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特殊学生要谨慎处理 精选

已有 6287 次阅读 2013-3-17 22:2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特殊,研究生,本科生,心理,抑郁| 心理, 研究生, 本科生, 抑郁, 特殊

    我校前二年有一个女研究生从二十几层楼跳下不幸去世,其实她已经到了答辩的关头。尽管不是我带的,但对我们的触动是非常大的。
    作为老师或导师,对一般学生按自己风格对待,严格要求,人情管理。对一些特别的学生,要谨慎处理,处理不好会出事,说几个我遇到的例子。
    1 有段时间(不少年了,我不想将时间限定太窄,防止我的学生们对号入坐)一个月内我接到二个电话,一是我校医院的医生,另一是我校心理指导的老师,他们以医生与老师的名义,告诉我,我的一个研究生有‘抑郁症’,让我要特别关照这研究生,防止出大事。接到电话,心里不平静,这学生很聪明,也有点贪玩,实验做得一般,农村出生,家里很穷,当时是要交学费的。因此,从此我就经常在实验室与他及其他研究生一起聊天,这种聊天任何人从外表看不出来,非常自然,主要是从人的生活与工作及人生的实际例子与他们八卦,也是为了了解他的心理状态。在科研上特别注意‘张与驰’,一方面让他按时与其他研究生一样到实验室,实验上一方面对他有要求,一方面还鼓励他表扬他,表扬多于批评,时常注意他的状态。讲话特别注意口气与分寸,但其他研究生看不出来,我是一视同仁(现在他的同期研究生们还不知道这事,只有我系几个年龄大点的教师知道这事,因为我们交流过怎么办)。这研究生顺利答辩毕业,到一跨国公司上班,上班一个月给我电话说,一拨人到这公司上班,他做得非常好,非常自信。经过好多年的拼搏,他做得非常好(不说细了,否则我的研究生们就对上号了),年前又告诉我他所取得的成绩。而且我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给这研究生说医生对我讲他‘抑郁’的事,不想说也没有必要说,只要他好就行了。
   2 前几年,一本科生女生跟我做本科论文,她妈妈给我打电话,哭着说她女儿思想有点‘那个’,让我关照她,防止出大事。她妈妈给我打好几次电话基本上都是哭着说的,说让她这独生女儿不出事就是最大的心事。这本科生其实学习挺好的,重点中学毕业,是我院强化班的学生,成绩不差,思想及行为上有点‘偏’.....,我也不细说了。我的一研究生协助我带她本科论文,我将这研究生叫到我办公室,与他商量,一是态度上不要太急,二是指导上更加细致一点,方案给她定得细一点。但上下班时间一点不马虎。其实我们关照她一点,她们班同学们也都知道她的情况,也没有不公平的感觉,理解我们的做法,对她也尽他们能力关心与帮助。答辩结束,成绩合格吧,肯定不会是优良成绩。毕业离开学校,她妈妈又电话给我,千感谢万感谢,说她这独生女儿如果出事让她如何活呀。这学生毕业后半年内还给我许多短信,有关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人权、公平、考外校英语专业研究生等等(与民主人士不是一个概念),我基本上也就不说多少了。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了,现在也不知道她的情况了。
   3 还有几个不是我指导的学生及研究生,也是特别事情特别对待,因为那几年我是系主任,有些事情必须是我处理,如果在这个地方写出来,容易对号入座,就不写了。可以这样说,这几个学生我处理得比较准确,当然有时候最后是我承担起相应的麻烦或担子。处理不好,可能会有些强烈对抗甚至两败俱伤,有时候会影响他们的学业,其实也是人之间要求与理解上的‘剪刀差’引起的。目前这几个学生都挺好的,他们已经在本校及外校研究生毕业工作了。其中一个学生考到外校读研究生,研二期间,他父亲专门让他到我校来看看我。
    对待一些特别的学生遇到特别的事情,做为老师要非常仔细,妥善处理,防止出事。当然这也不能以牺牲学习要求为代价,其实就是‘打一打揉一揉’的战略。严厉与平和相结合,批评与表扬相结合,高要求与量力而行相结合,还要保证他们发表论文,论文通过‘盲审’。有时候一个人所花费我的精力与时间,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做了三十多年老师,再过几年就回家休息了,遇到过许多情况,非常幸运,目前为止,我指导论文的学生、研究生们没有在我手上出过大事(加上我做十四年系主任时期我专业的学生们),而且我做系主任时管我系本科专业及全系研究生都是非常严厉与严格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对待特别的学生与研究生,不能一刀切,不能粗,我们都很仔细。
    其实我年轻刚带研究生的时候没有经验,要求过高,批评严厉,有个研究生出校门后至今都不理解我。当然这研究生有主要责任(例:高温、电搅拌、高真空开着的实验装置运行时他离开实验室,而且实验室一个人没有,我担心出事故,经常上午很晚到实验室又经常早早离开实验室,当时大家都还没有手机,实验数据让人不放心,等),我也有次要责任(太较真与严厉,方法上过于生硬),当然也给我一个提醒。
    还有几年的工作时间,但愿一切都顺利。做一天导师,我很自信对他们管理上不会出问题,但对于化学实验的安全,始终是战战兢兢的。有时候有点‘开车’难保‘事故’的心态,而且年龄越大,这种实验安全越担心。愿老天保佑!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671234.html

上一篇:晒晒三个学生差点被骗的事
下一篇:我来算算大学里的性价比

35 刘洋 刘全慧 陆俊茜 李志俊 吕喆 唐凌峰 周彬彬 庄世宇 马建敏 边媛媛 李伟钢 陈智文 王水 孙学军 李学宽 焦豹 徐传胜 王旭阳 朱志敏 张伟 徐大彬 唐常杰 王春艳 李本先 吉宗祥 罗帆 李毅伟 汪晓军 李宇斌 陈一良 zzjtcm clp286 yunmu dsk75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