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致中国大学校长的公开信(孙友富著)

已有 4554 次阅读 2011-9-11 22:3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国大学,高校教师,教育事业,教师节| 中国大学, 教师节, 高校教师, 教育事业

致中国大学校长的公开信

孙友富(南京林业大学教授,我的朋友)

尊敬的各位大学校长们:

在第2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向你们这些代表着所有高校教师的杰出领导致以崇高的敬礼和节日的问候,你们辛苦了!中国大学的未来掌握在你们手中,你们是教育事业的推动者和政策的制定者。我以一位普通教师的身份,在节日里向你们倾吐自己的心声,哪怕只有一点对你们有参考和建设性作用,我就感到非常心满意足了。

1、2010年7月29日国务院授权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你们都看过了吗?已经一年多了,没有看到你们有何举措,难道只是做做样子?希望你们在万忙之中要抽空学习,思考一下未来10年大学的走向,特别是那些名牌大学要率先垂范,起到示范效应。早年上海交大带头锐意改革的精神令人记忆犹新,现在的大学好像失去了那种精神。中国最著名的大学在亚洲都进不了前十名,不是件很光彩的事情,我想你们也很尴尬。

2、 一所好的大学,在于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千人一面、千篇一律,不可能出世界一流大学。大学必须有办学自主权。 (温总理 2010-1-26

我们现在的教育缺失存在许多问题:一是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最好大学不要设立行政级别;二是让教育家办学,我这里所说的教育家他们可能不是某些专业的专门家,但是他们第一热爱教育,第二懂得教育,第三要站在教育的第一线,不是一时而是终身。如果两、三年一换,那么哪一所学校都不可能办好。  (温总理 2010-2-27

这一年中你们校长们是怎样回应的呢?

北大校长周其凤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支持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正在做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但是在整个社会等级观念非常强的情况下单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教育家将得不到社会的应有尊重。

清华校长顾秉林认为:取消学校级别很有必要,不过对于有些学校担心取消行政级别后,可能会造成学校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时出现困难的问题。并且担心如果不要现存的行政级别,那么将来政府从学校里选人,将有怎样的制度衔接,这都需要考虑。

人大校长纪宝成最爽快,直接了当地反对高校去行政化,认为在社会上普遍官本位的情况下,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将导致和社会对接,是贬低了教育。

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也表示: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学取消行政级别是最终的目标,是大势所趋,完全赞同。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现阶段,社会上各行各业都存在行政级别的大环境下,如果只是简单取消了大学的行政级别,不仅不会强化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地位,反而可能恰恰会起到弱化的作用。

大家清楚地知道你们校长们奋斗几十年,换来的乌纱帽确实舍不得丢,一个个装聋作哑,并找来很多借口和理由拒绝改革,但在国外名校面前你们是苍白无力的。哈佛、耶鲁、剑桥这些世界一流大学也没有行政级别吧,可是在人们的心目中那是科学教育的殿堂。美国的最好的大学大部分是没有级别的私立大学,难道贬低了美国的教育了吗?这些大学的校长也并没有是什么副部级的官位而掉价!他们来中国访问是可以得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的。奥巴马、普京、希拉克这些大国的元首去北大、清华、复旦演讲是冲着你副部级单位去的?见鬼吧,副部级在这些元首眼里算什么啊,他们是冲着中国著名大学的地位去的!如果真要给级别的话,一所名牌大学的级别才相当于副部级,那才是真正贬低教育了呢!(摘自HEC_css » 博客

现在大学里校长、书记们加起来十几人,开起会来小会议室坐不下,真正做决策的就一人(网上传:一把手说一不二,二把手说二不一,三、四把手说三道四,五六七八九把手,只作笔记不开口)。大学校长来个一正二副,加正、副书记(其实多余,但符合国情)如何?你们说干不了,公开竞聘肯定会有人干的。有人说中国公民素质低,不适合民主,但高校人才济济,为何不来个校长选举?就是中国国情不允许选举,你们能否搞个民意测验,看看你们在位有多少支持率,达不到50%就下台,要求不高吧?你们要知道那么多副校长分管教学、科研、财务、安全、后勤等等,那要处长干什么?处长无事可干,就是想干事还有那么多婆婆。过去大学校长是大学的精神领袖,在大众眼里是多么的崇高啊,现在校长多了,好像也贬值了。从延安精简机构开始、到多次政府机构改革,结果好像省长、市长、校长都翻番了。

高校去行政化的本意,是希望培养创新人才,培养具有民主素养人才的。只有去行政化,才能实现教授治校(可笑吧,某校党委提出:积极探索教授治教的方法。)因此,温总理说要去行政化绝对是英明的决策----这一决策将带来中国民主的真正开始,将带来中国的科技和教育的真正创新。 

