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 煒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ozhen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博文

絲綢之路上的柏拉圖、阿波羅、中國銅鏡

已有 1078 次阅读 2018-2-16 21:5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戰亂讓一些絲綢之路的古城變得蕭條,短期和平的古代這些地方會用來自希臘的貨幣和中國的銅鏡,比方:昆都思。這個地方是《絲路山水圖》的一個地標:


這個地方是《絲路山水圖》的昆都思是現在的昆都士。有考古學家在這裡探尋絲綢之路的貿易情況發掘出了公元前2世紀的希臘柏拉圖頭像的銀幣:



希臘銀元柏拉圖這樣比拉斐尔画的柏拉图年轻



红衣皓首长髯者为文艺复兴画家拉斐尔所作湿壁画《哲学》中的柏拉图




希臘銀元柏拉圖錢的背面---太陽神阿波羅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般的英武

阿波罗与达芙妮 ---贝尼尼    阿波罗的目光显得温情  




昆都士出土的11世紀到十二世紀的中國銅鏡 看來北宋、金朝時期昆都士的群眾很愛美、喜歡照鏡子。


真定蕉林书屋藏画顾恺之《女史箴图》:人咸知修其容 莫知饰其性 ----现存中国古代绘画最早一幅描绘对镜梳妆的行为。

镜子的寓意很多:自修的观心镜、司法的天鉴在兹、明镜高悬。




近乎90多年前,絲綢之路仍然是暢通的,從中國到聖地麥加的朝覲路線也是近乎于此:




牽拉纜繩渡河的途徑昆都士的商隊



牽拉纜繩渡河的途徑昆都士的商隊



途徑昆都士的商隊



昆都士路途上的商鋪


昆都士是個故城《絲路山水圖》這個明朝地圖記錄了這裡。至少從公元前2世紀到12世紀這1400多年,希臘、昆都士、中國都依靠著絲綢之路聯繫在一起。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言共賞:美是真的光輝




感谢科学网的专家学者


中国水车的认识过程

已有 204 次阅读 2018-3-1 11:3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推荐到群组  

以前认为兰州水车很壮观,而今千奇百怪被画家们演绎的水车,被匠人们制造的水车。近20天的娱乐时间综合为一,有探索、有疑问、有实验总之是为消磨时间,其中阅读了不少以前没有读过的古籍,这就很好,至少一大半时间都读古籍,写写笔记,更不是什么文章、论文之类的。



清乾隆元年十二月十五日供奉内廷画师陈枚、程志道等奉旨绘制了《清明上河图》,这幅图是依照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的构图形式、取材依然是以明代城市风景为题材,人物衣着、装束仍然是保持明代的特点,神态更为精致生动,笔墨章法更为精湛。

在这幅图的一个处绘制了废弃的卫转筒车的形象,这里只有废弃的茅棚、卧轮,没有曲轴、筒轮。

Snap 2018-02-28 at 01.04.03.png


为什么是筒轮,而不是翻车?

这需要说明一下,古代河堤是用平均排列木桩固定原木、木板之类的固定河岸泥土而不是石头,在这里的茅棚、卧轮位置这种平均排列的木桩却没有,这个位置的长度依照比例是可以安置一架筒轮的:


 

这里符合元代《农书》卫转翻车中:“轉軸外端別造豎輪,側岸上複置臥輪與前牛轉翻車之制無異,凡臨坎、井、積水、淵、潭可用澆灌的具备安置筒轮的条件。木桩缺乏有安置筒轮的位置、筒轮水槽、卧轮、固定筒轮一端木桩的土堰等的存在说明了这点。这与《农书》绘制的卫转翻车的地形特点一致: 

Snap 2018-02-26 at 16.52.11.png


卫转筒轮是可以适用于室内外的,不受室内外的环境制约,只是驱动的家畜可以是牛、马、驴、骆驼等牲畜。牲畜运转的筒轮在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吉尔吉斯斯坦等地都可见到实物。


2、为什么这里安装一架筒轮,而不是龙骨翻车?从结构上看,翻车的宽度是较窄的,约一尺到二尺半宽。安置龙骨翻车不需要拆除、大于二尺距离的平均排列的河堤木桩,更不需要开辟专门的水沟安置龙骨翻车,直接放在河堤上就可用,清末龙骨翻车实物:


而筒轮则需要专门的水槽和修正河堤才可使用,例如,兰州黄河大水车就是一直沿用到现在的中国式筒轮:


default.jpg


3、清代院体《清明上河图》是绘画取材延续的是明代的景物、事物、人物,并以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为绘制参照、略加改动、修饰。仇英逝世后61年的1613年,伟大的科学家徐光启在《农政全书》提出改进卫转筒车为翻车可提高灌溉效率十分之三。

而清代院体《清明上河图》是对仇英的《清明上河图》绘画特点的因循,自然会注意到仇英绘画中的问题---为什么画一个闲置的茅棚、卧轮与脚踏龙骨车的场景并存?

清代画家陈枚是姑苏以东今上海地区的人,发现了这一异常的现象,所以将茅棚、卧轮重新安置在河岸的对面的一个不大显眼的位置,画出了已经在明末的《天工开物》中删除的卫转筒车的部分结构筒车水槽、支撑筒车木桩的土堰、修正的河堤木桩平均排列的顺序,也就是清代院体《清明上河图》绘出了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茅棚、卧轮为观众看不到的那半边的形象。不能看到《龙骨车图》、《农书》、《农政全书》、《天工开物》等就认为是仇英《清明上河图》牛转翻车,还需要综合的考察古籍、物证,不至于出现判断上的问题过多。


综上,说明清代院体《清明上河园》的茅棚、卧轮、土堰等形象是1637年《天工开物》已经不采用的1613年《农政全书》引述元代《农书》卫转筒轮的形象。废弃的卫转筒轮的茅棚、卧轮并没有被清代因循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特征的院体《清明上河图》彻底删除,而是迁移位置做了更为详实的绘制完善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画一个闲置的茅棚、卧轮与脚踏龙骨车的场景并存的这一不合理的现象


致史曉雷先生書

已有 269 次阅读 2018-3-3 13:4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推荐到群组  

史晓雷先生:


关于《姑苏繁华图》的茅棚、卧轮,您依照“常理”判断为牛战翻车,我在此进行必要的“看法”说明:

1、查考古书,自有了一些例如:国家图书馆、国会图书馆开放图书馆后,就已经开始查考古籍善本了,并影印成册,例如:《龙兴寺志》、《贞石志》等,并一些製作成pdf形式,一部分历史图像,在国家图书馆、河北师范大学博物馆展出。现在典籍博物馆还可以看到展出的记录,我查考的古籍善本也用于国家文物的修复,并参与课题研究,使得文物得以修复例如:正定南门等资料,您所说的不读古籍并不成立。科学网的一些专家学者也曾推荐我查阅相关的古籍,以助于研究、学习。

您也曾推荐今人的文章两篇,我也都读了,但发现其中有些需要重新考察古籍、再认识。例如:牛转翻车、卫转筒车,还有在您留言中提到的“井车”。因为不了解,所以您提到的“常理”,所以就一一考证,发现您讲的辽宁本《清明上河图》牛转翻车内容有值得推敲之处。

2、为学习“牛转翻车”、“卫转筒车”的内容考察了与国家图书馆版本一致的山东布政司出版的《农书》其中写到了俩者的结构一致处。卫转筒车记录中:“转轴外端别造竖轮,侧岸上複置卧轮与前牛转翻车之制无异,凡临坎、井、积水、渊、潭可用浇灌”。《四库全书》是清代国家颁布的具有权威性的书籍,所以引用《四库全书.农政全书》的内容,而不引用明代地方出版的书籍。

特别是徐光启(玄扈)《农政全书》的对卫转筒车的意见:



3、清徐扬《姑苏繁华图》茅棚、卧轮 



茅棚根据西洋透视属于是平行透视的范畴 画面中有一个面与视点平行就是平行透视的概念,茅棚符合这个概念。河岸整体趋势与视点接近于平行。



请看茅棚前河岸的缺损处也近乎处在于视点、茅棚、卧轮的平行透视空间中。牛转翻车如果摆放在此,如何摆放?会形成最短的河岸上边缘线,依照图是翻车头正冲着卧轮,这显然会有运转的问题出现:


示意图1:

opp.png

2、若卫转筒车安装在此的示意图

opp.png

筒车虽然符合河岸缺失、传动轴、卧轮的《姑苏繁华图》平行关系需水渠连接农田则费工费力,效率低下,所以徐光启《农政全书》提出了提高效率的意见。


3、现实中苏州(吴县)地区牛转翻车符合南宋《龙骨车图》、《天工开物》等历史资料的内容。




依照此《姑苏繁华图》卧轮竖轴应当不再茅棚正中而向侧方偏移很多,可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以下是吴县牛转翻车与河岸的位置关系示意图:





4、《四库全书.农书》牛转翻车的记载,其中没有您强调的“卧轴”这个名词:



《天工开物》也没有您“卧轴”的名词?大概又是您记错了,需要蓝字说明。请看与您牛转翻车版本一致的《天工开物》中水利全文,:





请看《天工开物》牛转翻车的摆放方式:


照此摆放不符合《姑苏繁华图》的河岸缺口、卧轮等的平行关系而符合《龙骨车图》、吴县牛转翻车图像的样式,而且这个图在翻车出水口有小水沟连接陆地。

依照清代《姑苏繁华图》的河岸缺口侧向安置翻车,与河岸形成平行位置关系,则需水渠连接农田,费工费事,且不容易出现河岸的大面积缺失,而不符合《姑苏繁华图》河岸明显的大面积缺失。示意图:


rttttet.png





综上,事实、实验、文献都是证明,您确定的《姑苏繁华图》茅棚、卧轮一定是牛转翻车。只是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卫转筒轮。您如果具备常识就不会判断必定是牛转翻车,而不一定是筒车。筒车对河岸的淘刷作用比牛转翻车大些,所以河岸确实的面积较大,您一定会知道筒车的结构上有护板,水才能输送,护板防护,水花难以如筒轮的泼洒、飞溅。


徐扬注意到河岸缺失凹陷,缺失的河岸植被破坏,所以他在此处没有画很多的植被,而是画大面积的河岸缺失。


5、您还可以存图作为反驳证据。

您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对您的判断和名词使用、留言、文献引用,乃至“惊世骇俗的高见”大家都是很重视的。当然张冠李戴的小问题也可忽略不计。


此致


欢迎存图作证



刘炜


徐光啟改進水車

已有 428 次阅读 2018-2-26 19:5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推荐到群组  

最早記錄牛轉翻車、衛轉筒車的農業書籍書不是《天工開物》,是元代農學家王楨編輯的《農書》,明代科學家徐光啟《農政全書》提出了改進衛轉筒車為翻車,以提高灌溉效率。

 

1、元朝的农学古籍《农书》记载了:水转翻車、牛转翻車、卫转筒车等等。其最早以图像形式在农业专业书籍记载记录了:牛转翻车、卫转筒车。对于牛转翻车记录如下:




記錄《農書》牛轉翻車



圖像《農書》牛轉翻車


衛轉翻車也作:驢轉筒車




記錄《農書》衛轉筒車





圖像《農書》衛轉筒車

衛轉筒車記錄中:“轉軸外端別造豎輪,側岸上複置臥輪與前牛轉翻車之制無異,凡臨坎、井、積水、淵、潭可用澆灌以上說明衛轉翻車是比牛轉翻車適用更為廣泛、便捷的給水灌溉工具。元朝的祖籍山東東平農學家王楨(1271-1330年)記錄在他的偉大著作《農書》中。


2、明徐光啟《農政全書》記錄了:牛轉翻車、驢轉筒車



徐光啟《農政全書》牛轉翻車圖像



徐光啟《農政全書》牛轉翻車記錄



徐光啟《農政全書》驢轉筒車圖像



徐光啟《農政全書》驢轉筒車記錄,這段記錄指出了元代的驢轉筒車的消耗問題,指出將筒車改為翻車提高效率百分之三十。因此,驢轉的翻車出現的時間是徐光啟時代或更早些,如果沒有實踐,就沒有翻車比筒車提高百分之三十的效率記錄,也就是北京湯河口在內的幾處驢轉的翻車歷史圖像:




