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爷爷讲的故事 曾力气

已有 2198 次阅读 2014-3-22 20:09 |个人分类:爷爷讲的故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爷爷讲的故事| 爷爷讲的故事

曾力气

尤明庆 

泰州有个铁匠,人称王大力。有条船的锚陷住了,人家来请他帮忙。他说“王大力师傅不在家。我是他徒弟。”夜里他偷偷去把锚摇松了,第二天早晨又主动去码头,说:“王大力师傅昨天没有回来。让我试一把行不行。”他又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锚拔出来。周围的人都夸他大力气,他说:“要是我师傅王大力来,一把就拔出来。哪还用费这些事。” 

百年之前,中国没有什么机械厂,铁匠是不可缺少的人物。试想,种田用的犁锄,缝衣的针剪,做饭用的刀铲,哪样不是铁匠的活儿。至于行船走马的各样物件,离了铁匠也不成。铁匠做的大件是锚,小件是针,真是要眼明手巧,力大心细。

泰州的曾记铁匠铺,是个百年老店,常年雇用八、九个伙计;制做的各种用物在临近几县很有名气。有些伙计后来也自己开炉,再传子传孙,散布各地。他们都为曾记带销货物。带销货物是年底结帐,因而这些铁匠铺不用本钱,就能开一爿大店。这是没有人不乐意干的事情。

现在是曾力气当家。他三十来岁,身高体壮,正是能干的时候。加上凡事都要好中求好,不肯半点儿马虎,因而曾记做的用物真是应有尽有,无人可比。至于船家用的锚,不管要多大,总是承接。家里人手不够,就请邻近的同行来帮忙。有时船家给的钱都得分给这些同行,自己得贴本贴工,但只要活计能漂漂亮亮地交出去,也就心满意足。祖上创立的声名在他手上是更加的发扬光大了。

有年腊月二十二,曾力气一个人在铺子里收拾。伙计们昨天晚上就吃了酒,发了工钱,今天都各奔东西,回家过年,顺便去各地的铁匠铺送些货物,再把这一年卖得的货款收回来。冬天的太阳说落也就落下去了,快得很。曾力气慢慢地洗手,想到一年来出力流汗,虽不存心求名争利,在外是声名远扬,在内是丰衣足食,笑意从粗黑的脸上透出来。

“我们请曾师傅,请曾力气师傅。”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边说边冲进来。

“啥事啊?”曾力气笑着迎上去。

“我们的锚拔不起来了”,那老者答道。说话间走进来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瘦削的身材穿着黑色的长袍,文质彬彬,满脸秀气。他微微地笑着。

“咋能呢”,曾力气笑了笑,“你们是哪儿来的啊?”

“我们是北边戴南的,来四五天了。先是下了两天雨,昨天刮风下雪。今天中午好不容易雪停了,准备开船。谁知锚陷进去了。我们折腾了一下午,也没拔出来。”那老者虽然着急,话还是说得清清楚楚。“你是——,曾师傅呢?”

“呀,真不好办呢。”曾力气也觉得为难,但依旧是满脸笑意。他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天已经黑了,明天再说吧。后天才祭灶呢。”

“我们老大是赵姓,二十三就得祭灶。麻烦你到后面去回一声,可好。”

“那倒没问题。家里人不放心呢。”年轻人大约就是船老大了,不过他进门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笑着。

“这么说明天一大早就得开船啦。”曾力气对他笑笑,仍转过脸去问那老者:“你们靠哪家码头?”

“西北角的王家码头。我们的船最大。你能帮我们请动曾师傅?”依然是那位老者说话,“我们可不敢在河神头前动锹啊。都到年根啦。”

“哪能呢。”曾力气又笑了起来,“你老放心回去吧。没事的。”

“可得请上曾师傅啊。我们的锚有120斤呢。一下午好几个小伙子都没摇动半点儿。”老人仍有些不放心。他还想说什么,被那年轻人伸手止住了。年轻人说了一句“麻烦你啦。明早我来请大家吃茶”,就出了门。

 

曾力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夜也睡不着;轻轻地起来,穿好衣服,到铺子里拿了两根铁钎,出了门。西北风已经停了。半轮月亮刚从东南房顶上露出来,贴在湛蓝的天幕上;天高而且远,一丝儿浮云也没有,星星像眼睛一样眨着,俯视大地。路上的雪不很分明,只是脚踩下去,咯吱咯吱直响。码头上静悄悄的,零零散散地泊着十来条船。河水大约很浅,船都在河中央,而跳板已经抽到船上。黝黑的河面在月光中微微的泛光,而河滩上的积雪像乳白色的地毯,令人恍惚。只有一处漆黑的,像深不见底的泥坑。曾力气停住步,想了一下,就轻轻地奔过去。铁锚平躺那儿:锚柄平贴地面;两根锚爪似好斗的牛角,弯弯向上,粗壮有力。

