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让自己科研‘活下来’的几个‘怪招’ 精选

已有 15836 次阅读 2012-2-1 09:3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科研,经费,原则,发展,年轻| 科研, 发展, 经费, 原则, 年轻

     首先要说明一下,适合看本文的对象为:目前没有经费或经费不多且公关能力不是特别强、没有特别关系、还想做科研的年轻或中年科研人员,即先天条件不足,又没有多大‘本领’的年轻或中年博主。
     不符合以上条件的博主可以不看,否则会浪费你的时间甚至会对你有不利的影响。对此造成的损失本人不负任何责任。
    简单先说一下,本人1982年中山大学有机化学专业毕业来南京林业大学教有机化学基础课,不做科研单纯教课,1985到南京大学有机化学专业读研究生做有机合成研究,硕士学位,1988年来南京林业大学林化学科组工作(1994年分出来成立精细化工系),开始了自己从事科研工作的历程。来的时候除了帮助其他一个教师做了二、三个月实验以外(组织安排),就开始了单个‘流浪’的科研工作(也是组织上建议,自己开路)。只是采纳了如下几个‘怪招’,才让自己科研不死,得以生存。
   1 有奶就是娘原则。刚开始自己一分钱科研费没有,学校当时也非常穷,不给我们一分钱(只给国外回来的洋博士起动经费),所以开始只要能够有点钱转起来的实验就动手做。一位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曾经给了我一百元‘黄票’(当时学校的经费代金券)让我别‘饿死’。我先做用松节油合成香料松油醇新工艺(实验室有一大桶松节油用于学生实验的,不花钱,磷酸不要钱,实验室有现成的乳化剂,带学生实验有搅拌器与瓶子,基本装置是可以解决了,实验台是学生做实验结束后用),好象是1990年申请到学校基金二千元(松节油合成香料双环腈),这是我的第一笔科研经费,过了二年又申请到三千元。1996年做C9石油树脂工艺研究时,突然发现了一个用于环保方面的苗头,在校科研处关心下,报到省环保厅,申请了一笔三万元经费,从此做了六、七年的环保研究,期间做了二个企业项目,四个江苏省环保课题(计十多万元)。2000年开始申请到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研究内容为‘松脂化学’(林产化学学科代码)。2002年江苏苏北一企业要做胶粘剂新产品开发,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多少钱,他们当时给五万元经费我就开始用学生做了,这一做给我‘又一村’的局面,现在胶粘剂成为我做企业项目的百分之百。环保项目在2002年就停了,因为有经费了,不需要从环保拿钱了,环保不是我的强项,因为我在精细化工系工作。你说,是不是‘有奶就是娘’的原则呀。
   2 ‘阿Q’加‘阿甘’的原则。写科研申请书我是非常卖力的,1995年前后曾经得到当时院长在全院教师大会上的口头表扬,那时我还没有拿到省项目,但院长的鼓励也挺给力的(他当时在大会上说,我会拿到经费的),哈哈。申请书不知道写了多少,屡报屡败,屡败屡报,被毙了就笑笑,继续写。终于捡到了钱,总体上,成功率可能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吧,我没有细算。但要知道,如果不写这么多申请书,现在可能还没有钱呢。所以当我看到‘阿甘正传’电影时,心里无比感慨。
   3  二条腿走路原则。一条腿是做‘基金’(纵向科研),为了能够写文章,提高自己的科研水平,因为没有基金别人是不承认科研能力的。另一条腿是做企业项目(横向科研),为的是防止基金‘断粮’。因为我们学校不是名学校,基金是捡来的,捡不到的话就断‘粮’,那科研就得中止。所以既做基金,又做新产品开发,这样想让科学经费保持‘温饱’。学化学的人都知道,做有机小分子合成与做胶粘剂应用,研究方向与手段上相差还挺远的,很吃力,但没有办法,为了活下去呀。
   4 挖深井让其出水的原则。二十多年来,一直关注松脂化学方面的研究动态,直到现在还在做这方面基金,因为这个笨办法,花了大量的傻力气,所以这方面的文献基本上都看了,新出来的文献也随时看着。所以写申请书后来相对要‘深’一些,后来国家自然基金又拿了几个(松香松节油化学方面的国家自然基金项目数,我是全国最多的)。胶粘剂也是这样,刚开始做的时候就是‘半傻’,许多实验‘不懂’(尽管那时候已经是教授了,但在胶粘剂方面是新手),但慢慢做下来,现在也是所谓的‘胶粘剂专家’了(这点我不是吹牛哟)。全国许多著名企业包括中国胶粘剂工业协会与我都有技术往来,被他们认可本身就是说我会做‘胶粘剂科研’了,哈哈。
   5 闭着眼睛做科研的原则。不会炒股票,不会炒基金,对官不感兴趣,没有考过托福与GRE,没有合股办企业,没有想过到其他好点的单位或部门,没有进过国家林业局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大门去公关。只会闭着眼睛傻干,看不到外面的光彩,思想也跟不上外面形势的发展。工作三十年,只会二件事,教学与科研。当然做实验时不能闭着眼睛,但对其他方面眼睛是闭着的。
   6 义务帮人忙的原则。有的企业在技术上有问题,通过熟人来找我,许多情况下,听听他们技术上的难点,分析原因后,给他们写个技术条件自己回去想办法摸索。不过,这样义务解决了好几个企业的技术‘癌症’,因为我没有任何成本,也没有任何要求,只是义务,所以也没有收成经费,只收成了‘喝酒’与‘土特产’。但有个好处,交了朋友,跟他们要原料他们无条件送来,当然喝酒聊天是自然的,聊天的过程中,得到不少市场信息。当然后面有技术他们就找我签合同了,哈哈,是不是放长线钩大鱼呀。
   