北京湯河口在內的幾處驢轉的翻車


徐光啟的意見改進了衛轉筒車為筒車被翻車替代,這種類型一些現代研究者認為的所謂:井車。


在印度、巴基斯坦、吉爾吉斯斯坦是用驢轉筒車的比較多,他們是受到阿拉伯機械家阿里.加扎里(1181--1204)年《巧妙的機械裝置之書》的影響,這本書是口授的筆記在1315、1354年出版,兩冊全書被拆散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中的兩頁介紹了:驢轉筒車:



1315年版本



1315年版本



1354年版本


1354年版本


在巴基斯坦拉合爾地區確實有一種與《農書》記載完全吻合的牛轉筒車,轉輪下沒有井,而一側是豎輪水溝,用牛作為動力:




拉合爾室內的牛轉筒車


拉合爾室外的牛轉筒車

元王楨《農書》衛轉翻車記錄中:“轉軸外端別造豎輪,側岸上複置臥輪與前牛轉翻車之制無異,凡臨坎、井、積水、淵、潭可用澆灌”。

這個拉合爾的水車構造除了筒車之外與牛轉翻車沒有區別。拉合爾的室內、室外都是牛轉筒車,可見牛轉筒車適用不拘室內、外限制。可見,衛轉筒車是可在室內外適用,牲畜勞作不受陽光天氣等條件的限制。所謂“喘月之說”在此是不成立的。


在明朝的中國科學家徐光啟提出改進筒車為翻車則使用效率更高,形成了:




標題為 北京的中國水車  這幅圖的輪盤下邊并沒有井口而在輪盤一側是水溝,這符合凡臨坎、井、積水、淵、潭可用澆灌


3、明代科學家徐光啟改進了衛轉筒車為翻車,這是對元朝的灌溉技術的改良,徐光啟先生在天津小站等地種植水稻,為治理淤積的坑塘翻車的動力改為風轉,臥輪依靠安裝的風帆驅動傳動軸帶動翻車其他結構與牛轉翻車完全一致,在100多年前這種風轉翻車依然發揮作用:


明末宋應星《天工開物》對風轉翻車有所記載說主要用于治理坑塘,這一架風轉翻車的臥輪帶動了至少兩台的翻車,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而明崇禎丁丑年1637年出版的《天工開物》牛轉翻車都沒有茅棚這與南宋李嵩《龍骨車圖》結構完全吻合:



現存於法國的明崇禎丁丑年1637年出版的《天工開物》牛轉翻車沒有茅棚與現存的牛轉翻車沒有吳縣實物一致




現存於日本的明崇禎丁丑年1637年出版的《天工開物》牛轉翻車沒有茅棚與現存的牛轉翻車沒有吳縣實物一致




出版時間最晚的商務印書館《天工開物》牛轉翻車橫樑明顯高於牛身與元代《農書》、明代《農政全書》的樣式更為接近而與南宋《龍骨車圖》二幅、《柳蔭云碓圖》、法國、日本收藏的《天工開物》橫桿低於牛身的版本不一。因此依照《農書》、《農政全書》的茅棚牛轉翻車判斷仇英《清明上河圖》的為牛轉翻車則臥輪與地面高度不符合,依照法國、日本收藏的《天工開物》則沒有茅棚遮蓋也是不符合。仇英《清明上河圖》的茅棚內也可能是《農書》、《農政全書》記載的衛轉筒車,接近于拉合爾室內的牛轉筒車的樣式。然而,仇英《清明上河圖》閒置的茅棚不符合《農書》、《農政全書》和現實中牛轉翻車的茅棚高度比例,更接近于低矮的巴基斯坦拉合爾室內牛轉筒車的棚子高度。


4、仇英約生活于(1494-1552)年而徐光啟生活于1562-1633)年也就是仇英逝世后十年徐光啟才降生,1613年才整理《農政全書》書稿,提出改進《農書》衛轉筒車為翻車的建議,仇英《清明上河圖》中閒置的臥輪更符合比翻車更消耗功夫百分之三十的木質筒車。為什麼《清明上河圖》有人工腳踏翻車的場景是輕鬆愉快的,衛轉筒車費力費事棄置很久不用,以至於向田內的水溝都被填平為道路:



