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槃在涧-心外有物趣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考槃在涧 坐在垃圾堆上仰望星空

博文

黄老邪的科学网江湖 精选

已有 17907 次阅读 2015-1-12 11:4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李淼老师问我,要不要为李小文院士说几句。我说,想说的很多,但不想说给很多人听。尤其不想说给媒体听。有些话,是属于我和老邪之间的,有些话,是属于就那么几个人之间的。

说起来,当初那批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一起吃顿饭了。

王鸿飞去了美国,我还经常在微博里跟他吵架;李淼去广州后再也没见过面;光恒老师有次给我写信我一忙就忽略了;事后想起来总不知道能说点什么;Ising,志东也没什么信息。微信群里几个人吵来吵去,像小情侣一样分分合合,群建了又散,散了又建;几个老男人就像小孩子一样赌气。大家的小范围聚会,我不是忙着工作,就是户外运动观鸟,几乎都没参加过。老邪想了很久,上次住院就想去看,后来又说出院了;一直没成行。周六晚上猫看到网易新闻,简直不敢相信。沉默了很久,猫哭了。装逼的话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想不到等来的是悲痛。

那个时候科学玩还没有很多博主,言论尺度很大,民科很多。已经忘了是因为什么话题,在什么文章里,老邪具体说了什么,只记得是可真老师的文章里,有个叫“Lix”的家伙用很春秋的笔法评论,讥讽可真是岳不群,自诩黄老邪。我跟李亚辉看了,就在QQ里勾兑说这人肯定很厉害,不知道怎么就人肉出来,猜这个人是北师大遥感所的院士李小文。我们就开始撺掇Lix开博;也真不经撺掇,果然开博了,名字还是叫“Lix”,头像是个吃奶婴儿,真是个老小孩。

有人质疑Lix不是实名,科学网说基于特殊原因允许用“Lix”这个名字;我们几个知情的人并没有说破;但时间长了,大家也就知道是谁了。

老邪文章都很短,但非常犀利,三言两语含义隽永,让人捧腹而又拍案叫绝。给别人的评论也是充满机锋但绝不冒昧,这个时候的老邪不像老邪,像九指神丐洪七公,随心所欲而其身自正。

忘了跟老邪吃过几次饭。第一次,应该是在师大东门的御马墩。当时大家都对他充满敬畏,老邪说,网上无大小,不要叫李院士,就叫黄老邪。此后大家每次都相谈甚欢。记得有次可真老师来北京,岳不群和黄老邪相视一笑,大家一杯泯恩仇。

黄老邪好酒不是秘密。饭桌上的黄老邪不像黄老邪,像令狐冲,无酒不欢。茅台能喝得高兴,二锅头也能喝High。那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好了,每次吃饭都能看到他的手在抖。我每次敬他酒都很纠结,喜欢跟他一起喝,又担心他身体。他夫人吴老师不让他多喝,还是管不住。他说,不让我喝还不如让我死了好。

网上称黄老邪为扫地僧,他确实貌不惊人。瘦小的身子留着小胡子,不表明身份不会知道他是大科学家;但一开口就显露底蕴。夫人吴老师非常优雅,一笑眼睛弯弯有说不出的风情;年届耳顺还偶尔在黄老邪面前流露小女儿的娇憨。岁月没有销刻她的美丽,反而增添了她的娴静与温柔。两人在一起十分和谐,让人羡慕。

老邪总是叫我杨大侠,叫我老婆小龙女。如果哪次聚会她没出席,老邪就会问,小龙女怎么没来呢?我脾气跟杨过是有一拼,而老邪如此提携后进,可见一斑。有时候科学网博主吵起来,老邪还会劝几句,从中调停。作为西狂,我向来是很不以为然的,我并不赞同他对一些人的态度。老邪有时候劝我,我反而觉得他是滥好人,他也不生气。

汶川地震时,几乎所有相关当事人都不说话怕引火上身,巴不得把自己摘干净,老邪发表了文章《遥感道歉》,为此被大量网友谩骂,我们都为他不值;那些豆腐渣官员跟没事人似的,那些灾区官员开着豪车,他一个学者出来揽责反而被指责,当真岂有其理。老邪运起九阳神功,消解了所有攻来的招式,喝酒时云淡风清,照样插科打诨,嘻嘻哈哈。

