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才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aintinghrh 科学院里面的艺术家,艺术圈里面的科学家,在科学与艺术之间漂流

博文

象明story

已有 2588 次阅读 2011-1-10 17:37 |个人分类:瑞华教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古茶山, 象明

二零一一年,新春伊始,我和我的朋友章建、学生李昌平以及驾驶员万建辉,四人在朦胧的清晨中离开勐仑镇,向西双版纳六大茶山之一的勐腊县象明乡出发,去感受那山那水那茶的韵味与种茶人的朴实与恬淡。

汽车在云雾环绕的山路上盘旋,由于路面潮湿、弯多坡大,汽车象甲壳虫一般向上攀爬,而我的同伴们依然觉得头晕,我的学生李昌平N次叫师傅停车,下车休息,他说他从来没有晕车,今天是第一次破例了,由此可见要见到六大茶山的真容,还真得付出一点代价。


两小时后,汽车到了象明乡,一个小小的乡,街上的铺面上买的多是化肥、农药、摩托、百货,街面卫生状况堪忧,建筑已经汉化,乡政府在一个四合院内,举目四周,一片勤俭,没有一点奢侈。

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有一个干部委派在这里当挂职副书记,听说我们要去考察野生茶树,自告奋勇和我们同行,叫一张皮卡车给我们当向导车,一路朝倚帮古镇驶去。

好不容易看到了茫茫森林中的一点人间烟火,曾经是十万茶商蜂拥的千年古镇渐渐进入我们的视线,在逐渐清晰的眼帘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山顶上的小乡镇演绎世外桃源。


 

古镇大街上的三百多米古石板路,石头的生硬边角已经圆滑,不知道有多少岁月,多少马帮人的鞋底磨出的故事已经渐行渐远,而苍天依然,清风依然,只有那条石板路在证实故事的真实。

副书记指引我们看到一条茶马古道和古城墙,这是从易武古镇出发,行经普洱、西藏到印度的古丝绸之路,道路完好无损,路旁的古树在吐露新芽,而千年之后的我们,却依然还能听到当年运送古茶的蹄声回荡在耳边。


成书于嘉靖四年的《滇海虞衡志》中写道:普茶名重于天下,此滇之所以为产而资利赖者也。出普洱属六茶山:一日攸乐,二日革登,三日倚帮,四日莽枝,五日蛮砖,六日慢撒,周八百里,人山作茶者数十万人。茶客收买,运于各处。每盈路,可谓大钱粮矣。这是见诸史料对六大茶山及对普洱茶采摘和运输时的盛况的记载。这条史料和眼前的这条石板路重叠,六大茶山历史盛况翩翩在目。

一个石头雕刻的狮子躺在路边上,当年的威风荡然无存,从它深沉的眼神中,已经知道它阅人无数,饱经沧桑而不露一言。


两个老头在路边燃起一堆柴火,相对无言,一问一个七十,一个八十,人生暮年,在炊烟聊聊的火堆旁打发时间。


 

道路上躺着两条狗,我们悄悄从它们边上走过,它们对我们的到来不屑一顾,闭上眼睛享受中午的暖阳。


 

一切都是慢生活,一天二十四小时仿佛太长,于是古镇上的人慢慢地走路,慢慢地说话,慢慢地品味人生的酸辣苦甜。

 

中午在一个叫的村子吃饭,主人十分好客,大碗的肉,大杯的酒端上桌子,主人说猪是自己养的,说是自己养的其实猪在一年的时间里是它自己吃山上的东西把猪的架子养大,然后主人连续喂三个月的包谷,猪就长肥了,大约二百斤的时候就杀了烤成腊肉。


这样的猪肉就是我们说的生态猪肉,对人体无害。生态的还要竹笋,青菜,都是种菜人自己种自己吃也招待客人。


 

吃好饭,就喝茶,种茶饮茶就是这个山上的最大特色。

倚帮的茶历史就是倚帮的全部。早在1000年前,这里的先民就种茶为生,因土壤肥沃,空气清新,这些种茶的人也不施肥,也打药,让茶树在森林中自然生长,茶树在自然的生境中与其它植物相互依赖又相互竞争,久而久之,茶树就长成了大树,茶叶的品质也逐渐为茶商称道,名声传到皇帝的耳朵里,这里的茶叶就成了贡茶,通过茶马古道送到京城为百官大臣和天子享受。

倚帮曼拱一带的茶树为小叶种古茶树,叶面平、叶质软、色泽绿、茸毛长、持嫩性强,是普洱茶中的精品。象明全乡古茶树古茶园总面积9721亩,其中,倚帮就有2950亩,倚帮得茶就成了当地的支柱产业。


茶商蜂拥而至西双版纳,而至倚帮,在带走一担担茶叶的同时,也把中原的文化带到了边疆这个微不足道的深山密林中,于是我们在这里还能看到的楹联、雕塑、农耕器具、古民居和中原人的文化传统。

副书记又带我们去看当地政府扶持建设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成果,一个只有二十六户人家的傣族寨子,更让我们对古茶山的民风刮目。

说这里是傣族寨子,建筑和服装一点不假,可是,副书记告诉我们,由于寨子的住户和人口太少,他们都不过泼水节而跟汉族一起过春节,真实匪夷所思。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村子在政府的扶持下,开展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村民们首先折出围墙而打上竹子篱笆,并把芭蕉、岩棕等热带植物种植在道路两侧,蔚然成景。


村寨的卫生也是让人眼前一新。所有的公共道路和户与户之间的小路非常干净,之所以干净一方面是有专人打扫,第二是每隔十余米,便有竹子编的卫生框。哇塞,边疆地区,民族地区,村寨的自然景观与卫生管理竟然如此了得。中国农村的卫生问题严重困扰政府官员,环境污染使很多农村村民生活在臭气废水的包围中,而这个问题在这里竟然迎刃而解,村民们通过乡规民约而生活在花园般的环境中,可以为中国农村的卫生环境提供一个楷模。

村子里非常安静,人去哪里了呢?陪同我们参观的村长带领我们去村子的一块空地上,哇,全村男人都在这里,走进一看,他们都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陀螺,分为两队在做体育比赛,一个村民告诉我,他们在去年参加勐腊县体育比赛,打陀螺得了第三名,村民不服气,发誓说今年一定要得第一名。


村长说白天是男人打陀螺,晚上是村里的女人跳舞,白天晚上都有活动,这些都是政府搞新农村建设的时候开始的,村民们已经接受了这些锻炼身体的方式。


没有人打麻将,看不到赌博、酗酒,人与人之间,户与户之间如兄弟相处,民风淳朴的人民好像生活在汉朝,

一个在体育上发展的民族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民族。

 

回家路上依然回头张望,忘不了那片土地和那里的人们。车走到离家6公里的时候,堵车了,一条不足八米宽的公路被那些拉矿的长箱货车堵得紧紧的,驾驶员、乘客一片怨声载道,警察威武的身影不断晃动,同去的伙伴们在车上疲惫入睡,我则安然地打开笔记本电脑,用这宝贵的时间把大脑中的故事用一根线串起来,形成永久记忆。

 

倚帮,古茶山倚帮,再见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7160-403030.html

上一篇:冬至了,圣诞了!不了了
下一篇:接受慢生活

1 罗帆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