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我的首次“一带一路”之旅 精选

已有 5676 次阅读 2017-7-22 18:48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我的首次“一带一路”之旅

岳中琦

“一带一路”(英文: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自2013年9月以来,“一带一路”倡议(B&R Initiative)迅速成为了当今全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和交流的主流。我有幸在今年7月10日到20日第一次参与了B&R的活动,见证了它的影响力、活力和魅力。

如下图所示,我在10日到20日这段时间内,从香港到成都、再到乌鲁木齐、再到伊斯兰堡,再经曼谷回到香港,直线行程1万公里,行程路线也恰好构成了“一带一路”的一个平行四边形的二环路径。香港-成都-乌鲁木齐-伊斯兰堡是陆上丝绸之路的北部二环。伊斯兰堡-曼谷-香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南部二环。如同孙行者,数日之内,完成了这2万里的B&R二环之旅。

第一站茂县新磨村山崩灾害现场调查。

应中科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山地所)邀请,我7月10日早餐7点钟,从香港大学乘地面公交,到达深圳宝安机场,再乘飞机,在下午1点30分,到达了成都双流机场,直线行程1360公里。之后,立即,在中科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的四位研究生同学带领下,乘车去茂县。途经都江堰、映秀、汶川。直线行程200公里。在下午5点半钟到达了茂县县城,入住宾馆休息一夜。第二天(11日)早晨6点半钟起床,在宾馆早餐后,立即乘车去叠溪镇的新磨村。行车50公里后,在早上9点钟到达了新磨村山崩灾害现场,开始了滑坡现场调查。在天空晴朗、阳光烈照条件下,考察一直进行到下午4点半钟(下图)。之后,我们离开现场,乘车回到了茂县宾馆休息。

在山崩现场,我们见到了一些难以解释的现象。如上图所示,山崩顶部山体崩塌宽度可能仅用80 m 宽,深度看上去很浅、不深(同四边原来树高度相比,深度也不到10m)。从顶部到中下部的出口处,破坏的山体几乎一直保留着这个宽度和深度。它就构成了一个平缓、窄长和浅薄的中上部破坏的山体。由于受到陡倾砂板岩地层层面的控制,中上部破坏山体的体积也就很有限了,不到1百万立方米。

但是,在高陡和宽广的巨大新生山坡地层面C的下方,我们见到了1100 m宽和500m长的广大岩块和土石混合体分区组成的新鲜堆积体。据有关方面估计,堆积体体积有8百万立方米。这就有了至少以下四条疑问:

1)为什么高位滑坡中上部山体破坏体积小、范围窄薄长,而下部堆积体体积巨大(10倍以上)、且巨宽(10倍以上)且长?

2)为什么在中上部窄薄长滑坡体与下部广阔岩土堆积体之间,会出现一幅高陡和宽广的巨大新生山坡地层面C?

3)中上部山崩(滑坡)山体主要是坚硬砂板岩组成。但是,位于西部的滑坡堆积物几乎完全是土石混合土组成。位于东部的滑坡堆积物主要是大小不等的新鲜破裂岩块组成。

4)为什么滑坡土石体都是把广泛分布在原来平缓土石混合体山坡上的62户民房掩埋,而不能够让部分民房随同山坡一道滑动、露出地表。

带着这四条疑问,我在12日早上离开了茂县,乘车返回成都。在回程路上,我们考察了在汶川县城附近的七盘沟的泥石流沟谷治理工程和都江堰的紫坪铺水库。这四条疑问的解答提示可以参见科学网两篇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2837.html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3217.html  

第二站访问新疆地震局。

7月13日早上6点半钟,我离开了山地所附近的宾馆,很快又来到了双流机场。乘早上8点钟飞机,中午12点钟到达了乌鲁木齐,飞行了2000公开始了访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震局和乌鲁木齐市的旅程。当天下午,考察了乌鲁木齐市的巴扎步行街市、红山公园和构成红山的出露岩层断面。晚餐时,同地震局王晓强副总工等讨论了新疆地震研究状况。

14日上午,应邀在新疆地震局作了题名为“地震大滑坡所揭示的一个更接近真实的地球理论探讨”。在历时近2个小时的学术报告会上,我从地震大滑坡现象来所揭示的地震成因与机理出发,介绍和论证了我对地球现状、历史和未来的研究和认识。用多种自然现象,论证了地震和火山是地壳深部极高压缩甲烷天然气体造成的,高温高压核幔不断产生大量甲烷气体上升、聚集在地壳固体岩石底部形成幔壳之间一薄层甲烷气体球圈层。这样,人们可更加真实地认识、理解和研究地球和在地球表面发生的各种现象,可更有效合理地利用地球油气、矿物资源,和预测、预防包括滑坡、地震和火山在内的各种地质灾害。参见新疆地震局的相关报道http://www.eq-xj.gov.cn/xwdt/hydt/24200.htm

