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望的原野上 播撒梦想的种子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eadnet 猫眼看网路: 你上网了吗? 钟送黄昏鸡报晓 忙处人多闲处少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7]张焱   2011-8-1 21:40
陈老师您好吗?博客很长时间没见更新了哦,呵呵!给您用打招呼留言不见回音,可能您没有看到!我有一事相求:我想呼吁我国医改要在减免医院收取各项检查费方面下功夫,患者到医院来看病,医生就应该帮助他,并通过一些理化检验及仪器检查尽力做出正确诊断,之后才能采取正确的治疗救治病人.而诊断疾病的过程中,医生要借助各项检查,医生所在的医院应该无偿提供方便,检查的费用不应该让病人承担.否则,像现在这样的做法,医生过度依赖检查或为了提成有意多开检查项目,其自身的诊断水平得不到提高不说,还没有良心向钱看,让生了病的患者增加负担.不知道这方面内容的文章应该发表在什么样的杂志上合适?呵呵,是否会惹怒追求高效益的医院呢?很想听听您的意见.
我的回复(2011-8-5 17:26): 
张老师,您好!

根据您所做的描述,有两种选择:

1. 如从宏观管理层面呼吁,最好是在报纸上发表,如【光明日报】、【中国科学报】等。此类报纸,科研管理层较为重视,在科研人员和知识分子群中易产生共鸣,文章发表也许比较快。

2. 如从具体操作实施层面的分析,可在中华医学会主办的《中华医院管理杂志》;如果涉及的是中医药方面,则有《中医杂志》(半月刊)。此类学术性探讨文章,往往易被管理层所忽视。

作为医院方,肯定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免费看病化验希望较为渺茫,除非是可带来示范效应非常典型的疑难病症。

作为病患者,出于对病情或医疗过程的不懂,往往处于任人宰割地位,在这过程中,医德就显得更为重要。
[16]Majorite   2011-6-29 09:12
原来您就是《岩石学报》陈辉编辑. 我在广州的一位学生投稿岩石学报,半年以上无消息,作者给编辑写信也不回信。这样不好!他将此稿另投其它刊物,立马接受,区别之大,令人震惊。所以,我不得不给你写这封信,以示不满。过去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办好杂志,编辑对作者要有起码的尊重。嵇少丞
我的回复(2011-6-29 09:59): 
删除 回复 [15]Majorite  2011-5-7 00:46
不知您就是岩石学报的执行主编陈辉博士?我们有一篇稿子投到贵刊,已经近半年,尚无回复,能否过问一下?谢谢!

嵇少丞
博主回复(2011-5-12 09:45): 
还有联系方式(如电子邮件,手机号码等)
博主回复(2011-5-12 09:43):刊物来搞甚多,目前稿件已排到2013年
编辑部人手少,工作量超负荷,已不堪重负,
若查询稿件,望告知下列信息:
投稿日期
投稿方式(纸质信件/电子邮件/网站投稿)
作者/通讯作者姓名
论文题目
[15]Majorite   2011-5-7 00:46
不知您就是岩石学报的执行主编陈辉博士?我们有一篇稿子投到贵刊,已经近半年,尚无回复,能否过问一下?谢谢!

嵇少丞
我的回复(2011-5-12 09:45): 
还有联系方式(如电子邮件,手机号码等)
我的回复(2011-5-12 09:43):刊物来搞甚多,目前稿件已排到2013年
编辑部人手少,工作量超负荷,已不堪重负,
若查询稿件,望告知下列信息:
投稿日期
投稿方式(纸质信件/电子邮件/网站投稿)
作者/通讯作者姓名
论文题目
[14]jihua0a   2011-4-1 10:46
我这个ID用了10多年,你就狠劲地学学村妇人肉一下我吧。
[13]jihua0a   2011-4-1 10:45
陈辉,你教别人用百度人肉我这个ID,好好的科学家不当,当村妇去琢磨别人隐私,你不觉得自己掉价无聊及无耻吗???
[12]jihua0a   2011-4-1 10:39
现在才知道谁帮闲,谁wunao
[11]jihua0a   2011-4-1 10:38
陈辉,你很伟大,还帮别人人肉搜索,呵呵,搜索谁不会啊,还用你舔万诵教人用BAIDU,BAIDU搜索只有智商低下之人才去用,不信?? 万诵就是一从来不用BAIDU搜索的。
[10]baijiab   2011-3-9 09:30
请告诉我与你联系的方式。
我的电邮:
y.zhang.huilin@gmail.com

张永和
[9]baijiab   2011-3-9 09:25
本地页面- 中央政府网站搜索
- 6:07pm - [ Translate this page ]
科网群英烩No.0088张永和离子共价论—完美主义者的宇宙空间法则. 「以人为本,和谐社会」是科学社会法则:「人本和社」 张永和 天体有引斥,人性有公私。物种有散聚。 ...
sousuo.gov.cn/.../detail.jsp?... - Cached