3、建国60多年了,大学里的教学方法没变,采用的还是填鸭式的满堂灌,教学质量大滑坡,本科培养的人只能是大众教育,培养出的只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劳动者,不是社会的精英。可怜孩子的父母,还以为在培养人才,还指望子女成龙成凤,节衣缩食在为孩子的未来投资。你们校长一味地强调科研,使教学处于一种维系的状态。凭心而论,你们花了多少时间来抓教学。当然不能全盘否定,有的高校会好点,总的没有脱离几十年一贯制的培养模式。认真负责的老师得不到理解和校方支持,落得像杨帆老师一样的结果,笔者也是经历了很多有苦难言的事情。现在的学生最多三分之一的想学习,而且多为女生,三分之一随大流,三分之一是在混。现在不足三分之一的老师认真教学,三分之一是完成任务,还有三分之一是的糊,这是本人不完全正确的判断。校长们,你们对教材进行一次检查,除少数(像计算机等)外,很多专业课教材都是10年前出版的。不信,我拿30年前的讲稿去试试,学生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评教还会打高分。老师不认真教,是因为他们的教学得不到认可,优秀教师都是当官的,好像没有什么先进感人事迹,至少我身边的是这样。领导要是的SCI,要的是成果及获奖。

4、提起中国的科研体系,着实令人啼笑皆非。科技论文世界第五,自主创新的科技少之又少。我保守一点说,中国的科研成果有90%以上是无用之物,问题出在其成果评价体系。我们民盟想就中国科技成果评价体系提点建议,讨论来讨论去,还是放弃了,因为要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会吃力不讨好。其实领导比谁都清楚,就是这皇帝的新衣,谁都不愿说破。当时让民主人士任科技部长,本人幼雌地认为是否会有新的举措,任期快结束了,好像没什么新东东。

科技发达国家好像政府没评什么大奖,中国特色大奖那么多,结果造假成风,不信可以全面复查一遍,会出很多新闻的。几十年大师不多,科研老板不少,那些课题上千万的没下过实验室的大有人在(人家日本的教授都在实验室)。对课题经费使用如进行一次认真审计,恐怕一大批专家、教授要坐牢,信不?你不信,反正我信。可怜的年青科技工作者,你们以后不好选课题,很多题目都有人做过,还拿了大奖,但没有任何应用,此领域将永远是被人研究过的空白。

校长们:此事不能完全怪你们,但也难逃其咎。你们是有建议权的,但都患了失语症,以至遗害无穷。还不如几位海外学者在《科学》杂志增刊发文砰击中国现行的科研体制。

5、作为大学校长,你们既是学术大家,还应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怎样调动广大教师积极性应成为你们的重中之重。现在很多学校对教师实行工分制,将这一良心职业用量化管理。所以教师(包括教授)都成为争工分的打工仔。讲课的学时费十年不变,农民工的工资已涨三倍,所以教师无心教学。在学校和在外培训教学每学时薪酬相差10倍以上,同样的教案、同样的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说实话,你们有世界上最驯服的教师队伍,他们不会讨价换价的,但上有政策,一定下有对策。希望校长们仔细思量,一定要“识才有智,用才有术”。

6、最后谈谈培养什么人的问题。大学应该用大学精神、校长的人格魅力和教师队伍的影响力,来改变学生的一生,教会他们如何做人、做事,而不是培养奴才和驯服工具。让他们在家听父母的话,学校听老师的话,单位听领导的话,终身听党的话的机器。只有让学生有独立的人格、思考的大脑、丰富的知识、技能和健壮的身体,中国才有创新,祖国才有未来和希望。任何洗脑、欺骗和忽悠,都会祸害这个民族。五四运动快100年了,德先生和赛先生还是离我们那么遥远。

尊敬的中国大学校长们:我深知你们很难,很多是体制上的问题,从南方科技大学看出,现在的教育主管部门也是不支持改革创新的,他们只求一个“稳”字。但你们应利用自己的大智慧和话语权,推动中国教育的体制变革,何不借助温总理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东风,大胆尝试,何惧头上乌纱,不愧于这个时代。

                         祝你们节日快乐,万事如意!

 

                                           一普通高校教师敬上

                                           2011年教师节于金陵



高校去行政化讨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485362.html

上一篇:‘研究型大学’----‘浮夸’之定义
下一篇:校长不能拿科研经费!

10 周可真 左宋林 毛宁波 刘广明 逄焕东 徐明昆 汤旭光 杜卫华 Imperfectionist Runchiq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3 09: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