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造成贵州纳雍山崩灾难的未知未防动力

已有 4477 次阅读 2017-8-30 16:42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造成贵州纳雍山崩灾难的未知未防动力


岳中琦


2017年8月28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社区大树脚组背后的石灰岩山体,突然发生了巨大山崩,造成了重大灾难。

现场视频显示了,极大石灰岩山体,在垂直向下作用的重力配合下,被地下挤胀流出的浓厚白色高压气体,挤胀破裂和抛出高速远程飞流的过程所需要的时间仅仅是一分钟18秒。考虑到这个山崩山体的高度可能是160 m,这个整座山崩过程是相当高速。

更详细情况请参见以下网络视频:

http://m.2426.com/xiaohua/1757727.html

https://v.qq.com/x/cover/a8yb5622770w9do/v05433kkhb5.html

https://v.qq.com/x/cover/a8yb5622770w9do/p0543fcu025.html

https://v.qq.com/x/cover/a8yb5622770w9do/z0543vfc5pm.html

1显示了地下高压气体导致的山崩灾难之后的破碎岩土溃流堆积情况。高压气体早已快速地飞入高空,留下了大小几乎没有分选的、大空隙率的、含水量极低的、表面高低不平的、高速溃流形成的破碎土石混合堆积体。

根据图1所示的山体、道路和房屋位置,我在Google地图上找到了,如图2所示的山崩现场在山崩前(即2014年3月26日)的情况。我也给出了山顶O点、山脚A点和山前远处的B点和C点的海拔高程和水平距离。

山顶O点到山脚A点的高差和水平距离分别是160 m和180 m,山坡角度是42度。从山脚A点到山崩岩石碎石流前段C点的高差和水平距离分别是85 m和520 m,这里的缓坡角度是10度到7度。从山顶O点到C点的移动角度是19度,远远小于一般山坡地表面的30度摩擦角。

根据报道和图2所示,这个山崩山体自2014年以来可能就时常发生小型山崩和发生了垮塌和滚石。可惜地是,当地人和地质灾害防治专家们对地下高压气体造成巨大山崩和高速运程溃流缺乏认知。因此,人们没有对这个山体可能的地下气体移出、溢出和喷出进行任何监测和预防。这就导致了这起重大灾难。

3给出了自2010年以来,在这起纳雍普洒山崩附近的两起极大山崩灾难。一起是2010年6月28日在关岭大寨发生的山崩和破碎山体岩石高速远程溃流灾难。它造成了大寨村两个村民组38户107人被掩埋。(https://baike.baidu.com/item/6%C2%B728%E8%B4%B5%E5%B7%9E%E5%85%B3%E5%B2%AD%E5%B1%B1%E4%BD%93%E6%BB%91%E5%9D%A1

另一起是2013年1月11日在镇雄高坡发生的山崩和破碎山体岩石高速远程溃流灾难。它把赵家沟村掩埋,造成了46人死亡和2人受伤(https://baike.baidu.com/item/1%C2%B711%E4%BA%91%E5%8D%97%E9%95%87%E9%9B%84%E5%B1%B1%E4%BD%93%E6%BB%91%E5%9D%A1%E4%BA%8B%E4%BB%B6/3561481)。

我在2010年11月10日前往关岭大寨山崩现场进行了考察。

我更对镇雄高坡山崩溃流现场进行了多次考察和深入研究。参见博文《云南镇雄高坡村山坡崩溃灾难的现场工程地质初勘简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656490.html和《云南镇雄高坡村山崩灾难的可能地下高压天然气体聚集和喷出成因》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652747.html

同时,我在图3中给出了1991年9月23日昭通头寨山崩溃流的灾难事件,2012年彝良地震事件和2014年鲁甸地震事件。它们都是地下高压气体造成的。特别地,“1991年9月23日下午6时许,云南省昭通市盘河乡头寨沟后边的大山在十多天的连绵阴雨后突然滑坡,在几分钟时间内,长4公里、宽300多米、深20多米的崩滑山体,全村106户绝大多数房屋被埋或冲毁。造成死216人、伤7人、经济损失近百万元的严重灾害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A%91%E5%8D%97%E7%9C%81%E6%98%AD%E9%80%9A%E9%87%8D%E5%A4%A7%E5%B1%B1%E4%BD%93%E6%BB%91%E5%9D%A1

特别地,《科技日报》在2017年7月26日报道了,“贵州六盘水地区实施的杨煤参1井获得高产稳产工业气流,连续50天稳产在每天3600立方米以上,最高日产气量达4656立方米,创下西南地区煤层气直井单井日产量新高和稳产日产气量新高,实现了我国煤系气(煤层气、页岩气、致密砂岩气)综合调查的重大突破。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7/383425.shtm。再联想到纳雍普洒山崩和镇雄高坡山崩附近都是煤田,那么,这两处地下煤田中一定会有煤层气。如果煤层气体具高压,那么,这些高压气体从山坡中逃出、喷出,一定会造成山崩的。

2017年6月25日5时38分55秒,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然发生大型山崩。它导致了10人遇难,仍有73人失联或被土石掩埋https://baike.baidu.com/item/6%C2%B724%E8%8C%82%E5%8E%BF%E5%B1%B1%E4%BD%93%E6%BB%91%E5%9D%A1/21496563?fr=aladdin。博文《导致茂县新磨村大型岩石山体崩垮的未知未防因素》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2837.html(或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3217.html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7636.html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70358.html)分析了新磨村山崩的地下极高压气体成因。同时,指出了,“直到今天,人们还是没有认识到和预防到这种地下极高压气体造成滑坡因素。它依然是地震与滑坡的未知未防因素!


我衷心希望,这次纳雍普洒山崩灾难能够唤醒人们突破认知的界限。我们要充分认识和意识到以下两点:

1)地下高压气体,可以贮存在天然气田中、致密砂岩中、页岩中、煤层中,等待人们钻井开采。

2)同时,地下高压气体具有极大体积膨胀能和动力。它们也可以主动地沿山体内部不连续面挤胀逃出、喷出,造成山崩,再高速溃流,造成灾难。这些岩体不连续面包括裂隙、空洞、节理、断裂、断层、地层面、叶理、片理,以及地层不整合界面。

只要突破认知界限,这些山崩溃流和地震灾害是可以预知和防治的。这样,重大山崩溃流和地震灾难也就不会重演。

更详细的介绍可参见博文《世界各地高速远程滑坡的成因机理研究现状综述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45602.html

2017年8月30日16:20写成于香港大学602办公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73437.html

上一篇:蔡美峰院士亲临港大访问与交流
下一篇:青海省地震地质访问考察记

5 吕洪波 汪晓军 张海权 rockfract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1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