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一口钟——电视剧《西游记》观后

已有 5097 次阅读 2014-9-21 21:10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一口钟,西游记,知错即开| 西游记, 一口钟, 知错即开

今天正月初一,上午就是打电话、接电话,说“新年好”,说“万事如意”。电视一直开着,36个频道换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停在旅游频道。那《西游记》景色优美,言语风趣,真是赏心悦目,断断续续地不知看了多少年。

其时正说到唐僧与车迟国的国师赌法猜宝。一位国师猜“柜里是山河社稷袄,乾坤地理裙”。唐僧依从孙悟空的意见,猜“柜里是破烂流丢一口钟”。三位国师与唐僧的三位徒弟斗嘴不停。“乖,知道不?破烂流丢一口钟,就是件坏衣服,没有袖子的衣服”。我以教书为业,好为人师乃是本性使然。自己也知道,说多了别人听得心烦,可总是管不住。

赵丽蓉皇后满脸堆笑,从龙座上走下来,打开柜子。只见一口破损的钟,敲的钟,根本不是衣服。我赶紧拿出《现代汉语词典》,翻到“钟”字,并无衣服的解释;又搬出《辞源》,数了几次笔画,才在第四册找到“鐘”和“鍾”;可惜,都没有相关解释。这可着了慌,取出一册简装的《西游记》,第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心猿显圣灭诸邪”有:

   (行者变作蟭蟟虫)钻将进去,见一个红漆丹盘,内放一套宫衣,乃是山河社稷袄,乾坤地理裙。用手拿起来,抖乱了,咬破舌尖,一口血哨喷将去,叫声“变”!即变作一件破烂流丢一口钟,临行前又撒上一泡臊尿,……

不过,从上到下读了两遍,也看不出一口钟是什么。电视里声音大起来——该广告啦。女儿倚过来看书,说:“孙悟空真不象个英雄好汉”。妻子不断地换台,换来换去都是广告,也就那几样东西、那几句话;于是把声音消了,说:“你与孙悟空可不要讲什么道理。他还能把道士变成和尚,把衣服变成钟有什么不能。干吗非要说这一口钟是件衣服不是口钟”。

我记得“破破烂烂一口钟”是件衣服;好在读书有限,读过的书也就多少有些印象。找出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要说实话,这书让人难受,并没有看完;现在又来翻检,颇不情愿。第四十三回“八座荒唐起居无节,一班龌龊堂构相承”:

(区奉仁)只见炕上那个打盹的人,忽然“啊唷”一声,从上下来,站着伸了一个懒腰,仍就歪下。却不知从哪里拖到一件又破又烂的一口钟围在身上,拥抱而卧;一双脚露在外头,却是穿了一双靴子。

这象是衣服,但书中没有注释。又找出刘鹗的《老残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2版。书是大学毕业前买的,跟着我走了三个省,换了七、八次家,可十八年前读的书也就一别十八年;捧在手上,颇有些江山依旧、人事全非的感叹。随意地向后翻,快速地向下读;内容并不陌生,感觉却是全新的。十八年的饭并没有白吃啊。读到第六回“万家流血顶染猩红,一席谈心辩生狐白”:

(东造)忽然看见老残穿着一件棉袍子,说着:“这种冷天,怎么还穿棉袍子呢?”老残道:“毫不觉冷。我们从小儿不穿皮袍子的人,这棉袍子的力量恐怕比你们的狐皮还要暖和些呢。”东造道:“那究竟不妥。”喊:“来个人!你们把我扁皮箱里,还有一件白狐一裹圆的袍子取出来,送到铁老爷屋子里去。”老残道:“千万不必!我决非客气。你想,天下有穿狐皮袍子摇串铃的吗?”

页脚注解“一裹圆­—— 一种无袖、左右不开衩的长袍,即斗篷,也叫一口钟(注释者戴鸿森)”。原来,我是从“一裹圆”认识“一口钟”的;心中一阵欢喜,将三本书,《西游记》、《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捧到女儿面前,说:“你看,你看。破烂流丢一口钟的前面还有数量词一件呢。破烂流丢的一口钟,并不是一口破烂流丢的钟。”

不过,老家的斗篷是竹篾编制的、宽沿的帽子,用来遮阳蔽雨的。顺手翻开《现代汉语词典》,【斗篷】①披在肩上的没有袖子的外衣。②<方言>斗笠。我一直将斗篷理解为斗笠,读错的书想来不少。陶渊明的“爱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或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固然,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但凡事都讲认真,可能什么事儿也办不成。 

