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愿你拥有被爱照亮的生命

已有 1154 次阅读 2020-7-8 14:4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喜欢王家卫和李安电影的人多少都有点抑郁,最近《隐秘的角落》很火,喜欢看这部剧的人应该都病的不轻。这确实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视剧,演员演技都很棒,配乐也诡异得恰到好处,细节也处理的非常好,据说原著尺度大很多,但国产剧能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除了几个主演外,朱朝阳的父母形象刻画地十分的成功。父亲成熟深谙世事,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唯独面对家人的时候有点手忙脚乱。母亲专制刻板乏味,几乎没什么朋友和交际。表面上看起来,两个人都十分地疼爱孩子,但只有孩子知道,“他们从来都是只为自己。”

网上有很多对朱朝阳的解读,有人说他是终极大boss,黑化大师什么的,在我看来他只是一个沉默寡言,走路低头微微驼背的少年老头。中国人是没有青春期的,因为父母喜欢少年老成,他们自己则甘愿沦为巨婴。

我的原生家庭非常地糟糕,很小的时候,父母祖辈阻止我做一切事情,呼吸声重了都会招来一顿呵斥,我就这样成了大人眼中的乖孩子,把我丢在一个地方,我可以一动不动待上半天。然而,我并不总是心甘情愿做一个乖孩子。想起上初中时的一件事,当时教我们几何是个姓贾的男老师,非常严厉,常常狠狠地用教具敲黑板,砸桌子,一个学期不知道摔坏了几把三角尺,大家都很怕他,一到他的课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胆子小更怕他,总是提心吊胆地上完他的每一节课。这个贾老师批改作业非常认真,而且要求一个都不能少。有一次他的作业本没有收齐,简直就是暴跳如雷,因为那个没教作业的被他警告了很多次就是不肯站起来承认,最后他抱着作业本一本一本念名字,点到的都站起来,眼看快念完了,还没有我的,我一直坚信自己交了的,忽然在桌上一本书下面我发现我的几何作业本,居然忘了交了!当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眼看就快点完全班人的名字了,我急中生智,趁同桌不注意,把我的作业本塞到她的桌洞里,因为她正好是组长,交作业都是先交给每一组的组长然后再统一交给课代表。最后剩我一个没点到的时候,贾老师阴沉沉地走到我面前,我感觉他想要掐死我了。他让其他人都坐下,让我站起来,我站了起来,心中突然变得非常安静,我说我交了啊,让他问问组长,组长这时也开始翻了翻自己的桌子,在贾老师的三角尺只差一秒钟就拍到我的胳膊上的时候,组长用颤抖的声音说作业本找到了,是在她那里,她代我受了罚,抄作业十遍。当时我除了后怕,竟还感到一丝丝的得意。成年后的我,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内省的能力,可能也是一个非常变态的人。

《隐秘的角落》这个名字非常地贴切,一个好孩子,一个乖孩子,大人除了说一句“你真乖”,就把他丢到了一边,甚至遗忘,而生命的本质需求是渴望被看见。角落里的乖孩子是不易引起重视的,时间长了,内心就会积攒很多黑色的能量。我读研时,有一次导师批评我说你怎么这么缺乏激情,搞科研需要创造和激情。我当时确实天天蔫不拉几的,其实那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状态,我大部分的生命力都用在内耗上了,真正用于生活和学习的力量少之又少。

然而乖孩子的宿命并不一定就是成为张东升那样的人,人无论在多么绝望的情况下,其实都是有很多选择的。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出生在一个富足温暖父母心智比较健全的家庭里,现在的我会是怎样的呢?唯一能确定的是即使在另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发现了一个理想的自己,我不会跟她交换人生。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有something that deserves to be appreciated. If you cultivate it, it grows. NO ONE IS COMI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1241139.html

上一篇:强大恐惧症
下一篇:陪写作业第二弹

2 武夷山 文玉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1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