本地页面- 中央政府网站搜索
- [ Translate this page ]
人类历史上从未有一个人能控制亿万人的命运,他说一句话可把一个平民封为国家主席,他“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国家主席拉下马。他能把他的私欲发泄到国人的每根血管,他 ...
sousuo.gov.cn/.../detail.jsp?... - Cached
[8]刘少华   2011-2-28 17:26
11111
[7]杨文祥   2011-1-30 13:51
春节快乐!
我的回复(2011-1-30 14:46):谢谢!
祝杨老师阖家幸福!
[6]籍利平   2011-1-27 10:34
可以看到了
[5]籍利平   2011-1-27 09:56
科研人员博客的科普内容研究----以科学网博客为例,这篇文章,我想上传,可是新版博客使用不熟练,还不会
上传文件呢.在CNKI上可以看到的.
[4]杨文祥   2010-11-23 14:32
多谢鼓励。
博主回复:

您的文章虽然不多,但看得出都是用“心”写出来的!
[3]杨文祥   2010-11-19 07:56
致意!
博主回复:

感谢关注!
[2]姚远   2010-11-10 13:04
地质学家陈先生:听说国外有人提出在地震频发地带深埋光纤,可感知地下一切活动,然后全球联网,就可准确预报地震?不知是否可行? 姚远 http://www.sciencenet.cn/u/kexuechuanbo/
博主回复:
在地震频发地带深埋光纤,可感知地下一切活动,然后全球联网,就可准确预报地震?
======================================

俺看有点“玄”!

1. 深埋光纤获取与地震有关信息的基本原理是啥?
2. 需要埋几处地点才可满足全球的地震预测需要?
3. 如果地震频发地带处于大洋深处如何深埋光纤?
4. 预测震级多大方可作为政府发布地震预报依据?

新华网消息:美国《国防》月刊9月号发表文章,称预报地震有希望了,文章题为
《科学家说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预测地震(作者格雷丝·V·让)》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64069




中国地震局第一监测中心黄立人在《地震研究中的大地测量》(国际地震动态第3期 总第315期 2005年3月)中指出的:



“由于解决地震预报的科学思路并未真正找到,地震预报又不是一个单靠投入就能解决的问题,因此,相比之下目前更缺的是基础研究的投入。”



许绍燮院士更深刻地指出:问题可能在现有知识框架:



“地震预报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地震的复杂性,其成因机理超出了现有知识框架”。因此,“不要忌讳与我们现有知识的冲突,发现冲突就是发现了我们现有知识框架的弱点、缺陷,为我们进一步提高其水平创造了条件。”“从现有知识框架演绎恐难奏效。纸上谈兵是不会获得好结果的。来自地震实践的现象要尊重;未经地震实践的观念要存疑。”(许绍燮《地震预报发展战略在于创新》2005年5月《国际地震动态》第5期 总第317期)



在这样的背景下,学术界尤其需要宽容的胸怀,容忍、鼓励各种奇谈怪论。



构造运动很可能只是地震孕育的机制之一。
傅承义院士的假说可能是地震孕育的另一机制,耿庆国走的路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傅承义院士看到的路。
还有一些看似奇怪的研究思路,其背后或许是我们尚未意识到的其他孕震机制,而翁文波的可公度理论,背后或许是触发地震的机制。
这些机制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复杂的层级关系。



然而这许多非主流研究被主流视为非理性。
这些研究者则被尊为“奇人怪才”,被归入“六合之外,存而不论”的范畴。

如果理性奠基于逻辑演绎,其背后的假设是:演绎的起点是真理。
事实上,任何学科的理论基础都只是假说,牛顿力学长期被视为真理,却受到了光速试验的挑战。
此后相对论被视为真理,但连爱因斯坦本人都认为这只是一个过渡性理论。
相对于客观现实,任何理论都不过是一幅画,不同理论间的差别在于表现现实的不同方面,以及与现实的吻合程度。
将现有的权威理论视为裁决研究思路的准则,恐怕更接近于迷信,而非理性。



如果理性奠基于证据,那合理的态度就是存疑。
一个突破性的假说,从诞生到发现足以判定其正误的证据,往往需要数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一个理性的社会应当让它们有空间与资源去检验自己的正误。缺乏证据,决不是否定一个假说的充分条件。



由此,对科学发展最危险的,不是异端邪说,而是用行政力量将某个学说定于一尊。

用行政权力将某个学说定于一尊,即使对被“尊”的学说也弊多利少。
在“定于一尊”的地位上,外少了质疑批判的压力,内少了发展创新的动力。
所吸引者,不乏干禄逐利之徒;所排斥者,常为探索求真之士。
长此以往,“显学”成了行政系统的饰品,而其作为“学说”的内涵却萎缩到不堪一击的地步。
古往今来,在各个文明中,这样的历史教训比比皆是。



从认识的根源处探索“现有知识框架”的局限性,力图整体上打开我们对物理世界的视野。



“科学理论不应该只是已知世界的家政服务员,一种好的科学理论还应该是一把用来开启未知世界大门的钥匙。”



我们最需要的,正是寻找这钥匙的努力。
[1]陈辉   2009-7-5 06:31
发感慨,谈感想。闲暇时折腾几笔,好玩。
博主回复:

谁替俺留下了这个言?
俺咋不记得有这事儿?

科学网的自动留言吗?
真的“好玩”?!!!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1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