    我在这里写出来的目的,是通过自己的例子,给没有经费但立志做科研的‘穷人’们参考,一是鼓点劲,二是在方法上能不能有点参考价值。如果你有路子,有后台,有官位,有强的公关能力你千万别学我的笨办法,成长速度太慢,效率太低,绝对成不了‘大牛’。不过你也不要笑话我,我这差点穷死的‘科研流浪汉’脸皮也厚,不怕被笑话。
 
    也是由于上面的笨办法,到现在也成不了‘大牛’,数百万数千万元的经费我连想都不敢想,想了会让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去年我的‘奶酪(百万元盘子的奶酪)’还被别人动了,俺认命了,谁让我不求‘进步’呢。所以看我的简历,俺没有‘牛’项目。
 
    社会的原则,是穷人多,富人少。所以我估计网上博主可能有不少‘穷学者’,你们可能对我写的东西感点兴趣。我不能够支持你们经费,因为我自己也处在温饱,只能写出这些‘怪招’供你们‘画饼充饥’。哈哈。
 
    科研活下来是硬道理,科研发展得好是奢侈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533235.html

上一篇:国家自然基金申请书写作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聊聊国家自然基金的‘选题’

96 周永胜 平文丽 吕喆 王随继 王明跃 刘广明 谢鑫 吴国清 曹聪 张骥 王振亭 唐常杰 刘蓉晖 安海龙 梁建华 朱志敏 于锋 葛德燕 彭利平 陈永金 李志俊 余国志 赵尚民 王恪铭 孙友甫 吴文志 陈智文 吴斌 曹建军 吴锦宇 徐耀 孔梅 覃开蓉 宋敦江 刘钢 徐东 张文卓 范志强 石胜利 毛克彪 王宁 罗淼 李凯 陆俊茜 李毅伟 杨洪强 孙庆丰 罗汉江 蒋继平 柯浩 武永军 徐索文 李冰 刘玉仙 刘用生 逄焕东 鲁云霞 胡荣桂 霍群海 张文增 王中任 张卫 李浪 吴玉昆 高召顺 龚鹏飞 马陶武 肖重发 彭真明 肖海 张红光 廖红虹 何红伟 陈志刚 赵建民 吕泰省 徐迎晓 余世锋 周小玲 邱敦莲 戴小华 俞筱押 秦川 杨靖 jzysll aichengzhang sidaling bridgeneer phage xchen scienceak47 zyl88 louiexp niming007 zhaobinamy zhll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5 17: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