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不要将取笑教授作为时髦 精选

已有 8590 次阅读 2012-5-3 19:2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教授,取笑,叫兽,高校,教师,博主| 教师, 高校, 教授, 叫兽, 取笑

    网上有不少批评教授群体的博文,教授是‘叫兽’、‘挺不起腰板’、‘没有风骨’、‘为三斗米折腰’、‘不受人尊敬’、‘没有尊严地活着’等等。
    我不太清楚,写这些博文的博主,你的身份是什么?你对照一下自己的博文,你自己有没有做出有‘尊严的让普通人赞赏’‘特别是有风险甚至有危险’的事情。做出这些‘让人感叹且有风险与危险事情’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你是如何克服这些阻力的。
    中国目前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我再问一句,许多‘事情’你自己敢吗?你如果不敢,你如何要求教授们敢做?教授们不怕失去工作?不担心自己养不活自己的家人,不担心被‘关起来’?(自己闭起眼睛对照一下自己,自己敢大胆讲话或做事而不怕被抓起来?)
    教授是一个职业,他们承担着高等学校的教学与科研任务。可以说,大部分教授们是正直的、善良的、平淡的,符合作为‘人’的基本道德与规范。有些博主们写的教授们‘黑暗’的事情是有的,其实你仔细一个一个地对照,那些无良的教授们毕竟不占主流。至于为职称而争,为经费而争,这无论在那个行业都是存在的,为自己的生存空间而争论甚至争斗,这是人的本性。(我到工厂去见墙上贴着布告,讲那些工人打架了,农民之间也经常为一点点小事而大打出手,小摊贩之间,也为了摊位与价钱而吵架,这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我知道一些教授给领导及给经费管理部门送礼为了升官为了职称为了科研经费,但我更清楚,我身边的大多数教授没有去送礼。我知道教授中间的一些‘叫兽’,但我见得更多的教授们并没有‘叫兽’的行为特征。我知道一些人在领导重压下委曲求全,但我看到更多的教授们‘坦坦然然’地生活着,他们没有去送礼,没有做‘叫兽’,没有原始意义上的‘为三斗米折腰’。许多教授与普通教师在不同场合提过意见建议,甚至对领导进行过严厉批评,但经常是没有用的,这是中国的体制问题。如果动作再大,那可能就要‘犯规’了。中国有多少人不怕‘犯规’‘坐号子’?
    普通教授们在多次博文,多次会议,多个媒体上都抨击过科研经费分配中不合理的现象,又有什么用呢?抨击过领导们拿博士学位,教授们去当官员的现象,这又有什么效果呢?即使‘上街游行’被抓起来,这个现象也不会起多大效果的。相信吗?批评教授们‘没有尊严地活着’,那是不是让教授们为了尊严去‘犯规’吗?
    我认为应该分清多数人与少数人的问题。在批评群体的时候,不要将这个群体中的所有人都混为一谈。
    应该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分析这些情况发生的原因,甚至对一些不良的人进行指名批评,抨击其中的不良教授,赞赏正直与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的教授,分析这些情况所占的比例及人员分布,提出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这才是科学的方法。
    不要将取笑教授作为时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566594.html

上一篇:本科毕业论文--我专业的‘第一重要’教学环节
下一篇:让鸡下蛋---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执行

105 李毅伟 陈小斌 李学宽 程智 吕喆 王继乾 陈明 曹建军 逄焕东 吴飞鹏 庄世宇 孙友甫 刘进平 谢玉江 彭真明 马红孺 王修慧 徐耀 徐长庆 李宇斌 李本先 邹谋炎 赵斌 陈苏华 张海霞 王德华 俞筱押 刘伟 陈宁 顾生越 张金龙 曾尤 严海燕 李志俊 黄安年 许培扬 喻海良 吴国清 刘光波 朱教君 姜世金 尚松浩 谢强 左宋林 蒋继平 马磊 赵新铭 薛海斌 吕海涛 吴书刚 朱秀榕 何宏 王恪铭 曹裕波 黄育和 周忠浩 严少华 周永胜 黄锦芳 邵明飞 蒋新正 雷能忠 刘广明 王书浩 王鹰 吴旭峰 戴朝华 苗宪广 姜宏斌 牛丕业 李云森 郭敬颖 雷蕴奇 张婷婷 毛俊雯 张玉秀 任胜利 韩世清 梁红斌 刘波 刘全生 陈明亮 曹郁 李存志 张芳 刘世民 沈海军 aichengzhang zzjtcm piaoyao998 Kaji stoneSis bountyhunter wormbreeder ssuutt kaicn liangfeng ChemHeart khphy netmeter mathqa liu0328 cliffou 寒屋居士 yxh316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1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