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gHua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angHuayue

博文

关于证明或否证所谓“本命年”的一点小思考

已有 1676 次阅读 2019-12-31 23:47 |个人分类:所谓论文|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胡思乱想

关于证明或否证所谓“本命年”的一点小思考

公立新年就要马上到来,大家都在憧憬未来,也免不了谈些闲事。

这不,今天中午午休时候,单位同事就讨论了本命年的事。话说我们办公室一个女同事前几天晚上上厕所,灯没有开,摔倒了,碰掉了一颗牙齿,所以那几天没来,今天来了,还装了假牙,考虑根管治疗什么的,还有陶瓷牙什么的十几万太贵了等等,于是引发了对本命年的讨论,因为她今年(2019)是本命年。

 

我当时没有认真听,午睡时间嘛,就是想小憩一会儿,没有太留意。

下午喝水,拿起茶杯时候,忽然一想,想到我一位老师的母亲今年生重病,他告诉她的生日,于是我顺手一查,咦,巧了,居然也是属猪的,正好是今年是本命年啊。

 

为了确认我午休时候听到的信息的准确性,下午又问了下同事,一位参与了午休讨论的女同时说那位前几天磕掉牙齿的女同事确实是今年本命年。

 

然后我又一想,想到我舍友的女朋友也是今年本命年,还做了个不算小的手术。

 

当然,心理学里有很多种人们容易犯的谬误,比如确认偏误,还有幸存者偏误等(百度百科:幸存者偏差(Survivor bias),另译为 “生存者偏差” 或 “存活者偏差”,是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指的是只能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而没有意识到筛选的过程,因此忽略了被筛选掉的关键信息。日常表达为 “沉默的数据”、“死人不会说话” 等。可以用对照试验和贝叶斯公式来消除幸存者偏差。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9%B8%E5%AD%98%E8%80%85%E5%81%8F%E5%B7%AE/10313799?fr=aladdin

 

 

那么,作为一个学哲学但又爱较真,喜爱追根究底的人略死理性派的人,我当然不喜欢这种似是而非,或者似非而是的不确定的表面的结论。

 

那么,为了验证,证明,或者证伪这个由来已久的,并且甚至或许是遗毒甚深的所谓“本命年容点背,运气不好”的民间传言,甚至或许是习俗(一些地方似乎是流行本命年传红内裤,佩戴各种转运的挂坠,还有卧室放置各种据说可以改运的物件),我们就需要科学地实证地来研究一下。

 

简单地思路是,大规模的设计巧妙的问卷调查,或者到医院搜集病人的病例,进行分析。目的是为了拿到客观准确的数据,即某一年,或几年里,是本命年。当然还要有对照的,还要考虑到心理暗示(但心理暗示就似乎也不是一直都在碎碎念一样的暗示自己的,会有那么强?)。还要考虑到这个理论套用在对此毫不知情的外国人身上是不是有效,这样似乎外国人就可以作为一个对照了(假定本命年很容易点背这个效应真的存在,且不局限于我们中国,它还适用于其余所有地球人~~哈哈)。当然,就如和几个男同事讨论/争论的一样,涉及实验的话还有很多因素要考虑进去,要各种统计分析,剥离可能的干扰因素,要考虑到在指定的年龄阶段比如5060岁应该比2030岁更容易生病(举个可能的例子,事实可能不是这样),如果,各种可能的相关性,比如都排除了,发现这个本命年和生病概率和生病程度等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相关性,那就有意思了。如果没有的话,那是否就算否定了呢?

 

   我想问的是,国内(国外)是否有这样的成规模的研究?或者国外是否也发现生病概率和生病程度是有某种周期性呢?如果真有的话,即便没有干支纪年,没有本命年这些,大数据一分析,应该也照样能看出来。

 

   如果怎么分析都没有所谓本命年点背的效应,那么这种研究也算是一个贡献了,可以放心大胆地不用穿红内裤,不用买转运手链等等平平常常地过本命年了。

   附类似性的研究方向:“去年一天,一个朋友去看望病人回来就惊奇的告诉我,他发现和他朋友一起住院(肝胆科)的病人无一例外都是属相为虎的病人,不是大一轮就是小一轮的。这是为什么呢?

  这不是什么偶然,也不是什么巧合。也许通过八字能告诉我们这些,也许通过预测能告诉他们应该早点检查肝胆,这样就能找点发现疾病。

https://blog.csdn.net/luozhuang/article/details/8678846?fps=1&locationNum=10

 

还是金刚经说得好逼格高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祝各位老师朋友元旦快乐!公历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9946-1212332.html

上一篇:“终极爱情影响因子”——对终极实在的好奇与渴望
下一篇:译文:《华盛顿邮报》:五角大楼的秘密‘UFO’研究办公室负责人寻求把证据公之于众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