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Explanation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lush 社会心理学博客

博文

Cheating大杂烩 精选

已有 4444 次阅读 2010-4-2 01:04 |个人分类:社会心理学paper|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光天化日,山寨产品,自由意志及我们的对头——对诚信的影响

 

考虑以下场景

 

场景一:你去心理系参加“数学能力”测验。实验人员发给你一套题,上面有20道数学计算,限时10分钟。每答对1道题,奖励5角钱。题目很难,所以时间到了,你也没能做完。这时,实验人员给你一张标准答案和一把零钱,要你根据自己的答题情况拿相应的钱,多的钱退还到信封里,然后他就走了。告诉你做完这一切后,把自己的答题纸丢到垃圾桶里。

——你会不会多拿钱?

再考虑以下的分支情况:

         ——当时房间有点暗,你会不会多拿?

         ——你带着墨镜,你会不会多拿?

         ——你带着一个山寨chole太阳眼镜,你会不会多拿?

         ——有一个同学问:“能不能作弊呀?”实验员说:“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你会不会多拿?

         ——有一个同学,穿着北大的T恤(假设你自己是清华的),过了1分钟后,说:“我都做完了!”,明显这个是不可能的,他在作弊。此时你会不会多拿?

         ——有一个同学,穿着白T恤(你可以假设他是你校友),过了1分钟后,说:“我都做完了!”,明显这个是不可能的,他在作弊。此时你会不会多拿?

 

场景二:实验人员让你对100张图片进行判断。规则很简单。看左边的红点多,还是右边的红点多。但比较诡异的是他们的付钱方式:当你选择“左边的红点多”时,你会得到0.5分钱,当你选择“右边的红点多”时,你会得到5分钱。(所以,如果你想得到最多钱,你应该一直点“右边的红点多”。)当你看到下面这张图时,你会选择左边的红点多,还是右边的红点多?

 

1 请你判断,哪边的红点多?

 

场景三:实验人员要测试你的“数学能力”,请你在电脑上答题。在你开始前,他很不好意思的说:“呃……我们的电脑有点儿故障,不知道为啥会在屏幕底下显示正确答案。你点一下空格它就消失了”。当你在答题时,发现下方果然正确答案频频显示。请问这时,你会假装没看见,还是点空格让答案消失?

 

场景四:实验人员请你判断下面的话有多大程度是在说谎.

--不好意思来晚了. 刚才堵车了.

--很高兴认识你, 有空一起吃饭吧.

--对对, 老张昨晚和我在一起.

--我以为已经给你发了email. 我真的发了.

--我的GPA4.0

 

以上这些场景,就是研究人员用来测量cheating的各种实验。前三个是关于人们自己的行为实验。后一个是对别人cheating的推断。说说各研究结果吧:

 

研究一:昏暗房间中的人更倾向于在场景一中虚报自己的结果,拿更多的钱(Zhong, Bohns, & Gino, 2010)。而且还发现,即使是带着墨镜,也会增加损人利己行为(dictator’s game)。作者认为,昏暗的感觉会使人们认为自己好像是匿名的,从而增加了不道德的行为。

 

研究二:尽管所有的墨镜都是真的,可是认为自己带着“山寨”Chole墨镜的人,比认为自己带正品Chole墨镜的人,更容易在场景一中虚报自己的结果,拿更多的钱(Gino, Norton, & Ariely, 2010)。戴山寨墨镜的人,也更容易在场景二中不顾实际情况谎报,也更容易认为别人在撒谎(见场景四)。作者认为,带着山寨墨镜会使人觉得自己是不诚实的,从而增加了不道德的行为。

2:在control condition里,实验人员没有说明墨镜真假。左图中认为自己带着山寨墨镜的人谎报得最多。

 

