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cylyh12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cylyh123

博文

对事业有影响的中小学事

已有 827 次阅读 2021-1-10 08:3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出身长大在广西栗木锡矿国营矿山,这影响到了大学与职业意识。上世纪60至70年代,部分矿上子弟会在课余时间或周末到废石弃碴堆找锡矿钨矿砂,捡到一点就积累起来,到收矿砂的门市卖掉。我在高小时加入了这个队伍,到香坑、牛栏岭、老虎头等矿山。放学后或星期天一大早,到香坑矿井铁轨末端,等装满石头的矿斗车出来,车一倒,捡矿砂的小孩就蜂拥而上,拿铁锤敲,找有矿的。一天有好多次弃碴石头车推出来,一出来就去翻、找,用锤子敲。翻拣矿车倒的岩石堆后,就再到老石堆翻、敲,找矿砂。天黑了或是吃饭了,就回家,再来。记得住的一个捡矿砂收获是找到一个长20多厘米,直径15厘米左右的钨矿矿砂,裹满了厚厚一层黄沙土,湿淋淋的,铁锤敲掉黄沙土表壳,打破石块,露出乌黑铮亮的板状黑钨矿,惊喜得很!钨矿砂有一两斤吧。按现在的语境是捡了个“金元宝”。积攒起捡到的矿砂到一定数量,就拿去卖,换几角钱或几块钱,就是家里补贴了,买蔬菜、买肉。捡矿砂多是放学回家后,拿起铁锤背起包就出去,天黑了才回来。

       有时说是出去捡砂,但是个借口,好去找同学玩。从捡砂中,熟悉了富源街,沟挂磊、老虎头等地,同班同学住在那里。好多次说是出去了矿砂,实际是跑到富源街的同学家里玩,有个同学家在一个山包包上,房子周边是地,种了蔬菜、包谷、红薯等什么的,家里养了鸡,好像还有条狗。我是怕狗的。幼儿园上学时,被狗咬过一次。一个下雨天,在幼儿园里从这边跑到那边,又来回跑,狗跑上来就朝屁股上咬。幼儿园阿姨帮处理了一下,就把我送到我父亲办公室。记得太深了。

      后来还被狗咬过两次,是成年后,是个人物时,被狗咬。一次是早上在单位球场上跑步,狗突然从旁边的房里跑出来,朝着屁股就咬,狗的主人赔了三针狂犬病防疫针费。再有就是一次在一个云南九乡峡谷洞穴公园考察。早上自己一个人爬到山顶看全貌,下来时在宿舍区,被一条狗咬了脚后跟。吃完早饭,我们一行到另一个地点考察。

       路上,陪同的管理局保卫安全负责人,听说了我被狗咬的事,立马带我到最近的乡找地点打防疫针,找到一个兽医站,可以打疫苗。进出一看,到处是手膀粗的针管。我问,你不会用那个针管给我打狂犬病防疫针吧?大家一起笑。打了第一针后,我们继续考察。听说,景区办公室安排保安把宿舍区养的狗全部扑杀了。如果以后听说,我在发出狗叫声中走掉,你不要奇怪。因为我被狗咬过。

       小学我到一个同学家,他在家就不怕他家的狗。他父母很随便,我喜欢去那里,自由自在。富源街的一个同学也很有趣,他的小学算盘课好,我不喜欢打算盘,我跟他说,你把你的算盘作业步骤告诉我,我给你小人书、小说看。那时学会了做交易。

       小时候故事很多。我家有段时间住在锯板厂旁边,门前有段小沟,上面搭了木桥。我们住的房子是一排四家,我家旁边与锯板厂有块空地,我们用它种菜种瓜。有一次,四家小娃玩找人游戏,那是看小兵张嘎看多了的缘故。从一家跑到另一家。轮到我找人的时候,跑到我家的自留地,跑出门后,往后看柴火堆有没有人躲,突然看到门坎下的凹进去的地方有条蛇,大叫一声,看,吹风蛇,头晃来晃去的。大家都出来了。后来就不怎么玩游戏了。

       我家门前的小沟边有几棵很高大的樟树,全年家门口都是绿茵茵的,但夏天有好多好多毛毛虫类的樟树虫掉下来,很烦。烦的事不仅仅是毛毛虫,还有那让人情不自禁要下水玩的清澈水沟引起的烦。一次下雨后,跑到沟边,抓着水管下水,突然感觉手好麻啊!触电了。再有一次就是下水耍,脚底板被玻璃划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这个伤疤现在还在。以后就再也不敢光着脚到沟里面玩了。

       后来那条好多次横穿公路和住宅区的小溪,好像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就干了,联通这条小小溪、通向矿区炸药库屁股山的二区的多条小溪流也断流了。城乡环境变化到处都发生。

      矿上小时候的生活趣事还有很多。我们二区有公共洗澡房,应该是单位的福利。早上、下午可以去洗澡,可以去打开水。记住了洗澡房有大家赤条条光着身,各拿个铁桶洗的大房间。北方是大澡堂。在洗澡房,刚刚还说说笑笑洗衣服,突然就大打出手的场景也记住了。还记得在洗澡房旁的民房,看见一家正在扩建房间,就进去,看到有凳子,房顶上有电线灯头,没有装灯泡,刚刚在课堂上学过物理,有电的知识。我看看旁边没有人,就捡起铁火钳,站到凳子上,把铁火钳往灯头里插,啪地一下,我摔倒在地上铁火钳甩得更远,触电了,爬起来,看看左右,没有人,赶紧离开。后怕啊,傻到底啊。

       还有高一差点被数学老师赶出教室的记忆。那天中午我排队买供应猪肉,过了上课时间,我还去学校教室。从后门悄悄地坐在最后排,我的门口座位上。老师没有发现,我也不紧张了。下课时,老师直接走到我桌子边,对我说,你进教室不报道,我可以叫你出去,这次原谅你,下回不可以,要从教室前门,喊报道,老师同意后,才能进教室。

       好难受啊!以往,过了上课时间,我是不进教室的。这第一次,就发生意外,被老师发现。这位老师是文革前正规大学毕业的,我留下永远的记忆。后来,他调回毕业的大学,听说我想调到他的大学,他要帮忙,我没去了。这种迟到不报告就进教室的事再也没有发生。

       排队买猪肉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常态,凭票供应是保证城镇居民基本生活的必要手段。那时,什么都从农业中提取和积累,国家底子太薄了,重工业、城市建设、国防,还有外债。全国人民同心同德一起过来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35067-1266496.html

上一篇:兼学别样的记忆
下一篇:直面困难勇敢应对的经历

1 檀成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18: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