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u280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xu2800

博文

君不见冰川万丈挂远山,直奔大海不复回。 精选

已有 6301 次阅读 2015-12-25 09:46 |个人分类:行万里路|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冰川, 阿拉斯加, 海獭, 峡湾

阿拉斯加自驾游(下)美丽的峽湾

驶过AK-8这条神奇的天路后,我们继续驱车往西南而去,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阿拉斯加的峡湾[1]。首先到达的市镇是 Valdez ,一个十分美丽的滨海小城,有山有水,那山陡然而起,就贴在海湾边上,重峦叠嶂在雨中望出去,真是一幅绝美的水墨画,可惜没有留下好照片。由于天气太恶劣,小游轮无法出海,我们改变计划,在这里只住了一夜,早上起来,驱车一路向Seward扑去。路上休息一夜,第二天到达Seward,天气极其勉强,船公司只能提供一个4小時的短程海上游服务,我俩在船公司办公室里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赌一把,在Seward住下,再等一天。第二天早上,拉开窗帘,阳光灿烂!耐心、诚心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回報。

带着二百多人的小游轮准时离开港口,慢慢地行驶在这片包裹着Seward的兰色海湾里。很快我们迎来了第一次惊喜。船长報告前方发现海獭,小船轻轻的靠近,果然几只海獭在水面嬉戏。其中的一只最为乖巧,面朝我们,在水面上翻滚,摆出各种撩人的恣态,好象就是在配合着让我们拍照,比起当今影视上的明星模特不知要美出多少倍。看着它一臉天真烂漫的笑容,谁都要为之心醉,只听到游客们一片的 “ Oh, my God, oh my God!” 的赞叹。

從阿拉斯加回来后,太座与亲友们提起最多的就是这一个片断,因为当時她一直用着望远镜,看得更为真切。据她回忆:“只见那海獭翻了个身,仰浮在水面,又把尾巴伸出水面,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臉好像就朝着我,娇态可掬,太可爱了,那時真想能把它抱在怀中,好好疼疼她!”

P1)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Resurrection Bay, Seward.

海獭不仅可爱,它的皮毛更是十分珍贵,每平方英寸海獭皮,有百万根毛之多,素有软黃金之称。“木秀於林,风必摧之”,海獭的这身行头可把它害惨了,十八世纪初的俄罗斯人就是奔着海獭來的,他们越过白令海峡,在阿拉斯加沿海一路向南建立狩猎基地,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的第一批白人殖民者,並于十八世纪末拥有了阿拉斯加的主权。但没有几十年,贪婪的毛皮商人几乎把阿拉斯加周围海域的海獭捕尽杀绝,海獭几乎灭种。俄国觉得这片土地不再有什么价值。到了 1854 年爆发了克利米亚战争,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担心阿拉斯加殖民地被英国夺走,主动提议将阿拉斯加卖给美国,最后以 七百二十万美金成交。这筆买下整个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阿拉斯加的钱,即使把通胀计算进去,现在也就三亿多美金,撑死只能买下上海的一个普通小区,这个世界真不知是谁疯了?

游轮向南驶离海湾,进入了大海,风浪逐渐加大,但很快转了180度弯,掉头向北进入相邻的一个峽湾。只见里面大片翠绿色的海水,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岸边的石灰岩在海水千万年的冲蝕下,风化出千奇百怪的形态,这种海边的喀斯突地形也十分迷人,丰富多样的海洋生物更为这片峡湾爭色,但见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边松柏,郁郁青青。登斯船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在这片峽湾中看到的各类动物更为丰富多样,有鲸、海豚、海狮、海豹、众多的各类海鳥。在這里我第一次看到了美国国鳥:白头鹰,还有一种称作 Puffin 的海雀,色彩奇特 ,十分可爱。

P2)沙鸥翔集,锦鳞游泳;远山松柏,郁郁青青。Resurrection Bay, Seward.

P3)Resurrection Bay, Seward.

P4)

游轮继续朝北向峽湾深处开去,峡湾的尽头,但见高山上挂下的冰川伸向了海湾,游轮不断的靠近,方才看清了這片称作 Aialik 冰川之雄伟(请仔细观察图6右下的一条游轮,以它为参照物即可体会冰川的大致规模)。冰川高达百米以上,一公里多宽,只有亲臨其境,才能体会其壮观。再观其色,晶莹剔透,闪着幽幽的兰光,十分迷人。许多人以为冰川就是厚的冰雪,大错也。冰川源于冰雪,常年不化的冰雪被一年又一年厚雪覆盖,在重力的作用下层层挤压,至少经过五十多年的漫長岁月,方能修炼成正果,变成半透明的兰玉。让我们再听其声,这時船長早早关掉了引擎,众人安靜下来,我们听到了從冰川传来的阵阵雷声,这是冰川的前立面,受到后面不断滑下的冰川的推挤,前面又受到海水的阻擋,强大的内应力使之不断的开裂、溃塌。我有一段视频,清楚地纪录下了隆隆的雷声中,一大块冰川從前立面的高处崩塌下来,散裂成许多小冰块,掉落入海水中,就成为兰色的浮冰漂流在翠绿的海水上,请观看本文最后的高清视频。船上靜靜的,能在近距离对冰川观其形、察其色、听其声,实乃平生未有之经历,终身难忘。

P5)Aialik 冰川, Kenai Fjords National Park.