畅快地吃了午饭,安稳地睡了午觉;忽然想到也该买一部《辞海》才好,当即邀女儿同往东方红广场的新华书店,本市最大的书店。书店装修重新开张的字幕广告,几天来不停地在电视画面下走过,换到哪个台都有,想不看也不行。

《辞海》以旧换新的广告,贴在书店的玻璃门上,在明亮的阳光照耀下分外醒目。旧版一套作价170元,添310元,可购99版《辞海》一套三册480元。书店要旧版《辞海》干什么呢?我没有旧版《辞海》,也没有480元钱。还好,缩印本一册230元。

书店中心区域是文学名著,古今中外,分类陈列。三国、水浒、西游记,满满地放了一架。有三家出版社的《西游记》,印刷考究,两册精装。因记得回目,很快找到“破烂流丢一口钟”。两家的有注释。可惜没带纸和笔,不停地自责。过去穿中山装,左胸前的袋子总是真的,有文化的谁不插支钢笔呢。

算着袋里的钱,女儿挑了悬念小说《第三种可能》,我则选了《范曾散文三十三篇》;退到门口拿本《辞海》。把书和三张百元的票子递给营业员,道:“新年好。能借支笔用吗?”。一位递过支塑料管的圆珠笔和几张收费条,说:“快点儿写,我还要用呢”。我说声“谢谢”就去看那《西游记》;刚写两个字,想到营业员的话,把书拿到柜台上来抄写。见营业员要开票,就把圆珠笔让出来。另一位营业员找来钢笔,说:“不着急,慢慢写。”女儿说:“怎么写得这么慢!我来吧。”说话之间我也就写好了。

出了店门,女儿将找回的一把钱抓给我,大大小小十来张。我提着书,只能一手塞进裤袋。突然觉得少了什么,让女儿抱着书,把西装的九个袋子摸了一遍。小纸条没有啦。女儿说:“该不是还在店里呢。”我把钱拿出来,一一理平,而后转身进店;见纸条还原样在那儿,心中一阵欢喜,对营业员连说“谢谢”,又远远地对女儿说“没有丢,没有丢”。

女儿正看着前方的东方红广场。那里满是套圈摸奖买彩票的人,一堆一堆的,一片一片的。“怎么没见卖气球的呢?”女儿满脸失望,正对着明亮的太阳,“我都高中生啦,并不想买。只是 ……”,她没有把话说完,仰头看那明亮的太阳。早春的太阳也颇有些力量。

喇叭里通报中奖的消息,充满诱惑。“哎,这儿在生产百万富翁呢,还不少呢”,我边走边念横幅,“福利彩票,体育彩票,足球彩票,中原风采 ……。呀,名堂还真不少呢。”

“还不是一色头的赌博,黑压压的人头”,女儿不知哪来的怨气,说完就快速地向前走;没走几步就猛地停住,转过身来,“爸!你词典查错了。直接查‘一口钟’,查‘一’就行”。确实如此!这我能不知道,只是当时糊涂了。看来,自填一气的错着并不是棋圣的专利;只是咱们凡夫俗子,错了也不容易知道,不像面前总有对手的棋圣。想到棋圣,墙头就是——双手抱臂,凝视远方。 

爬上三楼,妻子正好把两重门打开。自家人的脚步声,一进楼道就能听出来。不过,防盗门是向外开的,差一点儿就撞上我的鼻子。“呀,买得不少”,只说了一句话就回头看她的电视。四人在说相声:一位导演要招人演警察;另三位都争着说警察曾给自己家的帮助,演警察最合适。“呀!地方办联欢晚会,部委也办”,我真不知道发现什么新大陆。妻子说:“那也得看什么部。你煤炭部行么?办了能上电视么?”

