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止于至善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ile

博文

大家千万要理性

已有 2538 次阅读 2008-4-23 09:29 |个人分类:自愚自乐|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理性是个好词,怎么说怎么有道理

      不理性,不明智,不成熟。。。等词汇开始大量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呀?是这些同胞不乖了,是这些小孩子太天真了吧!怎么要抵制什么那?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那?看看我多么理智,紧跟政策的步伐,紧紧和国家的大方针在一起,正如最近的局势变化来看,中国的确是有太多的“垃圾”人士,也许这样说有些重,但是我认为总有些人就是不配做我的同胞,这些向往西方的自由理想而不真正给百姓做实事的家伙们,我真的很是厌恶了这些言行。


对于抵制家乐福的这个事情上,我是这样看的:

1,这是一件好事情,我们要支持,但是绝对不要在舆论上打压,精英们不是向往西方的自由民族之社会为什么,小小的中国百姓不去买东西了,或者在那里示威了,就不对了那,就不理智了那?要是不赞成或者反对的话,你不要剥夺其它的权力吧!

2,我一直说的就是,大家要克制,你可以不去买东西,但是也不要谩骂那些买东西的同胞;同样我更是瞧不起那些总在打击那些抵制同志们,总是在背后说风凉话的精英们,而且还总是在那里自以为是。

3,尽管现在法国貌似有些松动了,这还不是要讨好国人吗?但是我们不去买,应该可以在家里,坚决不去了,到那里不花钱还是我的权力吧,这个你就不要说我不理性了吧,不要说破坏了法中友好吧。


对待这些精英的言论

1,我尊重你们说话权力,我知道这些是你们的权力,可是为什么你的枪口,你的理智总是向着对百姓那?你不是说你们是为了这个民族的长久将来吗?为什么不针对中国各个利益集团说话那?为什么不去论证国家政策的某些失误那?为什么不去抗议各个主流网站的惹火图片过多而对青少年不利那。

2,你们都是些假牙,为什么不去抗议法国人对我们的不敬那?为什么不为西藏的死去的同胞流露出一点同情那?为什么不去抗议政府对一些事情的处理的不好的做法那?

3,为什么精英们在中国社会出现这么多的不和谐的因素没有声响,为什么百姓的反应的一点意见,你就打压那?最近出现了不少让百姓反感的事情,为什么你们没有为了社会的发展去批判那?为什么百姓的一些维权活动,还是被专家来说,太不理性,总是说要用法律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呵呵,百姓最希望法律支持了,可是这些知识分子们,你们认为法律可以给他们公道吧!


最后总结一下,抵制和不抵制是每个人的权力,但是不应该对另外一个群体进行道义的批评,没有那么对的对错,百姓不买东西,可以吧!尊重每个人的权力,而不是总是将自己放在道德至高点上,对同胞们发自内心的行为表示你们义愤填膺的教诲。


现在看看,最近几天法国政府的动作,为什么会这样那?难道是你们这些友好的精英们是法兰西的政客们感动了吗?是吗?是你们触动了法国人的那颗善良的心吗?是你的理智让CNN更加报道真实的中国吗?


   我们想我应该将我们要做的事情进行到底,至少让世界知道我们的气氛,就是不去家乐福了,想去的同胞也就去吧,毕竟只要有一定数量的人不去,他们的效益就会没有平时那么好了!


   我想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正常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一个充满爱国激情的人,看到那些有损祖国的事情,会应该有,也一定会有些气氛的。我为什么说文化水平不高的人,记得一次和一个中专的朋友谈在胡主席在美国的出访时候,将国歌搞错的事情,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就是在整人吗!我不知道读了这么年的书的你,有了这么学位和职称的大家,看到这个消息是什么感觉?看看这些所谓的文化人,对待不同事件看法上,你就知道,我这个百姓是多么的不理性了 http://hi.baidu.com/chchina/blog/item/47ce0f4605f9a80c6b63e595.htm
可是现在竟然有将现在的百姓抗议当成义和团的民众了的媒体舆论,的确是,让羊大人不高兴了。那天政府要是再不高兴了,知识不知道这些人脸向那里放呀?

