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浊泾清渭何当分 (附:融合取劣)

已有 5473 次阅读 2013-12-2 14:30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泾渭分明,清浊难分,融合取劣| 融合取劣, 泾渭分明, 清浊难分

“泾渭分明”是个寻常的成语,比喻人或事物的好坏就象泾水和渭水的清浊一样,分得清清楚楚。不过,何者清何者浊,工具书却各有解释。《汉语成语词典》称“古人认为渭水清,泾水浊(实际是泾水比渭水清),两水在陕西境内汇合时,清浊分得很清楚”。

然而“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的汉代民歌,明确表述了泾水之浊。而杜甫久居长安,《哀江头》中“清渭东流剑阁深,去往彼此无消息”,大约不会有误。柳宗元《愚溪对》中亦有“以自彰秽迹,故其名曰浊泾”。

若依1950~1995年水沙测量结果,全年平均泾河水少沙多;两河汛期均非常浑浊,只是泾河更浊;而枯水期两河都接近清水,渭河因泥质河床而略浑一些。因而笼统说泾渭的清浊不太合适。这与京沪两地的冷热有些类似。

全年平均温度,北京比上海低。冬天京沪皆冷,但北京要冷得多;偶尔北京寒流已过气温回升,而上海正为寒流笼罩,短期也可能比北京稍冷。夏天两地均热,北京比上海热、上海比北京热的时侯都有;而最高温度则是北京居前。

泾浊渭清,汇而有界,古人想是亲眼所见,而说出“泾以渭浊”。后来众家释文,以诗为据,而抒己意,似可理解。但《辞源》“ …… 传‘泾渭相入而清浊异’。释文‘泾,浊水也;渭,清水也。’按泾清渭浊合于实际,其两水交汇之处,泾因渭入而浊。诗意甚明,而释文有误”,实在不易领会。

苏轼曾问,“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且不论人为造假比比皆是,事物自身就是复杂多变。仅凭一时一地的观察,论断是非,焉能不误。

1999年11月5日下午,笔者在重庆朝天门看到清晰的清浊分界线,在蓝得发黑的嘉陵江映衬下,黄得透红的长江更显得浑浊不堪;突然想到眼前虽然清浊分明,但两江汇而相混,最终只有浊水东流,清水不复可见。成语“泾渭分明”的解释似乎还得做些补充。 

题目来自杜甫《秋雨叹》之二,“阑风长雨秋纷纷,四海八荒同一云。去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禾头生耳黍穗黑,农夫田妇无消息。城中斗米换衾裯,相许宁论两相直。”

尤明庆.浊泾清渭何当分.焦作工学院学报(社科版),2000,(4); 图片来自网络,谨此致谢 

 

附: 融合取劣

上文所说“浊泾清渭何当分”实际上只有两句话:一是泾渭清浊随时而变,不能一概而定;二是汇而相混只有浊水东流,清水不复可见。

“泾渭分明”的词典解释:比喻人或事物的好坏就象泾水和渭水的清浊一样,分得清清楚楚。不过,这似乎还得做进一步的诠释:原本性质显著不同的人或物,相汇共处之后则不可区分,且整体性质劣化。

融合取劣是普遍现象。譬如两位单身职工,原本只是各好烟酒其一,若合住一室,多半共好烟酒其二;否则就要产生隔阂,不能融合。又如满族入关与汉族融合,结果是汉族男人留辫,满族女子裹足。若有大学教务处长的教授去做了副县长,与由镇长、局长以及县办公室主任提拔的副县长们,一起办公、开会、出差和吃饭,又会是怎样呢?

知识界与政界和工商界在更深、更广地融合。过去只是学而优则仕,现在又多了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富、富而优则学,还混杂着富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富;由此产生了众多的学者型官员、官员型学者、学者型企业家、企业家型学者,等等。学者的含义呢?

中国大学没有明确区分教员和职员,存在大量“双肩挑”人员,其影响似乎需要加以研究。实际的扁担挑运,能人可以双肩轮换,可还是一根扁担。真能两根扁担双肩挑运吗?


同事在学院办公室向我说:“那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坏人,该怎么讲”;另一人说“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

我想了一下,答道:“这略有些不同。如果是白,当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现在是红与黑相混。两份红,不,十份红,与一份黑相混,那该怎样呢?”

我又说:“同一学生若跟着不同的导师,学习态度当然会有所不同;但是,两位刚来的年轻博士,在同一个工作室合作研究领导的课题,那该怎样呢?假如3人能愉快合作的话”。

同事也就不再说话。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语出西晋·傅玄(217—278)的《太子少傅箴》。从百度百科复制部分傅玄名句如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声和则响清,形正则影直。

势利之交出乎情,道义之交出乎理;情易变,理难忘。

3 志士惜日短,愁人知夜长。

4 同声自相应,同心自相知。

5 开收谏之路,纳逆已之言。

6 政在去私,私不去则公道亡。

7 立德之本,莫尚乎正心:心正而后身正。

8 正者吉之路,邪者凶之征。

9 祸莫大于无信。 

今晨散步,遇到一位朋友,同行而闲谈半小时。朋友称,融合取劣并不具有普遍性,如袁隆平的杂交稻。我说,那稻可不能再育啊,其兴旺也是“吃了子孙饭”呢。20160706 备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46453.html

上一篇:扁担挑运的力学原理
下一篇:力学的定义

8 曹聪 武夷山 郭保华 李红莉 李本先 happylittlejoe sucd zhouguanghu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5 18: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