老邪资助过很多学者。有时候吴老师提起来,言语中不无小嗔怪;老邪说,我子女不需要我花钱了,我的钱留着也没用。他自己生活很随便,穿着布鞋和老蓝布衣服,一眼看去跟停车场收费大爷似的;但在资助学者上面,从来不吝惜。

后来,那个海龟博士回国因种种原因找不到工作流落街头,老邪想帮助他。约谈时,人群里混入了记者,没有操守的媒体添油加醋歪曲事实,又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科学网很多博主猜忌他,讽刺他,认为他沽名钓誉,开空头支票;不少人文章写得极其尖酸刻薄;我们非常愤怒,纷纷为他辩解;他自己则不为己甚,从不解释什么。

其中潘学峰说得尤其恶毒,我和李亚辉都去质问他,结果被潘问候母亲。从此我对科学网的环境非常失望,渐渐淡出。后来李亚辉称一个红卫兵“猪头”,鬼王变死鬼,我更加失望,几乎绝迹科学网。

老邪以为我是生他的气,气他不反击。他不知道,我们帮他说话只是尊敬他,把他当朋友;我们不觉得院士这个头衔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他这个院士我们很服气。如果有什么怨怼,我也只是认为老邪不理解我这个西狂,不支持我的决定。

后来有次喝酒,他言语中还有歉意。还是希望我回科学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09年自学量子力学熬夜搞得我偏头痛频发,医生不让我熬夜、喝酒,就很少参加科学网博主的聚会了,很多把酒言欢的科学家,都再没见过。

这几年虽然没有跟大家碰面,但时不时还是会想念大家。黄老邪那次表示歉意,成了跟他的最后一次喝酒。也许,再也没有人叫我杨大侠了。

几个月前,有几个媒体想找我采访他,听他的故事。我统统拒绝了,媒体不会理解科学家的世界。我对一切媒体保持傲慢。网上开始炒作扫地僧,我在微博里经常能看到关于他的文章和报道。但,又有多少人真正走进过学者的世界,关注过学者的内心和生存状态?房祖名吸毒的新闻永远比扫地僧传得快而远。而学者,也从来没有在意过身名。

这就是黄老邪的科学网江湖,没大没小,自由自在。他乐在其中。酒精给他欢乐,也害了他。这些江湖上的故事和传说,也终究会被人们忘掉,除了当事人,谁会想起一群老男人,偶尔有几个女汉子,在一起谈谈科研江湖,诉说心曲?北师大门前车来车往,老邪和吴老师走进御马墩,人群中的人们不会多看一眼。

黄昏的窗外,没有晚霞。北京的冬天,灰黄干冷。霾在半空中飘来飘去,好像永不会飘散。

一代宗师黄老邪归天了。

而我再也没机会敬你一杯。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38-858699.html

上一篇:没能再一次跟你喝酒

132 李宁 周健 王芳 魏东平 刘全慧 王善勇 刘洋 蔣勁松 刘立 肖重发 苗元华 蔡小宁 鲍得海 王振亭 王海辉 徐晓 曾泳春 李学宽 张鹏举 吕喆 李笑月 李万峰 鲍海飞 彭真明 禹荣明 唐凌峰 陈湘明 罗会仟 周旭 袁贤讯 陆俊茜 张文卓 赵保明 赵美娣 陈国文 武夷山 周可真 张云 杨正瓴 马红孺 李世春 王鸿飞 姬扬 葛肖虹 杨志强 陆雅莉 武继磊 钟炳 黄秀清 曹广福 王德华 马磊 喻海良 董全 杨月琴 张学文 黄健 孙学军 黄永义 王春艳 王明明 田云川 曹家鑫 戴德昌 李伟钢 吴飞鹏 曹郁 许立信 王树松 刘俊华 周春雷 刘良云 邵宇飞 张志东 汪晓军 程娟 黄锦芳 肖海 陈小润 张雪峰 唐自华 李天磊 虞左俊 韦玉程 武永军 曾红 王桂颖 申恒伦 李土荣 柏舟 蒋永华 黄彬彬 朱高明 刘光银 彭思龙 赵凤光 曹须 梁先庭 梁红斌 朱志敏 徐磊 李霞 庄世宇 刘畅 欧阳瑶 陈筝 张芳 刘玉仙 朱林 葛维亚 檀成龙 李宇斌 霍天满 yzriver lingling101 mufeng8782 zdlhsh ccsupercompany N2N2 eyetoeye bridgeneer fishman936 wangqinling hkcpvli biofans daliang zjzhaokeqin wliming fangfeng1979 grace1969 hao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0: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