對於這個臥輪和豎軸基礎接近于巴基斯坦的駱駝筒車的臥輪、豎軸的結構:


巴基斯坦駱駝筒車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一致处 1、轮盘立轴基础 2、轮盘  3、轮盘地面 4、立轴



巴基斯坦駱駝筒車 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一致处 1、轮盘立轴基础 2、轮盘  3、轮盘地面 4、立轴



仇英《清明上河圖》腳踏翻車談笑風生的群眾


5、結論


徐光啟《農政全書》提出改進衛轉筒車的時間是1613年,這時候仇英已經逝世61年了,因消耗人力、畜力使得衛轉筒車閒置,腳踏翻車效率較高而人們談笑愉快,畫家以敏銳的對現實的觀察的目光觀察到了這點,以寫實主義的手法刻畫表現這一場景。仇英《清明上河圖》所畫的茅棚臥輪是徐光啟未改進的衛轉筒車,若是牛轉翻車的則效率很高應當在茅棚, 这是《农书》、《农政全书》中提到的,而這裡不用,說明勞動工具有待改進。而1637年的《天工开物》中沒有記載驢轉筒車,也說明明末這種驢轉筒車被逐漸取代而消亡。經過61年的探索實踐1613年偉大的科學家徐光啟提出了改進衛轉筒車為翻車,提高了勞動效率百分之三十,這時候他在天津農業研究實踐活動時期,從這點看,徐光啟先生不愧是偉大的科學家。


南宋的《柳荫云碓图》、《龙骨车图》,其中一个有亭子、一个无亭子,明朝苏州姑苏仇英的《清明上河图》有亭子。专家答案是“牛转翻车”必须有亭子。可是吴县、苏州、姑苏的照片资料的牛转翻车就是没亭子,牛转翻车灵便到可搬到博物馆了展览。


事实上李嵩的《龙骨车图》就没亭子。难道杭州李嵩的牛就不怕热,小孩骑牛跣足显然是温度不低的天,因何没有亭子?  



李嵩的牛没眼罩也不怕热---没亭子、没眼罩,都是牛转翻车差距就这么大?还是觉悟问题。下边这苏州、姑苏、吴县牛觉悟更高:没亭子,看不见,晒着太阳加油干!


网络一张没亭子的吴县(苏州姑苏)牛转翻车---戴着眼罩的牛真是能耐高温



屏东科大农业陈列馆的牛转翻车


“专家”意见-----牛怕热,是牛转翻车就得有亭子


俺还是看古人的书更可靠。李嵩、吴县、屏东的都没亭子,这个就不是牛转翻车了?俺还是看书吧:


1315年的阿拉伯文书记录的是1136–1206的意为阿拉伯人记录的工具制造的事情。原书在美国,我是看了的,记载了井车的大概形式。专家推荐维基的小图也只是1315年那本书的。


看看这是啥?在978年《太平广记》:唐邓玄挺入寺行香,与诸生诣园,观植蔬。见水车以木桶相连,汲于井中。乃曰:"法师等自踏此车,当大辛苦。"答曰:"遣家人挽之。"邓应声曰:"法师若不自踏,用如许木桶何为。"僧愕然思量,始知玄挺以木桶为幪秃。又尝与谢佑同射,先自矜敏手。及至对射,数十发皆不中垛。佑乃云:"直由箭恶,从来不曾如此。"玄挺应声报云:"自须责射,因何尤箭。"众人欢笑,以为辩捷。权玄福任萧机,遣郎中员外,极晚始许出。有郎中厅前逼阶枣树下生一小枣,穿砌砖而出。皆讶焉,既就看。玄挺时任员外郎云:"此树不畏萧机,遂即砖辄枣出。"兵部侍郎韦慎形容极短,时人弄为侏儒。玄挺初得员外已后,郎中员外俱来看。韦慎云:"慎以庸鄙,滥任郎官。公以高才,更作绿袍员外。"邓即报云:"绿袍员外,何("何"字原缺,据明抄本补。)由可及侏儒郎中。"众皆大笑。(出《启颜录》)宋末元初《析津志》,熊梦祥撰。施水堂京师乃人马之宫,分为一统。都会之朝,公府趋事者,非马曷能集事,城大地广故也。而马疋最为负苦,其思渴尤甚于饥者。顷年有献施水车,以给井而 ...


