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又得清闲说山水

已有 1150 次阅读 2018-1-2 11:34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山,水,路

为了改善空气质量,焦作市决定在2017年124日至31日汽车单双号限行,公交车免费。

星期天家人上街买了许多衣服回来,说车上人真是多啊,站的地方都没有。我说,那你是打车回来。答道:“那倒没有;也没见出租车,说加气困难,要提价呢”。看衣服的时候就拍照发给女儿。女儿说,要《西游记》连环画,小时候听我讲过的;又说网上查了,“真多,没法选。得你去新华书店”。不敢推辞,说“星期一二四有课。只能周三去”。

今天午饭后就出门。上车时习惯地说声“前面家里的刷过卡啦”——也不知是说给开车师傅、旁边乘客还是自己听的。不过,今天说了,可真有些喜剧的效果呢;走上两节台阶到后排中间坐下讲给家人听,也让她笑笑。又说“站了3个人,还空着一个座位”;家人说,“上次挤在门口的两位老爷爷说话才有趣呢:什么免费限行,反而没车坐”。65岁以上老人坐车免费——刷卡机叫“老人卡、老人卡”(市政补贴公交3毛钱),总有人让座的,且不说车左侧设有3排共5个爱心专座——最后的单座对着中部的后门

家人说:“天气真好啊,山看得清清楚楚。远望市区就贴在山脚上;越向前楼越高、山越低,过了这个大转盘(周长约980米,留待将来建立交桥的)路名由迎宾路改为塔南路,山就没有楼高了;真到了缝山针的山脚下,看楼房就像积木”。我说:“是啊,山不与楼争高低。你可记得南京中山陵,一路坡度不同、景物变化呢。蓝天红日白云才好啊。不知年后还继续限行么”。

焦作在太行山之南,古称山阳;向南约20km 就是黄河,其在北宋之前转向东北入渤海,因而此地又称河内。竹林七贤曾在此盘桓,向秀《思旧赋》有“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

 

 从缝山针的山脚向南看。该路正对塔南路-迎宾路,远景电视塔西侧(右)就是大转盘。 

19世纪末英国福公司在焦作开办煤矿起,凤凰山便成了采石场——上世纪90年代曾有12家,其南侧数里长的山体经百年之开采而削去半边。进入新世纪开始整治而建成缝山针公园(百度百科的介绍)。

20015月曾受邀到山阳饭店参加“北山整治方案”的论证。在介绍相关规划之后,组织者说“M市长已经原则同意,请大家发表意见”。因会场长时沉默,不得已先说话——就边坡稳定等岩石力学领域的内容表明看法,对其他问题也简略地陈述了自己的疑虑;其后从事爆破工程的本校同仁表明相关设计施工困难,一位老者基于焦作气候条件对园林设计尤其是树种选取提出意见。会场当然热闹起来,有几位竟以我之疑虑为开场白。最后组织者说:“我们将重新规划再请大家审查”。以后我未参加类似的论证会;不过,现在的缝山针公园与那次论证方案不同。 

前座年过半百、两鬓苍苍的老大爷(?)转过身,说:“限行管什么用?知道停了多少厂?山后的水泥厂都停了。人家也要开工资过年的!今年就剩两个月啦”。我向他点头致意,笑着说:“是的,是的。两个月过春节。今年天气干啊,该有两个月没下雨啦。”

“再过两天就冬至,小雪、大雪,一场雪也没有。还好有南水北调,南边沙河也放水了”,家人说:“先去新华书店;若买不到‘福’字,回头再来山阳商场”。我回转身说:“请得到的,请得到的”。

塔南路倒虹吸西侧施工时期的照片。向前(东)仍以倒虹吸方式穿过铁路。最大的倒虹吸是穿过黄河的隧道。

“南水北调好,那要看对谁说啦”,老大爷在身后说:“现在水渠把新区、老区隔开,路都不顺啦”。我只得再转身点头致意,笑着说:“是的,是的。是有几座桥好看绕弯子呢。走下面过的涵洞可真是有些低啊(水渠高程是确定的,不能象铁道路基依据地形调整),就怕夏天积水淹车。”

“积水淹车是小事,每个道口派人守着就行。你是外地口音。2000年那场洪水知道么”。听我说来焦作30年,老大爷就接着说:“山上的老牛都顺着群英河冲到()市委桥头,这前面淤泥有半米高。你说,北山有多少条沟要从这水渠下面过?”

说话之间就到了南水北调的水渠,只是它是倒虹吸从路下面过的;再向东还是以倒虹吸穿过铁路。车接着从下面过铁路到了老市区。“这里09年挖开后三年才填上,绕行便道尽是尘土,我每天得走四趟”,老大爷说着就站起来,在“远大未来城”站下车。这里原来的站名是“钢厂”。

家人说:“车后面悬着这么长干嘛!”车从铁路桥下过时有些颠簸。“为了师傅转向省点儿劲,前轮不能多受力啊说话之间也就到了:一条路直向北7站公里。下车见两端路口都是红灯(协调多个路口信号以提高车辆通过率称为绿波设计),就随众从车后走到路西。其间北望纪念塔、东方红广场和人民大会堂——似乎还是30年前的模样呢。附近楼房都已拆建过了。

儿童图书在四楼。买四本书,到书店门口等车。“现在还没有过年,你说山阳商城真能买到‘福’字”。“当然能请到的”,转过身对着家人,正色道:“待会儿请时,你可不要说话”。“知道的,不讲价。只要有,不管人家要多少钱都买。不,都请。是请,不是买”。我有些生气,说:“还说!到那儿别说话”。家人笑起来,说:“你大学教授竟不让人说话。车来啦”。

人实在是多,下车的、上车的,都多。前门已经挤住了。见有人从后门上车,自己奔过去,正好能贴门站着,随即高声报告“上车了”。到“钢厂”随着人流下车,也就能最先上车,站到那爱心座的旁边——真是好位置呢:三面不挤!

南水北调水渠就是“晓庄”。见两扇宽的后门同时上下,真有些混乱呢。于是,踮起脚高声叫道,“等下完了再上,下完了再上”;到“太极景润”时又叫道,“门口的先下去,给让个道。下了再上,下了再上”。在“山阳商城”下车的想来很多,前后门都有人说“下完了再上”,自己不别高叫而顺畅下车,真是高兴。见家人从前门走来,笑着说:“还是有人说话好啊”。


照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运用,致谢拍摄者。

2014年元旦贴出 难得清闲绘白云——元旦闲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4755.html 

  昨天重读一遍,真有“往事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的感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092661.html

上一篇:浮力杂谈
下一篇:真是过犹不及啊
收藏 分享 举报

20 张云 朱晓刚 张叔勇 徐令予 李颖业 史晓雷 李毅伟 武夷山 刘全慧 逄焕东 张忆文 杨正瓴 张晓良 姬扬 李健 李泳 郑永军 汪晓军 魏焱明 杜立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3 10: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