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gHua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angHuayue

博文

“终极爱情影响因子”——对终极实在的好奇与渴望

已有 1950 次阅读 2017-11-1 18:01 |个人分类:谈情说爱|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爱情, 孤独, 终极实在

11月又来了,有小伙伴在搞一周CP啥的,作为一个哲学专业的(入门)叼思,我想,除了颜和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三观匹配或精神层面在一个频率上——聊得来,有共鸣吧。

 所谓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不可能去谈恋爱了却没有什么好说的,没有共同语言,聊不起来,那一定很尴尬,而且结果可想而知,结婚更是如此吧。

 高兄说,世上除了吃喝拉撒这类物质感官享乐的之外,唯一有点意思的可能就是“形而上学,或者终极问题了”,我完全同意。真正有趣”,是因为,感官刺激都是可以重复经验的,色声香味触法,重复多了就如叔本华说的,会徒剩无聊和空虚,就像肉吃多了腻歪会乏味一样。而这种东西是似乎超越平常所能经验到的“意义”、“乐趣”的(同理,江湖传说硅谷流行LSD等,所以爱情在莫文蔚的歌词里也被称为“精神鸦片”)。这是真正的未知,也是多数人从未经验到的,也是好奇心重的人必定都会产生疑惑和惊叹的东西,也因为这些东西是超越人自己短暂的存在而指向人永恒的。

 再就是,世界表象之下的真相或实在的(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你得怀疑或者感觉似乎有比这世界更真实的东西,而怀疑这个世界可能不过就如梦境一样,至少存在这种可能),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实这个世界就如一个谜一样,至少我们还没有真正回答"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一回事?"这个问题。

  而对这种对终极实在/ultimate reality 的渴望,大概就如希尔伯特的名言所述,"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似乎也如佛家所言之"善法欲")。每个人对“有趣”、“有意思、有意义、好玩儿”的定义应该是受人格特质和三观共同决定的。可能,在一个时期内,对这个终极实在的欲望的程度,大概也就是三观里的核心驱动力了(佛家所谓,“无始无明”),一切其他都被它的大小决定。而匹配值的模型里,这个可能也就是钱和颜之外,最具决定性的一个东西了。真正的爱情,本质上也就是缓解这种形而上的对未知的焦虑感而已。

  周国平老师的文章《<读务虚笔记>的笔记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1d6f6801017sli.html

里提出对"残缺"的意识把人在精神层面分成几类。那么反过来,有了这个残缺的意识,就要弥补,就要解决,渴求答案,/世界什么是残缺的/不完美的?就渴求完满,这种疑惑可能只能诉诸于终极真实/实在/答案,所以这个对终极的欲望,也就是硬币的另一面吧:  

残缺<———>完美(假设终极实在或许包含答案,或许包含完美)

  赵鑫珊老师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我在一本很古老的《读者》文摘上看到,《孤独感与人类文化创作》)

      https://wenku.baidu.com/view/a93584d2c5da50e2534d7f35.html

内在的孤独感则是一种最深层次上的心里意识。它常常是朦胧的,莫可名状和说不太清的。正因为说不太清,所以具有一种根本的、永恒的、无法驱散的哲学性质。在佛学上如果有“根本烦恼”一说,那末,内在孤独感便是地球人与生俱来的“根本的孤独感”。

  积极心理学的一篇论文Meaning as a Buffer for Existential Anxiety

《作为存在焦虑之缓冲物的意义》里提到,其实这是对人之必死性的意识产生的存在焦虑,可能也就是形而上的孤独感吧。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2297982

  附一个粗糙的模型构思:婚姻/爱情匹配值,这个函数很复杂———:一个小模型:三观*智商*情商*志趣*颜值*收入;各项分配权重,三观、收入两项影响最大(IQEQ又影响收入), 权重应最大,但对外貌协会(该项可能与三观有交叉因素)这个组合也很可怕,三观的一个子项?权重也太大,可怕。三观*外协就是一个极端中的极端。三观可能又取决于IQ,反过来又影响收入,双向的,比如龙泉寺里的高IQ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9946-1083354.html

上一篇:首篇”论文“发表My first DOI citable "paper" published!哈哈
下一篇:关于证明或否证所谓“本命年”的一点小思考

1 马德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9: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