曾力气将一根铁钎插入土中,用力扭转;一会儿又拔出来,将另一根铁钎插进去,继续用力扭转。来回换了三四次,铁钎可以进入土中2尺深了。他换了一个地方,把铁钎再插进去,用力扭转。虽说是腊月寒冬,曾力气也是浑身发热。他停下来,扶着锚爪喘了一口气,凉气刺骨透心。他随即把手收回来,抬头看那被套牢的大船。呀!船上有两只闪亮的眼睛在注视着他。他吓出一身冷汗。一条狗正端坐船头!他握紧铁钎,慢慢地倒退着,走了十来步,这才转过身来,快速地迈开大步。“曾记铁匠铺”的招牌高高地挂在门前,白底黑字,远远地就看到了。曾力气放慢脚步,仰头看了一眼:风吹雨打了一年,招牌又该油漆一下。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推开虚掩着的大门。

   天还未开亮,曾力气就起来,到铺子里拿一把大锤和一支撬杠,出了家门。路上空无一人,月亮正在南天,孤独皎洁。他在十字路口的茶馆吃了两笼包子,喝了一壶茶,然后转弯向北。快到王家码头时,遇上昨天的两位船家。“怎么就你一个人?曾师傅呢?”那老者有些着急,竟连“您起得早”之类的话都忘了说一声。曾力气笑了笑,没说话。

“噢,曾师傅在后面,让你先拿家伙来。”老人说着,就来接曾力气手中的撬杠,“呀,你的力气也不小哎。”

“人家铁匠师傅能没力气。别说啦”,船老大笑起来,自己接过撬杠,斜提着,对老人说:“你快去买上四笼包子,我先陪师傅去码头。”

曾力气也笑笑:“让我来试一把。若不成,大家一起用力。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说话之间就到了码头。曾力气先对着那锚爪踢了两脚,说:“陷得还真不浅啊”;而后走到另一边,抓住锚尾用力地向上提。直到满脸通红,他才停下来;等脸上的潮红消退了,又走到前面,抓住上面的锚爪向两边拉了三四回。码头似乎已经醒了,岸上、船上都站定了许多人。

曾力气把腰带松开,重新系紧,然后将撬杠从前面插到锚柄下面。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弯下腰。当他的手刚抓住撬杠,脸就一下子红了,脖子也渐渐地红了。突然有人大声叫到:“还不快帮忙”。说话之间就听到许多人从船上蹦下来。站在旁边的船老大这才伸手来抓撬杠;而撬杠却把他的手和铁锚一起提了起来。

大家接过撬杠,把曾力气和铁锚围在中间,但谁也没有说话。曾力气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半晌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笑笑,说:“嗨,嗨。好了。快开船吧。有小东南风呢。不用拉纤,插黑准能到家。”

那老人捧着一笼包子挤进来,热气腾腾,快活地叫道:“拔出来啦,拔出来啦。你是大力气啊,你是真力气啊。”曾力气笑笑,拿了一个包子。他突然觉得脚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一只黑狗依着他的腿来回走动。他赶紧弯腰把包子送到狗的嘴边。待他直起身来,船主已经双手捧钱送到他面前。曾力气笑笑,说:“我们曾家打铁的,只有卖锚要钱,帮人家拔锚那能要钱呢。大家出门在外啊”。他伸手推开船主的钱,拿了一个包子塞进口中。

“曾师傅真是不简单啊。家里的伙计都这么讲义气”。老人把炊笼举得更高。船主都笑出声来,曾力气也只得笑笑,摇摇头,又拿了一个包子丢到地上,再拿一个塞进自己口中,将撬杠扛在右肩,左手提着大锤,头也不回地向上走去。大家跟在后面走上码头就停住了,静静地注视着曾力气的背影——迎着初升的太阳,渐渐远去。

太阳通红的,正在大河的上方。那黑狗猛跑了几步,端坐在雪地,对着太阳昂首高叫。刹时,远近的狗都叫了起来,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78290.html

上一篇:爷爷讲的故事 旗杆进城
下一篇:爷爷讲的故事 顺风

14 武夷山 李健 高召顺 郭保华 冯大诚 徐传胜 朱晓刚 卢萌盟 王小平 李君 dulizhi95 dchlin YanCivilE monkey196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1 13: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