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毕竟,天理良心还在

已有 6150 次阅读 2014-10-10 18:48 |个人分类:观点建议|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教师,称职,敬业,知耻| 教师, 敬业, 称职, 知耻

昨天2014年109日下午,经朋友提醒看到勾攀峰先生博客 16:42留言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239839

本学期,学校安排我来武汉“充电”学习。近几年来,由于管理工作繁重,影响了自己的教学与科研工作。以后,我将逐步减少教学科研工作,专心从事行政管理工作。

并发现勾先生已删除326日博文(百度快照

[1]“对质疑论文数据的答复”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39839-779421.html

 据有关领导说明,勾院长2012年前招收的研究生已配备副导师,2013年和2014年招收的研究生已全部转给其他老师,今后不再招收研究生。

与博文[1] 的确认数据错误相同,这也是相关方面迫于特别压力的协调结果,并不是学术委员会的工作业绩。此外,我真切地期望,相关期刊、学术团体以及科学基金不再邀请勾院长担任专家从事审稿、鉴定以及评审工作,使其能专心从事行政管理工作”;勾院长也不再到煤矿寻求横向课题——巷道支护事关矿工生命啊。

虽然有些迟啦,但总算能够向大家报告,让大家放心。谢谢朋友的支持和鼓励,谢谢科学网的支持和帮助。谢谢大家啦。 容我借此机会再说几句感想。

总算又办成一件事,也确实不容易呢。对错、真假之公开确定,竟如此困难,放眼国外大约绝无仅有;教师、院长之直接争执,竟如此落幕,回望国内大约绝无仅有。毫无疑问,只要努力,只要坚持,只要依着道义而无所畏惧,终究要成功的。毕竟,天理良心还在。

现在学校制定的许多政策引诱乃至逼迫教师和研究生偏离正道;而某些“领导教授”不具备从事教学的知识水准,不具备从事研究的学术素养,却招收大量研究生以完成大量科研项目,却没有能够成立的结果。博文例不十,法不立 .pdf所示只是冰山一角。学术尊严何在呢。

古语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来大树有了十年就能不怕风不怕雨,自由自在地生长;而人才的培养需要几代人的持续努力。可是,某些“领导教授”看不懂学生写的文章,却自己做了第一作者;被人指出错漏百出之后,院学术委员会却以把关不严替其推脱。师道尊严何在呢。

学术腐败并不可怕,各国都有;只是中国特色的处理过程才值得担忧。以前只是听说某些河流、湖泊失去了自我净化的能力;现在中国学术界似乎也失去了自我净化的能力。诚可叹也。

 最后约略回顾一年来所做的努力。

20131024日《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请勾攀峰先生答复我的讨论稿而开始直接争执,因勾先生邀请刊物常务主编到校说明“论文完全没有问题”,而请求院、校两级学术委员会审查,均不予受理;后因讨论稿的刊发目录删除,2014年元月6日在科学网贴出博文

[2]请博士勾攀峰先生给出原始数据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6352.html

[3]请博导勾攀峰先生阅读教科书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6360.html

及相关说明读圣贤书,所学何事(1) .pdf读圣贤书,所学何事(2) .pdf,读圣贤书,所学何事(3).pdf

继而贴出多封公开信,最后贴出 "确定勾攀峰先生试验数据造假并不难",终获校学术委员会受理。

418日校学术委员会基于“(博文[2所涉2000年两篇论文)数据处理不规范,计算公式有误,结论不可靠”,对勾先生作出停招博士研究生(3)的处理;但没有考虑博文[3]所涉近年两篇论文;因而有多人劝说,“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也就漏除以4”,“也不能一棍子将人打死,国家培养一位教授博导不易”,以及“不要与人家比,人家好是人家的;自己把日子过好”,等等。误解何其深也。我不要求对勾先生做任何处分,只是认为其不适合担任教师。

勾院长5月仍招收一名博士研究生;6月主持与《煤炭学报》编辑的座谈,称其录用率是百分之十,发表的论文质量都很高;赴西班牙参加国际岩石力学会议,并让同行老师在学院汇报;等等。此外,勾院长也不认为近年发表的文章“有什么问题”。教科书都不能看懂,怎能做教师呢。大学教师总该称职、敬业而知耻啊。

71日在研究生处与老处长的谈话,最终促使我不计代价阻止勾院长继续从事教学、研究工作;73日上午贴出博文“我又败了——跟大家说一声.pdf”。下午知道能源学院学术委员会得到校领导指示,基于博文[3]对勾先生的近年两篇论文进行调查。

校领导曾答应教师节前予以处理,可等到911日也没有答复;不得已重开博客,并贴出改编的佛教故事“何苦来哉?侨居是山,心不忍耳”。16日得到“处理意见”复印件,知道能源学院学术委员会的意见“(两篇论文的第一作者)勾攀峰教授没有认真把关”;学校就此作出的处理过于有趣而收回。

矿工为我们提供了光明和温暖,而巷道支护事关矿工安全;因而再次向相关领导表明“将不计代价阻止勾院长从事教学、研究工作”;后经多方协调,最终勾先生发出前述声明并接受相应处理。

我想,即使博文[2][3]是匿名的,周英先生和郭文兵先生——分管科研和研究生教学的校长和院长,也应该为了学校声誉、为了教学研究,积极进行调查,尽快作出判断和处理。那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啊。可是,事实呢?这就是中国的大学啊!

困惑和郁闷、误解和嘲讽、压力和威胁,伴随着一年的光阴。回望来路,悲从中来;不过,今天毕竟可以高声说出——天理良心还在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834574.html

上一篇:“百钱百鸡”求解与思考方法变迁
下一篇:借都江堰说些没有公式的力学

27 张忆文 朱晓刚 王小平 赵美娣 张晓良 张能立 陈奂生 卢萌盟 李慧鑫 沈律 马建敏 李健 武夷山 徐大彬 曹俊兴 张德元 李颖业 张磊 迟延崑 dulizhi95 huangnigang1 danny201401 shuxuewangzi kinghorse xiaoniu123 qzw xliang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9: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