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我这‘寒门’终生难忘的一瞬间

已有 3301 次阅读 2011-8-16 08:5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寒门,高考,工农兵,校园,公平| 高考, 校园, 公平, 工农兵, 寒门

    我出自‘寒门’有如下几个指标(类似于现在的评审条件,哈哈):父母亲解放前是讨饭的,解放后也是当地最穷的,父亲在我初一时去世,母亲失去劳动能力,小时候被自己的亲戚骂过‘穷鬼’,上大学还穿着多处补丁的衣服,上大学全额助学金(够寒门条件吧)。
    生活了五十多年,许多事情都忘了,但有件事及那一瞬间是永远不会忘的。
    1974年6月我高中毕业,手拿着大红的高中毕业证书,一大帮人说说笑笑着向校门外走去。
    当走到学校大门,我的一只脚在门槛外,一只脚在门槛内的那一瞬间(当时那中学的大门关着,套在大门内的小门是有门槛的),我站住了,非常调皮也非常认真地说:‘从现在开始,我将永远走出学校,与学校无缘了’。尽管我当时是那出名的中学近四百号毕业生中(学校在我们村子上,我是就近入学)数理化(文科成绩中上吧)学习成绩排名总是第一、二的(我可不是自夸哟)。可以想象,当时我说这句话时的无奈与无助,也是对现实的强烈不满!
    为什么说这句话,因为那时候是文革后期,上大学全是靠‘推荐’,上大学的都叫工农兵学员。毛泽东的本意是让出生好,劳动表现好的青年上大学,但事实呢?上大学的不是公社干部的子弟,就是大队干部的子弟,或者是上面有来头官员,有意让自己子女到下面来‘锻炼’下,然后‘被推荐’上大学。还有的极少数女知青,没有办法靠非常手段完成这个过程。当时老百姓已经‘民间’对后面七、八年上工农兵大学的候选人已经排好名了(非他们莫属)。其中二个可以上工农兵大学候选人的干部子弟(当时是中学民办数学教师),甚至连一寸等于多少厘米都不会算(还是我帮他们算出来的)。‘寒门’出生的高中生要想上大学?没门!
     1977年10月20日晚8点(也是一个我无法忘记的瞬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恢复高考的决定,改变了我们这代无数寒门学子的命运。第二天我停下农活,当时我是生产队记工员,与生产队长商量,让别人代我做记工员的事情,复习了一个月进行初试,再复习一个月到县城进行复试,被中山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录取,自此又跨进了大学的校门(真是做梦呀),毕业后分配到南京林产工业学院(即现在的南京林业大学)做教师,期间到南京大学读了个硕士。
     现在可以说终生在校园中了(在校园中工作,又住在校园中),还被‘浪’推到了‘教授’‘系主任’的位置上,与当时走出中学校门时说‘与学校永别’了形成了多大的反差,感觉到真是阴差阳错。
     1977年高考,我上大学了,这些‘民间排列’的工农兵大学生候选人呆在家了,当然现在不少人在老家带孙子、外孙子了。
     那一瞬间,终生难忘!
     什么叫公平,那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公平!
    ‘寒门’学子有机会吗?命运有时候将机会送来了,看自己能不能扼住命运的喉咙了。
    ‘寒门’要想扼住命运的喉咙,只能靠自己平时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寒门子弟没有春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475657.html

上一篇:我曾经这样评审‘教授’
下一篇:慎用‘耻’字!

11 吴国清 许培扬 郭桅 李学宽 刘艳红 王德华 张欣 虞左俊 章成志 wanglne2008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06: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