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片片池花对影落,滔滔河水夹冰流

已有 3274 次阅读 2013-12-17 08:00 |个人分类:文史闲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池花向影落,对联,季羡林,水冰| 对联, 季羡林, 池花向影落, 水冰

片片池花对影落,滔滔河水夹冰流

尤 明  

季羡林先生的《荷塘清韵》说,“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我确实觉得四周静得很。我在一片寂静中,默默地坐在那里,水面上看到的是荷花的绿肥、红瘦。倒影映入水中,风乍起,一片莲瓣堕入水中,它从上面向下落,水中的倒影却是从下边向上飞,最后一接触水面,二者合为一,像小船似地漂在那里。我曾在某一本诗话上读到两句诗:‘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作者深惜第二句对仗不工。这也难怪,像‘池花对影落’这样的境界究竟有几个人能参悟呢?”该文选入中学教材,因而所引诗句得到了网上围观。

沈括《梦溪笔谈》称,王安石以“鸟鸣山更幽”对“风定花犹落”而避合掌,似过于本诗;该联也使谢贞——谢氏家族的最后精英——仅存的诗句得以永存。笔者以月明星乃稀作“蝉噪林愈静”的下联。我们替古人问答。

袁枚《随园诗话》称,古人佳句,都有所本:陈元孝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本李群玉沙鸟带声飞远天”;……但并未“深惜第二句对仗不工”。季先生或许另有所读,或许误将自己的感想归于袁枚。

网上有清陈恭尹诗,“百赖无一事,闲来独泛舟。池花对影落,亭柳望风愁。归去三杯醉,回时暂忘忧。清吟惊飞鸟,足见此径幽”。不过,笔者觉得该诗略有欠缺,或许是他人托名所作;随即邮购陈恭尹《独漉堂集》,其中有《秋晚杂兴》:“冷榻眠无次,閒阶立不归。池花影落,河雁带声飞。水畔为渔父,城东即布衣。平生随分得,未觉此心非”,与袁枚所录有三字不同。

诗句为什么有不同的版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8567.html 

网上众多“池花对影落”的下联似不能贴合“影乃花之虚”的关系,难以陪衬花影合一乃昭示世界的死亡过程——香艳的空寂。

笔者所拟下联是河水带冰流”。水冰实为一物,而形态不同。“河水带冰流”就是冰水转化的过程:水或结为冰,封冻全河,不见水流;冰或化为水,奔流入海,再无冰形。冰水变化,封河开河,年复一年,正如花开花落一般。以“流水”对“落花”,真可谓天成。读者或许幻现惊险壮阔的黄河流冰:昔日亲眼所见的场景,或电视、网络的影像,或阅读文字作品如《老残游记》后的构图。

以“河水冰流”索,有查礼(1716−1783)《雪中丁字沽待渡》,角飞城外雪正飞,丁字沽边人渡稀。遥天一望寒云白,村村矮屋藏烟扉。寻梅独向雪中走,呼渡不来空袖手。凭谁写我待渡图,戴笠披蓑临渡口。冻柳栖鸦叫不休,滔滔河水杂冰流。酸风刺面吹愈急,隔岸渔罾带雪收”。诗中角飞城即漂榆津,在天津市东。

黄河裹挟着冰块奔腾而下,是冰快还是水快?当然是冰快!略作解说如下。

水、冰都是由高向低、损失势能而运动。水受到河岸和河床的阻碍,且内部速度可以在局部出现急剧变化而产生摩擦,消耗能量;而冰块浮在水面上方,其重力势能只是耗散于水的作用,即受到水的阻碍,其速度当然要比水快。即冰贴着水面下滑,并非流水携带;下行于三峡激流中的船只也是如此。因而“河水带冰流”并不准确,还是“河水夹冰流”为好。

(拙稿写于2011年上半年,曾投稿一次,未获采用;略作修改贴出)

陈恭尹独漉诗笺陈荆鸿笺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 P16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0418.html

上一篇:非线性哪能想当然呢
下一篇:大学的校报

6 王善勇 董全 刘全慧 王振东 吉宗祥 苏德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8 0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