有达到他验收材料中的指标。几个教授的回答中,全是否定的(如果真有人来与我较真,那可以进行核对,这已经是事实改变不了的了)。

          唉,说真话的代价!

          真是‘祸从口出’呀。

         不过,参加验收的许多人都清楚这事,他们还记得。特别是昨天那位教授还专门提起这事,因为我们俩是事实上的当事人。

         我不后悔,还为此觉得很自豪!因为没有扭曲我的真实意见的表达。

         纵向经费有危机,将我的企业项目‘逼'出来了。就是那一年开始切入胶粘剂的产品开发,走出了一条行业认可的路!无心插柳柳成荫,难道这就是‘命’?

         许多做纵向经费的教授退休后彻底休息了,因为发文章的所谓纵向研究没有实验室,没有经费,没有研究生干不了事了,企业又不认可甚至都不认得。而做企业项目的,即使退休交出所有实验室,没有研究生,但企业还愿意打电话咨询,甚至跑上门聊聊天喝点小酒。如果到他们企业去看看,他们还感到非常高兴,哈哈。

          祸与福有时候是互转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970898.html

上一篇:不浪费------不行!
下一篇:学科带头人---"花瓶"还是责任?

58 陈永金 苏德辰 姚伯元 郑永军 陈楷翰 赵建民 赵美娣 李永丹 韩玉芬 黄荣彬 喻海良 陈子才 曹贺贺 鲍博 蔡小宁 葛兆斌 梁洪泽 常顺利 刘淼 张越 陈奂生 张忆文 孟庆仁 宁利中 陈南晖 王启云 何成文 张骥 陆绮 王林平 唐茂 武夷山 李毅伟 孙华 崔健 陈智文 李学宽 徐庆征 刘建彬 黄宛宁 韦玉程 黄仁勇 檀成龙 廖新勤 戴德昌 ghzhou5676 qzw xlianggg watercold redastro bridgeneer xiyouxiyou doctor5 aliala luxiaobing12 zhyzh gaoshannankai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8 01: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