研究三:不相信自由意志存在的人,更有可能会弄虚作假(Vohs & Schooler, 2008)。研究者让三组被试分别冥想关于自由意志(free will),决定论(determinism)和无关组的句子。每组都有15个句子,每句话冥想1分钟。如自由意志的句子包括“我可以克服施加在我身上的基因和环境的影响”“我需要用我的自由意志来抵御诱惑”;决定论的句子包括“归根结底,我们都是生物的产物——由进化来编码,基因来组建,环境来运行”;无关的句子包括“甘蔗生长在112个国家。”在场景一和场景三中,冥想“决定论”的人欺骗更多。

3:冥想determinism的人弄虚作假最多。

 

研究四:当我们的对头弄虚作假时,我们更会洁身自好;而当我们与相似身份的人作假时,我们会同流合污(Gino, Ayal, & Ariely, 2009)。在场景一中,被试被分为了四组:control的情况是由实验员打分,这样就没有可能作弊。这样他们报告自己作对的题目最少。然后是Shredder的情况,即用碎纸机销毁了自己的答卷的人,他们谎报的要多一些。最多的是In-group的情况,他们不仅使用了碎纸机,而且还有校友带头作弊(——有一个同学,穿着白T--你可以假设他是你校友,过了1分钟后,说:“我都做完了!”,明显这个是不可能的,他在作弊。此时你会不会多拿?)。最有趣的是out-group的情况,当对头学校的学生明显作弊时,自己反而会洁身自好。

 

4:场景一四种不同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当“作假”之事明确提上台面时,人们往往不会去做(Gino, et al., 2009)。在场景一中,当有同学(其实是演员)问:“能不能作弊呀?”实验员说:“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时,其他人反而更不愿作假,见下图saliency组。

5:同样将答题纸销毁,saliency组的人作假更少。

 

上面的这几个研究都是关于有意思的话题。光线昏暗会让人弄虚作假?用山寨产品会让人不诚信?我们的敌人会让我们更老实?没有自由意志更容易误入歧途?这几篇小品文都发在psychological science上(话说这个杂志真是心理学专业刊物届的《花花公子》啊!最sexy!)。

 

我比较喜欢场景一的实验设计,很简单,直接测的是cheating。场景二在制度设计上有点儿搞不临清,有点教唆人犯错误的感觉。场景三的设计有漏洞,即使点了空格键,在正确答案消失前也能记在脑海里啊。场景四的设计也不错,从自己cheating,到了臆测别人是否cheating,由己及人,换了个domain,意义深远那。

 

结合场景一/四,可以研究各种各样的cheating的问题。如:用电磁波干扰脑子里的某个区域后是否cheating的行为增加/也觉得别人会cheating Primesex是否也会增加cheating

 

我喜欢自由意志的这个研究,这方面在研究eastern culture大有可为。前提是:我觉得自由意志这个词得换换,要不人民群众老想着哲学的阳春白雪去了。用自由意愿?

 

Ps, 最近还涌现了一大堆物对人影响(至少是prime的例子)的例子,比如吃快餐不耐烦啦,绿色产品促节约行为啦,还有山寨产品让人撒谎啦,苹果产品提升创造力啦,我觉得未来应该有个理论高度浓缩物对人的关系的。--当然,还有啥产品比较火热?比如说到奶粉让国人提升戒备心?说到房子让年轻人lose hope in other domain? 囧……还有啥比较有国际化点儿的?

 

Pps, 还有一系列embodiment对人的影响。如干净和道德判断啦,光线明暗对作弊啦,温度冷热与对人友好啦,这一系列总结总结也应该出个理论吧。

 

Gino, F., Ayal, S., & Ariely, D. (2009). Contagion and Differentiation in Unethical Behavi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3), 393.

Gino, F., Norton, M., & Ariely, D. (2010). The Counterfeit Self. Psychological Science.

Vohs, K., & Schooler, J. (2008). The Value of Believing in Free Will.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1), 49.

Zhong, C., Bohns, V., & Gino, F. (2010). Good Lamps Are the Best Poli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363-308194.html

上一篇:吃快餐,不耐烦
下一篇:房子的悖论

9 霍艾伦 武夷山 王晓明 王桂颖 王青云 曹聪 鲍海飞 左正伟 杨加伦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1 09: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