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cylyh12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cylyh123

博文

有趣但怕的经历

已有 766 次阅读 2021-1-7 08:52 |个人分类:纪念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读英雄故事中长大,红旗飘飘、星火燎原、长征故事、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们的故事最爱读,读后的激情就是我也可以成为他们那样的人。一直怀抱这样的期待。1976年没有过征兵总检医生的关,没能走进军营,但我还以为照样能当英雄。1983年的西安经历却差点让我看成是我的英雄梦碎了。

        事情发生在1983年临潼华清池。与两个安徽的公安住在火车站附近的铁路招待所一个房间,那时出差住招待所等,是住满一个房间才安排新房间。我们约了一起到临潼看兵马俑,游华清池、捉蒋厅。从西安坐车出发,看完兵马俑,到华清池,贵妃池,继续走,上捉蒋厅。途中公安看见一堆人围起竞猜赌博,一个说试试,赢了就走,输了就抓。大个子上去就放5张十元的,没有看清就成别人的了,再放,仍旧一样,上海牌手表、西铁城手表放上去,也照样是庄家的。大个子一下就懵了,站起来问我有没有钱,我只能说有回西安的车钱,还有当时从学校借出来调查用的美能达相机,我怕他拿去下赌。大个子看看,退出圈子。小个子拿出手枪,大个子醒了,抓人!

       叫我守住上山口,两个公安钻进圈子,抓住庄家,其他人散,从我面前走来一人,我问:不要走!人说,我下去。我也不敢拦。公安看看庄家身上什么有没有,问我有没有人走掉? 我说有一个人从那里下去了。无奈,三个人和庄家一起往山下走。捉蒋厅也没有看成。我帮三人买了回西安的票。到了住的火车站招待所,公安在和庄家协商,拿回表和钱就算了,否则就送派出所。

         结果如何,我不知道。到了招待所,我赶紧退房,离开他们。英雄事是正义所激、正义所为。这次经历是我管束自己不够,游览都没有完成,“怕”是真实的。

       这种进行时的“怕”在2005年的新西兰皇后镇的蹦极项目地也出现,不过我自己不是主角。我好奇这个项目。我从游道走到蹦极点,身子紧靠崖壁慢了还要慢,一步一步轻轻地摞到蹦极台,靠在崖壁,看教练指导蹦极游客准备。一对情侣在准备玩蹦极。男的先蹦极跳了,跳下去,平台下悬崖天空,人在空中乱舞,身背的软钢绳来回拉。

        “钢绳不要断啊!”差点喊出!空中收回来后,是女的蹦极准备。“ready?OK?”(准备好了?那开始了?)教练把捆了各式蹦极装备的女游客推倒平台边,突然,女的喊起“no!no!”(不!不!)教练把她拉回平台,解除装备。教练说放松放松。休息一会,又重新准备,刚刚一幕又重复。第三次,在男朋友劝导下,女的小声地说,”when l close my eyes, you put me to jump down!”(当我闭上眼睛时,你推我蹦极。)女游客完成了蹦极。我在一旁看得发呆。慢慢再慢慢地走回游道,离开了。看蹦极,我都都怕。

         类似“怕”的事还有其他。在德钦雨崩,进去时下雨,景色很美,夜幕床上,想起明天如何出去,不是滑坡就是泥石流还有奔腾咆哮的峡谷水流,一夜睡不好。第二天出来,一切都好,啥也没有发生,当地官员安排得好好的。

       再有2012年在澳大利亚体验潜水项目。下水前,教练反复说走心脏不适的人,一定要说啊。下了水可以说,但不退钱了。我一切正常,穿好潜水衣,下水,不到5米,我就赶紧说我要上去,受不了。教练反复说,不退钱喔。不要了,不要了。近200澳元就这样消失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35067-1266045.html

上一篇:抗旱与水淹
下一篇:无关身份场所的三急

4 刁承泰 张晓良 檀成龙 范帅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6 2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