当然西洋还有埃及、希腊、罗马壁画之类的比唐朝的井车早些,但是不是这个东西,还需研究。

公元前1-2世纪的罗马水轮残件,如图:



中国东汉朝已经出现了水轮的水车:



这两个在一个地方保存 这两个盛水的斗子可是对《太平广记》的认识有用处


虽然不到7:00,不得不发文。建议还是多读古籍为好,现代人的书还得甄别着读。

仇英《清明上河图》的轮盘亭子距离河边相对较远些,而人工近些。可巧了,逻辑刚好这么乱,北京怀柔汤河口的井车的汤河口依照专家的水源丰富,不用打井,这样逻辑上合理:但是人家清朝人就是在汤河、白河的汤河口打了个井安装了井车,这不是活气死人,依照专家的意思有牛转翻车、脚踏水车就够了,人家汤河口的群众就这样不合逻辑:


怀柔县汤河口的井车,离汤河、白河都不远,人家就是这么样办。美国人还很稀罕的当做资料看。汤河就在这片庄稼地下,农民就是在河边搞了这个不合逻辑的玩意儿。




巴基斯坦的井车和水沟 仇英就不知道画个水沟痕迹与庄稼地相通,所以清朝人就删了这段仇英的画蛇添足的不合逻辑或者不填加轮盘而成了凉亭。


汤河口镇二水流,

井车安在汤河沟。

灌溉不用牛翻车,

眼罩毛驴瞎转悠。



印度、巴基斯坦的骆驼转的井车轮子大很多比吴县的牛转翻车


这是那专家回答的:

按您的逻辑,井车也是灌溉田地用,水沟呢?自相矛盾。1、井车上转轮不需要那么大;2、河边有水,不需要打井灌溉;3、井车一般不需要车棚,而牛转翻车一般车棚;3、仇英是长三角人,对牛转翻车更熟悉,井车一般在北方用,南方极少用。


印度、巴基斯坦井车轮子哪个都不小。可是井车北方用,翻车在北方的天津用的更是锦上添花,让专家都跌破眼镜。

 

有读者问我这个李嵩的《龙骨车图》的出处?这是个基础知识。请读者自己找。这里还有唐僧的标准像,让您跌破眼镜的.



这个像我我早发过的读者大概没注意过


科学网—玄奘---1602年《坤舆万国全图》 - 刘炜的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87371-1073159.html


我这个图是原图的局部,国内的局部图不多,大多数与宋画有关的网络地址有这张图,但都有标签我这个是保存处的原图的高清最大化图像:

 






















这是博物馆地址的截图 大家看着玩吧


附:沈阳本《清明上河图》高清,一些作者喜欢这张图可是比较模糊,我这个比较高清,恐怕一些读者连个作者落款也没见过:







所谓:牛转翻车 外国是骆驼转、驴可转。1315年的书是驴转翻车。



有作者说这个安装脚踏轴不可换,可是翻车轴就是换为脚踏轴:


这是个龙骨车和翻车连接的轴就这一个局部5个楔子固定,如何不能拆卸更换轴。


南宋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李嵩的《龙车图》在国内并不多见,甚至是一些科学史的研究者也不大了解。他们更喜欢猜测看不到的构造,可是李嵩的《龙车图》却明确的画出了《柳荫云碓图》、郭忠恕《龙车图》看不到的构造:




李嵩的《龙车图》全图


细节

牛转翻车与龙车之间的连杆是可以拆卸的,这是链接连杆处:






《柳荫云碓图》、郭忠恕《龙车图》


人力与牛力、风力的这类水车在龙骨车处可以拆卸,龙骨车可以与人力脚踏板配合可以通用,人力脚踏板龙骨车的车轴是可拆卸的,榫卯就是便于安装拆卸的构造,只是需要比较精巧的能工。




网络照片大概是仇英《清明上河图》的画意


纽约、波士顿、台北、沈阳、保利等等保存的仇英《清明上河图》的摹本有几卷,甚至是一处有三卷之多,据说是表现姑苏繁华的景象,其中的牛转翻车棚子和亭子这个局部是几经变动,摹本水平是参差不齐,乃至于对牛转翻车棚子、亭子这个局部随意表现,有取有舍:


