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清明节说几句历史地理(附: "吴戈"释义) 精选

已有 4332 次阅读 2018-4-5 18:33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清明节, 历史地理, 地图

今天是清明节。夜里下了雨,气温已经降到5℃——3日最高温度34℃呢,天气也有些阴沉。清晨读到武际可老师的文章,觉得也该写几句以“应节”。

士甘焚死不公侯 ——清明时节纪念介子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72-1107277.html 

       屈原《九歌·国殇》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桴兮击鸣鼓。

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文字从网上复制。因版本较多,依据所记忆的高中课本进行了选取。参见博文

诗句为什么有不同的版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8567.html


 “百度百科”该条目中注释:“手里拿着吴国的戈,身上披着犀牛皮制作的甲。吴戈:吴国制造的戈,当时吴国的冶铁技术较先进,吴戈因锋利而闻名”。 

其时秦楚相战正酣,“带长剑兮挟秦弓”理解为秦国之弓,或许能够成立;不过,吴国在公元前473(《辞海》)或前475(《辞源》)已为越所灭,而越国又在公元前约306年为楚国所灭,在屈原(公元前340年—前278)的年代,“吴戈”的含义或许不是上述解释。

有说“吴”本义乃大,如清明节之清明,本有字义,后来用于清朝、明朝之国名。明瓷固然是明朝的瓷器,但明器却是冥器之雅称;至于民众期盼的清官并不是清朝的官员。读书可不能望文生义呢。

《辞海》“戟名。一说,盾名”、《辞源》“盾名,一说为戟”释义后均引该诗句作例而未作解说,或许是明智的处置(?请参见文后说明)翻出“杨宪益,戴乃迭 英译. 楚辞选. 外文出版社,2001. p65”,译为“We grasp huge Shields, Clad in Rhinoceros Hide”,即“大盾”。

cihai.jpg

读“杨绛. 杂忆与杂写. 三联书店,1994(第一版第一次印刷)”中19911月所写文章“车过古战场——追忆与钱穆先生同行赴京”,觉得文中所述地理位置或有疏漏;后来又购买了1999年第二版,文字没有变化,扫描如下。

 

如果“蔚然而深秀”的琅琊山是欧阳修《醉翁亭记》所说,那该在滁州;而从南京去北京,线路是滁州、蚌埠、徐州、泰安。这是容易确认的。文章最后还述及,邀请钱穆参加苏州建城二千五百年纪念大会的信件中,因钱钟书将“明年”写为“今年”、“二千五百年”写为“二千年”,主办单位把信退回要求重写。公开出版的书籍文章偶尔有些疏漏,对此不能过度解读啊。

历史地理真是复杂。唐宋以前古人所说的山东指崤山或华山以东,王维诗中“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乃是其老家蒲州(今山西运城);而“登河北城楼作”之河北傅岩则在今山西平陆,尽管河南安阳也有与傅说相关的王相岩。(20095月作为材料学院的家属参观红旗渠后到石板岩乡游玩。此次旅游见到早已闻名的JHG 教授;此后再未相遇,而教授竟在20125月车祸辞世,仅享年42岁。看到9年前的照片,真是痛惜不已)

又,现在河南省有安阳、鹤壁、濮阳、新乡、焦作、济源等地在黄河左岸或黄河之北,并不在“黄河之南”——某些文字记载或许600年之后会引起对黄河流路的误判,不知可有人借着地理而要“改写历史”呢。

附录: 《咬文嚼字》2009年第4_吴戈_是何物_肖文郁.pdf 所说似乎有理,撮录如下。

朱东润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吴戈吴国所产的戈以锋利著名。”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吴戈,吴国造的戈指好戈。”作出类似解释的注本辞书很多。不过,屈原创作九歌吴国已灭亡200来年楚国军队使用的武器怎么可能还是吴国所产的戈?

《辞源》(修订本):“吴戈, 盾名。”此说可能来自东汉王逸《楚辞章句》:“戈, 戟也。甲, 恺也。言国殇始从军之时, 手持吴戟, 身披犀恺而行也。或曰操吾科。吾科, 循(同“盾”)之名也。”他看到《楚辞》的另一种本子作“操吾科兮披犀甲”, 而“吾科”是一种盾牌的名称。

闻一多《楚辞校补》认为当作“吾科”:“按下文‘车错毂兮短兵接’,注曰:‘短兵, 剑也。’既系短兵相接, 而戈乃长兵, 则所操亦非吴戈明甚。且刀剑戈戟, 亦并无操之理, 此自当以作‘吾科’为得。”所以“吴戈”是盾而不是“吴地之戈”。郭沫若先生也认为,《国殇》原文当作“操吴科兮披犀甲”,“吴科”是盾的别名, 通行本作“吴戈”当是后人不解“吴科”之义而妄改。

其实, “吴”本来是古代南方的一个方言词, 意思是“大”。西汉扬雄《方言》卷十二:“吴, 大也。”《史记·吴太伯世家》: “太伯之奔荆蛮, 自号句吴 (句, 也写作“勾”, 语气词, 无实义) 。”南方土语“大”又呼作“吴”,故太伯迁居江南, 人乡随俗, 自号“句吴”。“句吴”, 犹今言“老大”。“吴国”犹今言“大国”。

《涉江》是屈原所作《九章》之一, 为屈原于流放途中所作, 记述其渡江南下的历程和心情。诗中说:“乘舲船予上沅兮, 齐吴榜以击汰。”朱东润主编《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吴,大。吴榜,大桨。一说, 指吴地制造的船桨。”若把“吴榜”的“吴”当作地名看, 则是很奇怪的。难道楚人连船桨也不会造, 或者自己所造的船桨都不如吴地的船桨么?将“吴”释为“大”应该是正确的。“榜”之大者称为“吴榜”,“戈”之大者也称为“吴戈”了。 

_吴戈_新解_王闰吉.pdf说“吴戈、吴魁、吾科、吴科”是连绵词,声近义通,都是指大盾。想来也有道理。不过,《辞海》以及《辞源》的释义实在有些欠妥:戈与戟以及矛虽说都是长柄的进攻性武器,但也略有些不同;而让人觉得“戈”可以解释为盾更是不妥。 

工具书似可简明地释义:“吴戈  吴地所产之戈:操吴戈兮披犀甲。一说,大戈。吴本义大,如吴榜乃大桨。另说为吴科吴魁或吾科之误,大盾”。 

汉语词汇表达有时缺乏清晰准确。

女儿十岁左右看《猫和老鼠》时发现,“一个老猫,啥可怕,壮起鼠胆,把它推翻”用相同语调说成“一个老猫,啥可怕,壮起鼠胆,把它推翻”,意义相同。博友给出如下例子:

姚小鸥 2014-1-4 09:35 中国队大胜美国队,中国队大败美国队。

李志强 2014-1-4 21:29 真是了得=真是了不得。

yinzai1002 2014-1-16 19:39 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safe110 2016-3-15 09:22 出仕 和 入仕 都是离家去做官.两者的反义词是 致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107579.html

上一篇:闲谈大气压力
下一篇:柔性牵引

22 冯大诚 史晓雷 李毅伟 迟延崑 朱晓刚 黄永义 魏焱明 陈奂生 张云 董全 包德洲 孙杨 张晓良 杨正瓴 杨学祥 谢力 李学宽 马鸣 吕洪波 陈京 yangb919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2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