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60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n602 真实、自由、优雅、坦然

博文

值得------一生服务于南京林业大学 精选

已有 8726 次阅读 2017-1-14 11:0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南京林大,,工作,,老师| 工作, 老师, 南京林大

      昨天是2017年1月13日,35年前的昨天(1982年1月13日),我怀揣着‘中山大学报到证’穿过玄武湖到‘南京林产工业学院’报到(南京林业大学曾经的校名),当年我25岁。再过12天我就60周岁了,按照目前国家的退休政策,再过12天我可以法定不工作了,也可以这样说,我的一生服务于‘南京林业大学’。下图一张是昨天在外地用手机将大学毕业证书上的照片进行的截图,是报到前为了毕业证书照的,另一张照片是前天的最新照片。




       35年,除了到南京大学读了二年半硕士研究生外,就没有离开过讲台与实验室。从助教、讲师、副教授到教授。指导了六十个左右的博士与硕士研究生,二百多个本科生毕业论文,具体有多少学生听过我的课,我真的不知道。在我校‘有机化学教研室’‘林化学科组’‘精细化工系’任教师。承担了五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多个省部项目及数十个企业项目的科研工作,发表了一百多篇学术论文与多个发明专利。担任了14年精细化工系系主任工作,基本上从头开始与我系老师一起建设了我校化学工程与工艺(精细化工方向)本科及申报与建设了我校‘化学工艺’硕士点工作。任12年南京林业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委员(这12年,我是七七级后唯一一位没有担任过副处级以上职位的委员)与化学工程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校高级职称评委。

       我的毕业与在校研究生秘密筹划了一个多月,直到2016年12月17日上午11点我才知道,他们分别从广东、贵州、湖南、北京、浙江、山东、上海、宜兴、苏州、无锡、镇江、南京等地汇集学校,为我提前庆祝60岁生日。六桌人,我是唯一当天知道的(我家人提前四天知道),大家要给我一个惊喜。除了惊呀就是激动,同时也是欣慰,因为这是学生们对我工作的一种承认,也是一种师生之情的真情表达。学生们还专门为我制作了一本纪念册,非常精致,里面有我们在学校的合影,有学生们在校时与现在的部分代表性照片,还配上一些精选的文字。这真是我的人生宝物!她将陪伴我一生!我的学生我的爱!



       六十岁后还不能立刻退休,估计还要工作点时间,但也不会太久,将研究生指导毕业,再做点感兴趣的研究工作,再做点胶粘剂行业有利的牵线搭桥工作。

       35年工作期间,出国、炒股、当官潮汹涌澎湃,相比之下,我算是比较‘呆’的,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有点‘后进与落后’。也可能我这才只能配这‘用’(小才小用),做不了‘大梁’,做点‘小料’可能也正好合适。特别是对‘当官’没有追求与兴趣,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认为我的这种选择没有错,可以少点干扰多看点资料做点研究,特别是官场上的游戏规则,不当官能让我可以不用屈身以保持我‘真实、自由、优雅、坦然’的人生信条。

        没有当官,许多项目与经费及其他资源就少。无奈之下,只能走为企业服务的路,挣点经费来维持实验室与研究生的科研工作。但是,祸福经常会互转,我在胶粘剂行业获得了企业家与同仁们的认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做理论研究的许多同事们退休,交出实验室与不带研究生后,基本上不容易继续开展科研工作,而做应用研究的老师们,还会有不少企业登门请教与交流,继续为社会做事,仍然有种还可以为社会做事的感觉。

       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离不开‘南京林业大学’这个平台,是南林让我一生从事了‘松脂化学’与‘胶粘剂’研究方向的研究,也是学校的百年积淀与学校总体上科研环境的相对‘宽松’与‘鼓励’的结果(都是与其他学校与学科进行对比而言的)。恢复高考、南京林业大学与我的学生们成就了我的一生,让我觉得这一生有人生的意义,并实现了自我定位不高的人生价值。

      我的姓名叫‘林中祥’,可能是上天的有意安排,让姓林的我在南京林业大学工作一辈子?我的名字是我姐姐起的,预示着在林业大学校园中‘吉祥如意’!

      为南京林业大学服务一生,值得!可以让我在心理与感受上‘心安理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177-1027511.html

上一篇:雾霾?为什么不能将北方暖气低二度
下一篇:学者头上的‘光环’,可能是‘荣誉’可能是‘耻辱’!

130 王振亭 黄仁勇 吴国清 王从彦 姬扬 武夷山 赵猛 岳雷 杨国力 吉宗祥 强涛 杨军 杨辉 江克柱 吕洪波 黄健 杨小军 王善勇 马臻 刘安金 聂广 左宋林 王瑞 杨正瓴 叶建军 杨勇歌 李盛庆 孔梅 李雪 余文 郑永军 褚海亮 钱程 刘良云 梁洪泽 王德华 冯大诚 徐绍辉 谢长花 曾体贤 訚耀保 李建国 张洋 宁利中 王恪铭 吴晔 罗民 王启云 姚伯元 翟文宝 蔡小宁 徐旭东 张士宏 杨伟军 LetPub编辑 朱志敏 归明月 喻海良 刘熠 张珑 杨润军 刘俊华 周浙昆 韦玉程 张江敏 刘建彬 黄永义 吕喆 唐勇 刘明超 蒋永华 汪晓军 张潇 陈楷翰 邝志和 邵鹏 张彦虎 农绍庄 程宗明 张立学 唐小卿 张忆文 朱豫才 张旸 张春路 陈宁 刘全生 郭战胜 唐剑锋 李颖业 谭平连 李竞 徐庆征 程帅 饶东海 简选 赵凤光 杨连新 张能立 刘全慧 任胜利 马省伟 许方杰 信忠保 郑开启 彭真明 穆仕芳 康维钧 汪育才 张士伟 陈晓东 蔡志全 于飞 郝兆东 fanteklv seeker99 xlsd klar htli ericmapes sqcrft aliala khzh idealist biofans muvist doctor5 niure zhyzh yzqt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8 00: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