P6)请仔细观察图6右下的一条游轮,以它为参照物即可体会冰川的大致规模

P7)冰川投入大海的怀抱

冰川要百年才能修成,要千年才能缓缓地融入大海。今天我们看到的冰川断立面,很可能是宋朝時期形成的,但它们步不停,头不回,坚决地要最终投入大海母亲的怀抱。今天,冰川在我们这些現代人的见证下完成了它的一生轮回,这千年的努力、辛劳最终得到了最好的回報。

最近有好几位亲友要我对阿拉斯加和挪威的峡湾作些比较,总的感觉挪威的峽湾要长得多,两岸高山耸立,看上去更为大气壮观,但阿拉斯加峡湾似乎有更丰富的海洋生物和更多更壮观的冰川。有关的细节我可能会写进挪威自驾游的系列中。

我们在阿拉斯加的最后两夜是住在市镇 Soldotna。從此小镇朝南去 Homer 两小時不到,往后朝北回到 Anchorage 也就两个来小時,即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而且小镇环境幽靜,吃住的开销比起景区热点来可省不少,这是自驾游带来的一大好处。

小镇只有四千多人口,可千万不能小看了它。著名的 Kenai River 就流淌在小镇边上,因之小镇又自称 Kenai River city。Kenai River 源起於 Skilak Lake, 周围的雪山为河流提供了充沛的水量,和有保证的高清水质。Kenai River 從高到底,由東向西一路奔腾最后注入海湾,为三文鱼、鳟鱼、彩虹鱼等提供了最佳的栖息、迴游场所。小镇成为世界有名的垂钓佳地,1985年,这里钓起了一条 97.4 磅的 King salmon ,这个世界纪录一直保持之今,成为了小镇的骄傲。

市镇虽小,可是五臓倶全。开车转一圈,也就几分钟的時间,有一所高中,有市政府中心,竟然还有一个百货商城,进去一看,不及国内村一级的百货店規模,里面小猫二、三只,冷清得可以。我们在阿拉斯加最后的晚餐是在小镇的 Froso's 用的。这是家族经营的歺館,坐下一看菜单,有些失望。十多天了,一直没有吃到满意的蔬菜,我们与服务员作了沟通。服务员回进去与老板商量后,出来说没有问题,让我们自己设计菜式。那晩我们享受了一顿阿拉斯加最好的晚餐,有大盆的煮熟的新鲜蔬菜,还有美味的当地鲜鱼,太尽兴了。

我们的旅館Aspen Hotel就在 Kenai River 边上,從房间的窗口望出去,在树丛的空隙可以看到那流淌着的墨绿色的河水。清晨和傍晚就在河旁散散步,请仔细看一下那張河流旳照片,左角边的枎梯是为垂钓者专设的,我就站在上面,看着墨绿色的河水静静地淌过我的身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P8) Kenai River, Soldotna

P9)阿拉斯加这里的山水与在挪威看到的非常相似。

P10)這張照片展示了 Alaska 的另一番风情。 Summit lake, on Seward Hwy.

最后的那張照片也摄於离 Soldotna 不远的地方,朋友们看了都有些不太想信。阿拉斯加怎么会有这种这种温带风光?由於地处太平洋东海岸,受大洋暖流之惠,阿拉斯加的南部海湾湿润暖和,因而就有了完全不同於内陸的风情,多姿多彩这真是阿拉斯加魄力之所在,就象一个美女顾盼流连之间,会展示出千种风情。阿拉斯加:思君忆君,魂牵梦萦!

上篇博文中我提到去Ak-8公路途中的一段难忘的经历,特放在下面的附件中。胆小的请勿打开,看了也不要用电话去告诉你在国外的亲友,否则NSA有可能请我去喝茶,嘿嘿,开开玩笑

Alaska.pdf

[1]峡湾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槽谷,为海侵后被淹没的冰川槽谷,是冰川槽谷的一种特殊形式。在高纬度地区,大陆冰川和岛状冰盖能伸入海洋,冰川谷进入海面以下,继续深掘,拓宽冰床,冰期后海面上升,下端被海水入侵淹没,受海水影响,形成两侧岸壁平直、陡峭、谷底宽、深度大的海湾,即峡湾。

冰川崩塌过程的高清视频,如网速许可,请置播放器于高清
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yMzI0MTUwMA==.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61988-945747.html

上一篇:2015年最珍贵的照片
下一篇:劝君多做庄生梦,劝君莫作手机控

51 武夷山 苏德辰 陈楷翰 孙颉 袁海涛 檀成龙 李土荣 田云川 季顺平 黄永义 鲍海飞 李竞 许培扬 余皓 姬扬 杨正瓴 张能立 张行者 刘全慧 蔡小宁 吕洪波 陆玲 彭真明 彭渤 徐晓 王德华 白龙亮 黄仁勇 赵建民 刘光银 李东风 翟自洋 籍利平 韦四江 唐常杰 刘炜 蒋德明 shenlu xiyouxiyou zjzhaokeqin decipherer biofans bridgeneer dswayb chenhuansheng aliala bh3y yunmu qzw crossing ssmmach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5: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