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已有 1006 次阅读 2017-11-14 11:17 |个人分类:教学|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雪泥鸿爪,试卷,评教,教师,科学网

2008年寒假后在学院教学培训中报告“对工科院校专业课程考试的几点意见”,先说了:

“现在高等教育进入了一个特殊的阶段,许多问题没有得到澄清。例如,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就需要明确:教师是服务员、导游,还是改造学生灵魂的工程师”?教师能否采取手段强迫学生听课?能否依照学生手册取消某些缺课学生的考试成绩?再如,教师与学校之间的关系也需要明确:教师是学校的主人,还是校领导、院领导的雇员?教师是对学生负责,还是对领导负责?毫无疑问,现在各级领导安排教师的许多工作,只是为了应付更高级别领导可能组织的某种检查,并不是为了或者说并不能改善教学效果。时至今日,教师并无尊严,或许也没有感到职业的神圣

抄出这段话是因有博友努力教学却“学生评教指数较低”而发文伤感,“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某博友说:“做教师该有自己的原则”。这对已经定型的教师当然是可能的,也是应该的;但对刚入职的教师或许有些难度

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教师要考核同学,同学也考核教师;教务管理部门依据两方考核分别对教师和同学排序。如此的非线性耦合可能引起混沌(chaos)呢。至于“学生评教”是否真正促进了教学工作,有关部门真可以做些调查研究而做出评判。毕竟,该举措已经施行了十年以上,且负面评价不少。此外,这是教师-教务管理-同学的三方事情,并不能简单地抱怨同学(唯虚乃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48682.html)

说件具体的事情吧。20019新校区在破土10个月后就予以启用;2003年元月某日上午,我乘车到新校区监考;此前老校区的监考都是请爱人代劳。其时新校区只有两届同学,到处是工地;不过,教室都高大明亮,颇有些新气象。发完试卷,就指着试卷侧边的“学号”两字请主考教师社科系的老师看一下。

她说,教务处给的模板,不允许改动的,这几年都是这样的。我笑笑,没有说话——毕竟是在监考啊。后来又监考两次,确实都是统一模板,当然不再说话。我那时本科生的课程也不少(讲门课也不容易啊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840466.html ),出题都是对原来试卷(不在侧边设计密封)另存后修改,尚未注意到教务处给出了统一的试卷模板

年后因某事找教务处长杨先生,临走前拿出下面的试卷。两人都笑笑,没有说话。暑假的试卷当然添加了“学号”,下面的提示内容则全部删除了


我觉得,教师对类似的事情总该说话的:学校得为同学的成长提供平和的氛围。找谁说,如何说,当然需要斟酌,以使事情能够办成;至于对自己有何种影响,则不必多虑:做该做的事情啊。

看到扫描留存的图片,颇有些感慨——时间真是快极了,十五年就要过去啦。于是,拿出《宋诗鉴赏辞典》1995年第9次印刷本),翻到313,仔细读了一遍。上次读这首诗以及刘逸生先生的鉴赏文字可是在二十年前呢。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天地万物之逆旅,光阴百代之过客。感谢科学网,些许“雪泥鸿爪”竟能得以展示,真是高兴呢。

相关博文:戒盈杯:过犹不及话虹吸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06638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084999.html

上一篇:地图的奇特与诠释的过度
收藏 分享 举报

22 朱晓刚 郭向云 张晓良 杨正瓴 武夷山 李颖业 张忆文 张云 周春雷 姬扬 李毅伟 王继华 侯沉 刘钢 杜立智 史晓雷 陈楷翰 徐令予 冯大诚 谢力 姚小鸥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