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大蓝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重要的不是生活得最好,而是生活得最多

博文

All is well

已有 868 次阅读 2019-3-29 20: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自从重操旧业后,发现很久没有坐下来敲一点文字了,偶尔写些日记,都是关于孩子的。除非工作需要,电脑也很少打开。有很多次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感觉想要写些什么,又怕吵了爱人和孩子,醒来后又失去了兴趣。人到中年,身不由己,如今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也没啥好抱怨的,不能坚持做自己的人就是这样的,感觉自己没什么不对的,却又总感觉不对。

      原生家庭这个观念渐渐深入人心,很多人把自己的不幸福一股脑推到父母的身上。《为何家会伤人》、《巨婴国》、《不成熟的父母》这几本书看的时候感到很痛快淋漓,每个有过不幸童年的人都能在里面找到对应的版本,从而为不幸的成年自己开脱。这也没啥不对的,对父母来说其实也没啥损失,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和解。  

       武志红说中国人的总体心理水平属于0到6个月的婴儿水平,就是和母亲的共生体。这有点惊悚。每个家庭中有一个大母神,每个人都是嗷嗷待哺的婴儿。女人找男人的第一标准不是高大帅气,而是安全感。男女之间的爱不是激情,而是母子或父母情。经历过动荡年代的父母,本身处于心理水平比较低的水平,焦虑就传递给了我们这一代。毕竟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如果硬要一个病人去跑马拉松,也是不现实的事情。原谅父母真是挺容易的,尤其是那些做得大致齐的父母。

       《都挺好》我也看了几集,我很喜欢这个电视剧的题目。这也是我们巨婴国人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大母神就是一开始就故去的母亲,然后第二代大母神诞生,就是苏明玉,什么事儿都不想管,却又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脚,外表高冷,内心柔软,满足了一大批大母神心中的理想女性的形象,大母神看起来神通广大,背后还有一个“太上皇”撑腰,对她的唯一要求就是死忠。苏明玉活的很酷炫,遗憾的是她也没有成为她自己。她需要一个母亲一样的厨子当男友,给她做饭取暖,她需要依附更有力量的人来打击异己,姚晨是很好的演员,演出了0到6个月中国人真实地心理水平,武志红真是挺可怕的。

       中国人的心理水平如此之低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不是还有王阳明和老子这样的上仙吗?不过这里说的是总体心理水平。日本人比中国人强一些,到了口欲肛欲期,欧美人不得了,已经到了俄狄浦斯期。武志红这个观点比较有趣的地方在于比较方便我们对号入座。为什么婆媳关系是千古不破的局?为什么有春节?为什么中国的吃文化这么发达(口欲期,其实比共生期还要成熟一些)?为什么有关于老人扶还是不扶的大讨论?为什么大多数中国的老人不太可敬也不太可爱,并没有像孔子说的那样随心所欲不逾矩?看惯了欧美剧的我们,常常对国产剧颇多微词,其实只是我们站在一个3-6岁孩子的角度,看一个0-6个月的婴儿,当然会觉得他比较地幼稚。

        人生的三大动力在于自恋、性和攻击性。自恋不必说,神经病和疯子也能做到的事情。性,马薇薇说结婚十年的人不再发生关系了,这有点绝对,不过可见一斑。人生的后半辈子,在于能不能充分展开攻击性。我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没有攻击性的人之一,或者说是把对外攻击性转化成对内攻击性效率最高的人之一,我爸对外也基本人畜无害,但他会攻击我妈。我妈是对外攻击的典范,但她的攻击都没啥效率,抓不住重点,落了笑柄还不自知,不总是对自己攻击的人心理健康程度还是要好得多。我跟我爸都是偏抑郁性格,我妈要开朗很多。很早之前,我特别怕或者瞧不起那些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人,不久之前,我有点羡慕那些会吵架或者敢于吵架的人,现在我还是极其缺乏攻击性,或者更糟了,我有时会把孩子当做攻击对象。《自闭历程》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桥段,女主人公制作了一个拥抱机器,她在里面会感到放松“release”,学校负责人理解成了性释放,拆毁了它。我的huging machine就是写作,它确实能让我稍微放松一些,但并不能彻底释放攻击性。

      无论我们从什么角度评价我们的家人、爱人或者朋友,都会有失偏颇。电影和电视剧是供人娱乐评判的,家人和朋友是要去爱和理解的。当爱还存在的时候,一切都还挺好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1170398.html

上一篇:梅超风与黄老邪——选导师指南
下一篇:热饮

6 尤明庆 魏焱明 武夷山 郑永军 邢志忠 廖晓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7 2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