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纪念唐山大地震40周年:北大系友的亲身经历 精选

已有 6076 次阅读 2016-4-17 13:3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纪念唐山大地震40周年:北大系友的亲身经历


岳中琦


今年是唐山大地震40周年!

1976728日凌晨342分,在河北省唐山市发生7.8级强烈地震,震中烈度高达Ⅺ度。23秒钟后,唐山被夷成废墟。242千多人遇难,165千人受伤,66万间民用建筑倒塌和受到严重破坏。同日1845分,又在距唐山40余千米的滦县商家林发生 7.1级地震(余震)。这就是震惊国人、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图1a)。当时,我在安徽省宣城中学读初三。唐山地震后,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到火车站欢迎唐山灾民来宣城安家生活的活动。


三年后,在197979日傍晚185723.1秒,江苏溧阳县发生6.0级强震。微观震中在溧阳县南渡镇附近,北纬31°27¢,东经119°15¢,震源深度约12千米。宣城城关镇位于微观震中西南约73千米。在家门口小院内晚餐时,我目睹了地震瞬间广阔地面的地震波:波长有几千米的一个周期正弦规律波动。那时刻,我恰好考完了全国首次统一试卷的高考。没想到,被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录取。在9月初,来到北大学习地震地质,一读就是七年。在19867月,带着地震地质专业的学士和硕士毕业证书,进入了社会,从事工程实践。

三十三年后,200952日,我应邀回到北京大学,参加了地质学系建系100周年纪念活动。在纪念文集中(图1b),我阅读了,地球化学专业1974级金妙娟系友的纪念文章。题目为“记忆1976:唐山大地震中的‘北大人’”(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建系100周年纪念文集第350-358页)。当14位地球化学专业,在两位老师领队下,在河北栾县司家营铁矿进行野外教学实习在唐山大地震前27日晚,他们从唐山市返回铁矿。因铁矿腾不出房间,他们就住在铁矿场内一块空地的两个大帐篷。因此,他们安然无恙,立即投入了艰苦危险的抗震救灾工作。以下是这篇纪念文章的亲身地震经历的描述(节选)。黄色文字是我的注解。

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我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一天这一刻: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8秒。

当时我们还在酣睡中,突然间被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剧烈震动和摇晃(注解:弹性地震波来到)惊醒了:“这是怎么啦?”我懵懵懂懂听到(帐篷)外面有人喊:“地震啦,地震啦!”

这一喊,把我们彻底喊醒了。大家这才手忙脚乱地逮着衣服套上就往门外冲。等我们小分队十几号人全都安然无恙地在帐篷前一块空地上集中时,远处黑蒙蒙的天色已开始显现一束束呈放射状的惨白惨白的亮光(地光:地下深部快速运移出来的气体带电荷,再放电或高速气流),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

这时,持续23秒的剧烈的震动已经过去了,但余震的隆隆声(地声:地下深部高压气体在高挤压岩石断裂刚性面高速运移相互作用产生的位移(纵波),以更高速度传递到地面和空气中。在大气中,纵波高频率20 Hz20 kHz部分转化为声波,被人听到)还是持续不断。

28号凌晨地震发生后,唐山展览馆连同那个招待所(他们在27日傍晚打算过夜的楼房)因为地陷整幢大楼都陷到了地底下(气体喷出、土体液气化处),当然所有在楼里的人,还睡在蒙中的生命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多么可怕的后果!

一场更大的劫难正悄然无声地向我们袭来。7月28日下午5时左右(地震台网测定的准确时间为18点45分),伴随着一阵又远而近的轰隆隆的地震波如雷贯耳(地声)之后,滦县7.1级强烈余震发生了。

只见远处刚才还透亮的天空霎时立起一道灰黑灰黑的屏障(高压高速气体喷出,带煤尘呈黑色),狂风卷着黄土沙砾像是从地崩山裂的缝隙中伸出的无数条黑舌(高压高速气体溢出,带煤尘呈黑色),向我们迎面扑来,拭舔着我们的脸和身体,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闭上眼睛。

紧接着脚底下也开始颤动起来(更多气体到了地下)。我们手拉着手,以免身不由己摔倒在地。只听见身边的东西稀里哗啦全部倒了,那时支撑我们生存的白面和半桶油,又一次被地震恶魔吞噬了。