1、纽约本《清明上河图》版本一






纽约本《清明上河图》牛转翻车棚子是比较清楚的


2、沈阳本《清明上河图》



沈阳本《清明上河图》牛转翻车棚子是比较清楚的


3、纽约本《清明上河图》版本2





纽约本《清明上河图》版本2只是四角亭子


4、台北本《清明上河图》版本1




台北本《清明上河图》版本1只是四角亭子


保利本样式与台北这个近乎一致。


有专家认定这是“牛转翻车”,但是图中的翻车还是少了一架龙骨车和传动轴,而图中却用人力踩踏龙骨车;




网络图片牛转翻车棚子



网络图片牛转翻车棚子


网络图片牛转翻车棚子


脚踏的龙骨车是可以搬移的,有牛则用牛,无牛则人工。明清的一些摹本只是采取了人工,更干脆的是清代院本《清明上河图》既无人工也无牛力,此处只是个连挂龙骨车车轴都没地儿的扶手架子,两个农民也没抬着龙骨车之类的工具而是扛着个板凳看戏去的架势:



搬凳子看戏去的龙骨水车工和庙门前神听和平的戏台子:



确实姑苏的千灯古镇的大戏台子和庙门不冲着,一般的戏台子和庙门是冲着的,无论固定的戏楼子和这种戏班子芦席草台子,书面与:在一个轴线上。这幅图不冲着是因为,庙门前是照壁,照壁前是这篇有争议的庄稼地,不冲着是为保护好庄稼地,群众也能看戏。

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标题为北京中国水车的清代水车,也仇英《清明上河图》的样式是一致的,既没有横轴连接也没有向田地输水的水沟,这正符合北京怀柔县汤河口驴拉井车的样式:


当没驴时是这样:




井口上的轮盘


汤河、白河交汇处是汤河口,水源充沛,就有这个驴拉的井车。


有研究者讲“井车”是西亚的发明,以下这个印度的井车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立轴基础部分更为一致:




印度井车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一致处 1、轮盘立轴基础 2、轮盘  3、轮盘地面 4、立轴




印度井车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一致处 1、轮盘立轴基础 2、轮盘  3、轮盘地面 4、立轴


印度、仇英《清明上河图》的水车样式更为接近,而与北京汤家河水车有一定的差距在于井架部分。至于南宋《龙骨车图》的“牛转翻车”立轴基础部分结构和环境位置则相差的较远。因此,仇英《清明上河图》上画的是井车,而不是牛转翻车,因为图中缺乏牛转翻车的“传动轴”和龙骨车等构成“牛转翻车”的必要因素。


有研究者说:井车是西亚的发明。确实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看到了阿拉伯文的1315年的井车示意图:



阿拉伯文的1315年的井车示意图 这个大概是中国元朝时期  



这本阿拉伯文书还介绍到这个是转述的记录,并不是阿拉伯西亚人的原创,这个井车更接近于仇英《清明上河图》井车样式,地下部分的给水器更接近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交接地区的勺型水轮样式。但是粗大的横梁传动装置与南宋《龙骨车图》的横梁和轮盘样式更为接近:




南宋三角齿轮轮盘和传动轴与1315年阿拉伯驴转水车的很一致



龙骨车位置被阿拉伯勺型水轮所取代


对于井车的记录,唐刘禹锡(772-842)年《何处春深好》诗:分畦十字水,接树两般花。栉比载篱槿,咿哑转井车。中国运用水车的唐代文字、宋代图像记录早于阿拉伯文书1315年。

1315年的人出版的书记录1206年人口述的工匠口述,那么这个记录者岁数要110多岁才合理些、有些符合逻辑,一个学龄前儿童如何记录如此复杂的50多种工具的笔记,莫非是阿拉伯出来了神童,可见1315年是这本书的符合逻辑的合理时间,比唐朝、南宋晚了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87371-1100067.html

上一篇:耶鲁大学保存的一张世界地图
下一篇:薊門煙樹---元大都遺址

10 史晓雷 朱晓刚 尤明庆 宁利中 李颖业 曹冲 姬扬 毛宏 徐晓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4 18: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