     你就知道文化水平的高的人高的可贵之处,就是一直向往着自由民主,相反我的身边的好多高学历的同说,就会说,你愤青了吧!


      其实关于奥运我一直反感奥运的口号,和媒体对奥运的热情,看到奥运频道的诞生,我都是很反感,我们除了奥运还有我们的生活呀,奥运怎么成了媒体的一个焦点和主轴了。我反对奥运的范政治化,但你不想就可以实现吗?火炬开始传递,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不就是在将奥运政治化吗?

      期盼精英为民众说话,为自己民族利益说话,不要用人类大同价值观来要求我们百姓。希望精英成为政府一个批判者,希望成为一个社会大部分人的代言人,你们能做到吗?


      我们期盼国家的强大,不期盼什么自由民主,只期盼能给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一个让老百姓安居乐业的社会,一个让民族兴旺发达的国家,一个抱成一团的民族。

转载的文章[中国青年报]

“理性”是个好词,但近来我却发现,自己似乎患上了一种“理性恐惧症”。只要在新闻中看到“理性”这两个字,又是从官员或专家的口中蹦出的,我脑海中就会条件反射地跳出一个短句:得!百姓又不理性了。

  这不,近日,太湖再次发生蓝藻的报道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对此,专家呼吁,太湖蓝藻已是常态,这一现象会延续三至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短时间内无法改。公众要理性看待太湖蓝藻。(新华网4月20日)

  新闻中没有报道,在这次的太湖蓝藻爆发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理性的现象。但从去年太湖蓝藻爆发的新闻报道中我们知道,当地的民众要大规模地购买瓶装水,来用于饮用、做饭等,不但凭空增加了一项不小的家庭开支,而且难于洗澡,日常生活大受影响。同样作为城市居民,碰到过停水的,相信大家都能推己及人地了解,那是一种多么烦恼的事。在此类情况下,民众会对相关政府部门多有抱怨,甚至骂骂娘,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民众的批评当然是希望更快的解决问题,在我看来,这里面其实有着一种天然的理性。没有压力就缺乏动力,所有的人都不出声,问题怕就会久拖不决。

  难道民众只有驯服安静地等待政府解决问题,甚至激动地感谢政府“给我们解决了饮用水的问题”,才是“理性”的?可能站在管理者的立场上,这样的“理性”显然才是最有利的。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忙中添乱”,更不会有人追问那上百亿元的太湖治污费为什么打了水漂。

  所以说关键的问题是,“理性”的标准怎么界定,由谁界定。如果理性的界定权单方面掌握在强势者手中,那它就不免会异化为强势者剥夺弱势者话语权的一个工具。弱势者几乎就将永远与不理性相伴了。相对应的,强势者就永远理性,永远正确了。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当一个农民工上演“跳楼秀”讨薪时,官员和专家就批评:不理性!其实在农民工而言,他是理性的,因为这样讨到钱的可能性更高。真正的问题在于所谓正常的讨薪途径不够通畅,官员专家不追求把正常讨薪途径做得更通畅——这本是他们分内的事,却只高调地批评农民工,这到底是谁不理性呢?

  还有,当今年两会时政协委员张茵女士痛批《新劳动合同法》的制定脱离国情,不够理性时。我们即使不赞成她的观点,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发言的立场还是基于理性的。可当《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场报告》指出,玖龙纸业经常发生严重的工伤事故,工人经常被运货车挤死、被货物从高处压死、被卷纸机辗死等等。当我们看到那些“点血成金”的可怕现场照片时,我们才终于意识到,张茵的确是“理性”的,但这种“理性”又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更可怕的是,如果理性长期是强势者的专利权,那么弱势者最终就会认为,所谓“理性”,只是与他们作对的,那他们还会愿意理性吗?这种隐忧,就算是强势者,也不可以不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99-22652.html

上一篇:高兴一下
下一篇:警惕我们的现在的形式

1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0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