等狂风过后,当我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我完全惊呆了!这是我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再看到的无比惨烈的自然景观:强烈的地震冲击波是坚硬的大地就像被狂风激怒的大海一样,翻滚着,咆哮着,似汹涌的波浪一浪盖过一浪地起伏着;又像柔软的绸带被成千上万狂热的人群舞动着(地表土体被高压气体气化、液化、控制了)。所有在公路上骑车的先是两人带车被轻而易举地抛向空中,随后又被重重地甩在地上。而我们手牵着手互相依靠着站立的,则像被轻轻碰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溜烟地刷、刷、刷倒地而坐。坐在地上,我的感觉就像置身于与海浪搏击的船舷边,随时都有被吞没的危险(气体在气化和液化土体中再上升和溢出

而这种危险就是‘地陷’。

面临死亡的威胁,我们所有的人都显得出奇的平静,既没有害怕的号叫,也没有凄惨的哭泣,只有默默地忍受灾难的袭击,默默地在心中祈求上苍的保佑(气化面积太大了,如同在大海上,人的力量无法表现,因无反力支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时候分分秒秒都像是漫长的黑夜一样难熬,只觉得耳边的呼啸声作逐渐远去(逃出地面的高压气体逐渐、快速减少),剧烈的震动也逐渐趋缓,我们似乎又从海上回到了陆地,能够稳稳当当地坐在地上了(气化土体中的气体和液体逐渐快速排出,土体又成了含孔隙固体)。远处灰蒙蒙的天色又透凉了(气体升到天空,降低了空气温度,之后又要下大雨),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可那是一种怎样的平静?一场浩劫过后,除了我们在空地上的生命幸存外,所有在室内未来得及出逃的生命又一次被地震消失了。所有的建筑物、树木、电线杆都被地震摧毁了,整个矿区成了断垣残壁、碎石瓦砾一片废墟,所有建筑物几乎被夷为平地,惨不忍睹。

地球化学专业1974符振康系友在纪念文章“记忆1976抗震救灾中记忆最深刻的几件小事”(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建系100周年纪念文集第381-386页)中,写了以下的滦县地震亲身经历。

记得大概是下午四五点钟的样子,我们刚刚从食堂的废墟中,扒出来一些米、面、油、盐等东西,正准备给大家搞点吃的。

再一次的大地震发生了。眨眼的瞬间,残存的墙壁和房架再次倒塌了,尘土从地上腾空而起,伴着地震好似刮起的狂风,黄尘漫漫,遮天蔽日,眼前漆黑,天也好似漆黑漆黑的了。大地在晃动,在摇摆,别说是站着,就是坐着也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人都趴在了地上。短短的几秒钟恰似过了几千年。我们亲身体验,亲身目睹了大自然的神奇力量,太震撼了。让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它的震撼力。

不知过了多久,黄尘散去,大家重清点了一下东西,,,。

以上北大地质系同学对唐山和滦县地震瞬间的亲身经历描述,表明了地下深部海量极高压气体高速在地下岩体断裂带的运移、挤胀和托浮作用。地震瞬时,在极震区的人们总是有如下的经验:先听到一阵由远而近的轰隆隆地声。之后,才感到地面的震动、晃动,且加剧,从上下晃动到变成左右摇摆,坚硬的大地就像被狂风激怒的大海翻滚着、咆哮着,同时,山崩地裂、飞砂走石、天昏地暗。过了一会儿,剧烈的震动逐渐趋缓,似乎又从海上回到了陆地,能稳当地坐在地上了。

地震发震过程是在重力和构造应力场配合作用下的上升异常高压(甲烷)气体和岩土体间的瞬态相互作用变化完成过程。它包括深部异常高压气体破裂、胀开和错断岩体,地下深部高速运移、迅速聚集、扩散和膨胀上覆地层,顶起、抬起上覆地层,冲填、气化和液化上覆地层,晃动、摆动和扭动上覆地层,错断、推断、撕裂和抛出地表地层,和逸出、喷发和混合到大气层中,混合气体或再有瞬间燃烧闪光。这个极震区瞬时完成的岩土体变化运动过程,在重力配合下,也以弹性地震波形式向外快速传播。

因此,清朝初期康熙年间刻的《坤與图说》论地震道:地震者因内所含热气所致也。盖地外有太阳恒照,内有火气恒燃,则所生热气渐多,而注射入于空隙之中,是气愈积愈多,不能含纳,势必奋怒欲出,乃猝不得路,则或进或退,旋转郁勃,溃围破裂而出,故致震动且有声响也。

201641713:30写成于香港大学黄克競楼办公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70722.html

上一篇:熊本来了7.3级主震,地下甲烷气真多!
下一篇:旧金山大地震110周年纪念与地震研究三板斧

13 赵克勤 黄永义 张学文 杨学祥 陆玲 田云川 韦四江 康建 陈辉 赵美娣 杨光 guhanxian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1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