“煤炭部早被精简了!”我丢下一句气话就进了书房,查《现代汉语词典》。这是大学毕业后买的,替代《新华字典》而一直放在书桌右上角。十八年翻检之下颇有些破旧,可能再称“现代”?不过,“现代”二字也实在不好理解。那时“到本世纪末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四个现代化”,是举国皆知的宏伟目标;而今又有多少人读过2001《人民日报》七·一社论:“到本世纪中叶新中国建国100周年的时候,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战略目标体现着中国共产党人的雄心壮志和英雄气概。我也四十岁了,却不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而许多主义竟进入“后现代”。真是越活越糊涂!嘿,凡人哪能四十而不惑呢。

破旧的《现代汉语词典》引起我如此的联想,颇感诧异;努力拉住思绪,向后翻找。【一口钟】<方>斗篷(因为样子象古乐器的钟)。多亏上午查过“斗篷”,知道是披在肩上的、没有袖子的外衣,不能理解为斗笠。忽然觉得,“一”虽简单,可同音字多,领词也不少——从“一把手”开始,“一鼻孔出气”、“一棍子打死”真是“一应俱全”,最后“一总”竟有八页之多。又搬出《辞源》,“一”是第一册的第一个字。【一口鐘】指一种无袖不开衩的长外衣。以形似钟覆,故名。又叫斗篷、莲蓬衣、一裹圆。明·方以智《通雅》三六 ……。《西游记》三六:“有的披了袈纱,有的着了偏衫,无的穿着个一口钟直裰。”

《辞源》解释得清楚明白,只是最后一句不好理解。查《西游记》,说是宝林寺和尚受孙悟空逼迫,为迎接唐僧而齐整穿着。唐僧有这样的徒弟,真是好福气。后面还有一句,“十分穷的,没有长衣服,就把腰裙接起两条来披在身上”,和尚自称是“一裹穷”。想来“无的穿”就是“没有衣服穿”,“着”是动词。

“你的《辞海》还没有查呢。查不查?”女儿抱着《辞海》,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后面。“这就查”,不用找,翻开就是,只是字实在是太小。“一口钟 也叫‘一裹圆’、‘ 斗篷’。一种长而无袖、左右不开衩的外衣。因其形如钟,故名。《西游记》第四十六回:‘柜里是件破烂流丢一口钟’”。一语定乾坤。

“就算‘一口钟’该是衣服而不是钟,可要是孙悟空只将衣服变成衣服,小朋友读《西游记》,能象你这样,翻了一本书又一本书,查了小字典又查大字典。到时候,还不是说人家孙悟空给变错了。那怎么办?”妻子说得有理,不能反驳。

“有的书上有解释呢。怕啥”,女儿总是处处维护着我,“爸,你也替咱家的《西游记》写上注释”。于是,从袋中掏出那两张一寸宽、二寸长的收费条,来抄注释:

流丢 方言,形容腐烂欲滴(溃)的形状。黄肃秋注释,西游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

破烂流丢 破破烂烂。“流丢”是形容词语尾,有贬义色彩,如“脏不流丢”(北京方言)。蔡铁鹰注释,西游记,金盾出版社,2000

女儿站在身后,随着我的笔轻轻地读,突然停下来,道:“方言,还北京方言!那孙悟空,不,该说吴承恩是哪里人?”

“孙悟空是傲来国花果山人,吴承恩是江苏淮安人。不过,还有出身地、成长地、工作地以及籍贯、祖籍”,我一边抄写一边应答着,“咱们去看电视吧。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女儿也就不再追问,道:“待会儿教育台还有《西游记》,正好把前面几节补上。”

(初稿于2002年2月12日,后多次删改

注1:2002年3月2日18时许到家,教育台《西游记》恰巧播放到相应内容。不过,皇后打开柜子出现的是一件灰色长外衣——并不破旧,而不是乐器钟;其它情节与前次相同。突然想到赵丽蓉女士虽已仙逝,艺术形象却能凝固而永存于世。凝固的历史还能变形吗?

注2:寒暑假总有《西游记》,赌法猜宝又看到几次,但没有见到乐器钟。时常觉得那次看错了。2006年8月19日22时33分,用“西游记 一口钟”百度到网页约1,640篇。是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注3:2012年8月底学校组织3天“教师培训”,有请河北某大学某教授讲“西游记”。教授细说若干女性对唐僧的追求,并设想自己若是唐僧将做出的应对。回家搜索网络竟意外发现,没有跟了女王、随了公主、从了妖精的电视唐僧,脱了袈裟,他过上了幸福生活

http://www.tj.xinhuanet.com/shkj/2007-04/20/content_9841533.ht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829184.html

上一篇:教师在大学里得到尊重吗
下一篇:关于石转磨力学原理的注记

21 王小平 王富强 姬扬 武夷山 赵美娣 张晓良 吴世凯 冯大诚 褚昭明 李志俊 史晓雷 张忆文 宋泽阳 陆俊茜 李强子 卢萌盟 anonymity monkey1963 dulizhi95 jlx1969 dchl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5 09: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