这是我第一次到访新疆、乌鲁木齐市和新疆地震局。虽然天气干热,但是心情高兴。特别是与地震局友好交流,使得我感到30多年努力的学以致用。新疆地震频繁,煤田多,甲烷气田多,地热多,火山或泥火山多,沙漠多,高山多,盆地多,断裂深大,地壳抬升高块。因此,地下深部甲烷气体多。衷心祝愿新疆地震局能够在地震预测预报世界难题上率先做出突破性成就。

第三站访问巴基斯坦。

15日早上6点,我们从乌鲁木齐机场附近的宾馆出发,来到机场,乘飞机前往位于喜玛拉雅山脉西端的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飞行了1700公、飞跃了天山山脉和昆仑山脉。这是我首次来到巴基斯坦。目的是应邀参加中国科学院和巴基斯坦科学院联合举办的“一带一路”暨中巴经济走廊自然灾害风险与综合减灾学术研讨会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7/382784.shtm

在两的会议上,我认真听取和学习了来自中国、巴基斯坦、俄罗斯、意大利等国专家学者的40场学术报告。他们介绍了最新的、各地和全球有关气候变化、地震、洪水、滑坡、泥石流、泥火山的自然灾害情况和研究成果。遇到了不少老朋友,认识了不少新朋友。特别地,第一次聆听到了秦大河院士的全球气候变化和影响和夏军院士的气候变化极端洪灾和干旱和管理学术报告。最令我感动的是,巴基斯坦的专家学者有关B&R Initiative和中巴经济走廊的详细介绍、热情参与和殷切期望。

我在会议上作了题名为“Methane Gas Genesis of Huge Rock-Slides and Earthquakes”学术报告。由于内容较多,我将报告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分别在17日和18日下午顺利地在大会上汇报了。

我以2008年汶川大地震出现的近20种现象,介绍了地震和巨大山体滑坡有一个共同成因机理:地下极高压甲烷天然气体。因此,我指出巴基斯坦有大量高强地震、高大山体、巨大山体滑坡、泥火山、沙漠等,应该同青藏高原周边其它盆地一样,地下存在海里高压强甲烷气体。开采这些甲烷气体即可降低地震等自然灾害,又可获取清洁能源。有巴基斯坦专家学者表示,非常有兴趣地知道了这种研究滑坡和地震的另一维度。

17日下午会议结束后,一位巴基斯坦COMSATS信息技术研究所的教授开车带领我们,参观了巴基斯坦的文化博物馆(Heritage Museum),纪年碑(Pakistan Monument Museum)和费萨尔清真寺。体会、领略到了巴基斯坦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和古代丝绸之路情况。特别地,来这些地方参观的人主是巴基斯坦人,很少外国人。当地人对我们很热情。特别是青少年,他们特别主动地邀请同我们合影留念(下图)。

他们知道和关心中国在巴基斯坦的大力投资和工程建设(公路、水电、油气、矿业等)。由于过去英国的管治,我感到巴基斯坦在房屋建设、屋内装修、交通规则、合约精神等方面与香港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19日上午,在两位巴基斯坦COMSATS信息技术研究所的教授开车带领下,我们前往附近的塔克西拉(Taxila)参观了这所世界遗古迹,感受到了公元前300古代浓厚佛教文化(下图)。

特别地,当地人告诉我,唐僧玄奘在公元650年来到塔克西拉,在此讲经、说法整整两年。我对这个古丝绸之路上交通要道城市有了亲切之感。因此,留影纪念。也衷心希望,地壳深部甲烷气体制造地震和山崩和油气田理论能够有利于古丝绸之路的建设和发展。

第四站路过泰国曼谷。

19日夜间11点半钟,我乘泰国航空前往曼谷转机回香港。在飞行了3500公里后,到达了曼谷机场。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泰国土地,亲身见到曼谷机场情况。虽然时间极为短暂(仅仅1小时),但是,体会很好,曼谷机场相当现代化(下图)。

之后,又乘泰国航空,飞行了1700公里后,于20日中午抵达香港机场,结束了这首次“一带一路”之旅。

再次感谢山地所和新疆地震局的邀请,使得我能够圆满实现这首次“一带一路”之旅。

20177221800写成于香港大学602办公室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7636.html

上一篇:宜昌发现最古老页岩甲烷气藏的科学意义
下一篇:京都大学林爱明教授在港大演讲地震与断裂

21 王毅翔 何成文 范振英 檀成龙 赵克勤 王恪铭 吕洪波 黄永义 武夷山 汪丁建 蔡小宁 马德义 白龙亮 张海权 冉立山 李雪 章雨旭 钱磊 李健 姚卫建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