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打滚搞科研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yty

博文

按标题搜索
我有一个小目标,比如先发他个10篇papers?
2018-2-26 23:38
点击查看“满地打滚搞科研”首发原文 (个人原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 ) 音乐人要有歌曲出品,导演和演员要有电影、电视剧发布,设计师要有设计作品流传,而 对于在学术圈打滚儿干活的科研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有paper写出来,投出去,发表! 如果没有paper,谁知道我们是不是天天拎着个空瓶子不打 ...
个人分类: 秦小博|2588 次阅读|1 个评论
一个月搞定一篇一区SCI论文 | 过山车般的审稿历程
热度 4 2017-3-25 06:11
点击查看“满地打滚搞科研”首发原文 (个人原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昨天将一段经历编写为了一个小故事,分享了球球姐和秦小博一个月从开始组织文章到最终投稿Nanoscale的经历,文章随后也发布在了科学网博客上,竟然被精选上了首页,想想都有点小兴奋~ 点击可以看小故事 ,今天是小故事的后 ...
9270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一个月搞定一篇一区SCI论文,这酸爽…
热度 17 2017-3-24 06:08
点击查看“满地打滚搞科研”首发原文 (个人原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个星期里,球球姐的第一篇一区SCI文章正式在线发表了。 还记得在去年十月下旬的时候,有一天,秦小博给球球姐打电话,一如既往地聊科研聊人生。聊着聊着突然一个idea跳了出来,越说越兴奋,然后俩人一合 ...
17015 次阅读|38 个评论 热度 17
博士毕业前的回忆 | 经历科研后的有感而发
2017-3-22 22:25
BY 球球姐 经过前几次的回忆之后,发现原来可以对过去的事情记忆如此详细,以至于都有些唠叨了。 其实,往前回忆,每个人总是会记起对自己有影响的事情,无论大事情还是小事情,这些 回忆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等我们都年老了,除了身外之物,拥有的不就是这些成长时积累的财富吗? 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科研的过 ...
326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博士毕业前的回忆 | 开启科研工作之路(二)
热度 1 2017-3-21 05:23
BY 球球姐 当每个人面对逆境和不习惯时,总要有些时间才能坦然的对待,我亦是如此。一时的烦恼总会在不知不觉间流失,而伴随着的也是一天天的成长。 1. 努力的开端 在新的环境中稳定下来之后,恍惚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安定下来,我也慢慢习惯了所有的不习惯,也开始抱着欣赏珍惜的态度去对待每天的生活。不过 ...
256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博士毕业前的回忆 | 开启科研工作之路(一)
热度 1 2017-3-21 05:20
BY 球球姐 上次随手一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经历过这么多坎坷的路。以至于写了许多,还没有写到开始搞科研的阶段。这次继续碎碎念,以纪念我开启科研之路的坎坷岁月。 复试之旅 话说上回,从北方到南方后,第一次欣喜地感受到南方美好的气候,稀疏的大街,这趟复试之旅注定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与期盼。噢,对了,秦小 ...
3461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博士毕业前的回忆 | 成为科研工作者前的我
热度 3 2017-3-21 01:08
BY 球球姐 作为一名土鳖博士生,如今距离毕业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内心有既有小女孩似的雀跃,也有科研狗似的感慨。其实,在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中,即使是较弱的小女子,也会慢慢锤炼为女汉子。从前,一点也不相信自己会变成传说中的女汉子,哪怕是读了博士。但是现在,我觉得不知不觉间已在内心承认这个事实了。 高中时 ...
423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希望从这里出发,分享见证我们的成长!
2017-3-21 00:23
球球是一只小仓鼠,喜欢在沙子里打滚儿~ 最近看了很多知乎和简书上的文章,很多有思想有才华的人在认真地分享他们的故事,有属于他们的人生感悟,有他们在自己领域内得到的知识和经验。 他们在百(无)忙(聊)之(时)中(候),把这些内容写下来,分享给千千万万的人阅读。在这个过程中, 写作的人记录了自 ...
20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满地打滚去留学 | 我的出国留学之路
热度 4 2017-3-20 23:57
1. “高大上”的出国 曾经,“出国”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听别人提及的名词,却不是一个我敢想的动词。刚开始听说有出国这回事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我们专业一百多人,毕业的时候,有一个同学不像我们都谋划着考研去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而是要去美国读研究生去了。顿时,我们的眼光都是四十五度角仰视 ...
298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