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搜索
分享 雪中那一点末红
热度 9 李学宽 2017-12-16 11:27
终于盼到了雪。 小小地,慢慢地,不急不忙地撒到地上, 撒到树叶、树枝上。 雪花太小,挂不到树枝上, 但可以挂在没有落果的海棠上。 这些海棠果是冬天鸟的食品, 可这些小鸟特别警觉,只要镜头对着她们,就马上飞走。 鸟走了,海棠果在, 雪花停留在红红的海棠果上, 甚是可爱。 1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698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天山上的雪
热度 7 李学宽 2017-12-15 11:36
经常去新疆就能经常看到天山,而且是在飞机上欣赏美丽的雪山。诀窍是,去乌鲁木齐你选择A座,回来选择F座。似乎乌鲁木齐就刮一个方向的风,所以飞机降落大部分都是一个方向。 多次欣赏天山,对天山的积雪有一个大概的认识,今年的积雪感觉非常少。无论是天山上还是天山下,以前到十二月份天山北坡几乎都被白雪覆盖,但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730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昨天的月亮
热度 4 李学宽 2017-12-4 10:27
下楼去食堂吃饭,看到月亮漂亮,就去办公室拿相机。 往返也就5分钟,月亮被薄云遮住,亮度大幅度降低,既然拿出相机,也就拍几张吧。 发到微信朋友圈才知道今天的月亮有点特殊,即亮又大。 由于云的遮拦,没有拍出又亮又大的月亮。 拍了就发吧,算记录。 1 2 3 4 5 6 7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1011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无雪无风的冬季
热度 3 李学宽 2017-12-3 11:21
到石河子已经半个月了,第一场雪还没有下,而且每天几乎是静风。云几乎不动,太阳也懒得露面。 室外干冷,室内如夏,反复改变穿戴很麻烦,一不小心就会着凉。 每天喝很多水,但很少外排。空气干燥的有点要着火。 什么时候下雪?求您了!! 1 2 3 4 5 6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1325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什么鸟?
热度 6 李学宽 2017-11-28 10:29
办公室楼下有几株海棠树,叶子都落光了但鲜艳的红色果实还在。从楼上看有几只黑色的鸟天天来吃这些海棠果。 评经验看外形我感觉就是乌鸦也就没有在意,周六散步路过海棠树下,惊扰了树上的黑鸟,这些黑鸟竟然发出了百灵般的叫声,甚是悦耳。看不是乌鸦,乌鸦的叫声太熟悉太难听了,与这些鸟的叫声是不能比的。 趁周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1703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6
分享 大地上的斑块
热度 5 李学宽 2017-11-27 11:24
上周发了《 大地的泪痕线 》 ,那是自然形成的美丽的线条,很壮观。今天发几张人工改造大地形成的线条,由于过于规则只能叫斑块了。 各位可以比较一下人工的和自然形成的,我是喜欢自然形成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冬天的色彩差点,夏天比这好看。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2550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5
分享 梦中的雪山
热度 5 李学宽 2017-11-25 10:36
来新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都是坐飞机来。 如果天气晴好,每次都能看到天山上积满白雪的山峰,也可以欣赏到东天山的最高峰:博格达峰。 如果想欣赏到雪山,告诉大家一个诀窍: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选A座,离开乌鲁木齐的航班选F座。 这次来乌鲁木齐是经停航班,不让网上选座,等换登机牌的时候没有了A座只能选F座。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2909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5
分享 大地的泪痕线
热度 10 李学宽 2017-11-24 11:06
在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上拍的,从飞行时间上估计应该在吐鲁番附近。 1 2 3 4 5 6 7 8 9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2582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翩翩起舞(2)
热度 3 李学宽 2017-11-18 11:07
前面发了一篇《翩翩起舞(1) 》,白鹭翩翩起舞的姿态真的惹人爱。张叔勇老师说:这是大白鹭也是比较少见的。 能在闹市区欣赏大白鹭优美的姿态真是一大幸事。 昨天早晨冒着零下6度的低温又去汾河边张望,这些大白鹭7点半中开始三五成群地按时飞到汾河里觅食跳舞。如果上午去汾河,现在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大白鹭。这些精 ...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1668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难忘的秋
热度 8 李学宽 2017-11-17 09:34
现在太原的树叶几乎已经掉光了。想看看秋色只能翻照片。 这是一个月前拍的照片,太原的秋色还是很美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个人分类: 美图欣赏|2490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8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7 0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